A+ A-
秦衍仔细体会了一下,结论一结论,异世界元素,实际上是灵气。她不很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如此确认异世界元素是灵气,就像是接触到到某样自己本来所熟的东西,一些知识点和名词就完全自主冒出。好像找到了了另一种变强的途径,秦衍心情难免欢欣雀跃。其他异能者和武者均没办法进行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如此确定异界元素就是灵气,就好像接触到某样自己原本熟知的东西,一些知识点和名词就自主冒出来。。...

秦衍仔细感受了一下,得出一结论,异界元素,其实就是灵气。

她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就如此确定异界元素就是灵气,就好像接触到某样自己原本熟知的东西,一些知识点和名词就自主冒出来。

似乎找到了另一种变强的途径,秦衍心情不免雀跃。

其他异能者和武者均只能通过兽核增强实力晋阶。

要是能持续吸纳异元素,变强指日可待!

秦衍立马端正姿势,专注吸收起异元素来。

天色逐渐暗淡,秦衍感觉吸收得差不多了,收势调动异元素,挥手劈向地面。

呃~地面毫发无损。

秦衍困惑地扇扇睫毛,一击不中,索性将异元素顷数控制在手腕处,全力一劈。

然而,效果如故。

奇怪!能吸收空气里的异元素,却使不出来,秦衍思索一番,寻思多半是因为差了一个突破点。

一条路走不通,换道就是,咱不死磕,在找到突破口前先玩命吸汲异元素存储。

明天就要出发赶赴腹地,清楚地形很重要,不过地图在副队长身上,队长没了地图也没了。

幸亏当初原主瞄过几眼地图,秦衍循着原主记忆在地上写写画画,逐步还原地图,至少要规划一到两条退路。

画着画着指锋倏地一转,大脑支配手势,一鼓作气行云流水,转眼功夫地图中央浮现出一个奇形怪状的篆纹,随着最后一撇落下,一道玄光骤然闪耀。

光芒一闪而逝。

在院中吃肉喝酒的人中突然有人惊呼:“喂喂喂,你们快看,后院怎么在闪光?我看那废物去了后院,她不会心怀愤恨焚烧补给站吧?”

“哪呢,哪呢?”

“没有啊。”

当中一人不以为然笑道:“你肯定喝多眼花了,她有那胆子。”

那人哂然一笑:“也是。”

后院,秦衍盯着篆纹举目凝视,脑中顺理成章冒出三个字——灵纹符。

这是她自身的技能,碰到自己记忆深处比较关键比较重要的知识和技能,叮一声,脑海里就会出现一张详细的解析图。

领悟法则,运用灵气,方能绘制灵纹,其画法不一,功效不一,驱邪缚魅,保命护身,可聚灵气,可攻击,可防守......

当能力达到一定地步,无须借用纸张媒介皆可成符。

由于之前她有强烈积攒异元素的愿望,是以触发自我能力,不由自主绘制出一张聚灵符。

就说嘛,天无绝人之路。秦衍当即撩起衣服,预备在身上绘一张防御灵纹符。

指尖游走时才发现灵气用光了,一张灵纹符所耗能量巨大,秦衍直接一屁股盘坐在符篆纹路上,开始抓紧时间积攒异元素。

刹那间秦衍被一股舒适纯净的气息包裹起来,整个人犹如泡在温水里,源源不断的异元素一波接一波冲刷着筋脉,仿若干涸田地受到雨水滋润,秦衍不由溢出一声轻吟。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攒够一张防御符的能量,秦衍第一时间笔走龙蛇为自己描上一道防御符。

接着喝一口水,准备再接再厉继续摄取异元素,争取在天亮前再绘出一张攻击符,双重保险。

刚摆正姿势,拐角处响起轻缓脚步声,秦衍当即调整坐姿,懒骨头一般斜靠墙沿。

天空繁星点缀,这个点儿,大家都该休息了,是谁纡尊降贵来找她?

几息,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里,看清来人,秦衍不由一怔,竟是赵文翰。

不怪秦衍惊讶,而是在原主记忆中,自打这位甘蔗男见异思迁攀上高枝,便决绝地跟原主划清界限,从此再无来往。

哪怕三队协同合作共赴界域,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况下,赵文翰为避嫌,平日连和原主对视都不敢,生怕惹来关郦华不悦。

就好像原主是什么瘟疫源似的,唯恐避之不及。

秦衍有预感,他来准没好事,果不其然,赵文翰一开口就说:“郦华叫我来的。”

一句话也表明了他的态度,意思你千万不要对我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秦衍没吭声。

赵文瀚眉头轻折,理所当然要求道:“你返回基地吧。你看,你们队的成员损伤的七七八八,硬着头皮闯腹地很不明智,十成十有去无回,何必呢。而且你在队伍里挺影响郦华心情的,不如及时调头回基地,或有一线生机。”

说的好听,凭原主身手一个人返程必死无疑,明晃晃变相让她送死。

原主大抵就是扎在关郦华胸口的一根刺,不拔除总归瘙痒难耐。

然而原主又没犯错,师出无名赶她出队伍,神锋队的人作何感想,他们一定会想,等他们队损失惨重时,他郦华队是不是也要舍弃他们,而且回到基地说出去名声也不好听,不利于招揽人才。

“我的事我自有成算,你算哪根葱,哪来的立场和资格对我指手画脚。”秦衍语气淡淡怼人:“她心情好坏关我鸟事,我真诚建议,作为领队人你们应该检讨一下自我的情绪管理。心胸芝麻粒大,因个人恩怨而枉顾大局,不讲道义,配当决策者吗。”

他们处处看不惯秦衍,秦衍何尝不是,但理智如她,绝不会意气用事,她还抱着废物利用的心思呢,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这些人就是拖延战势给她赢得跑路时间,挡刀的好材料。

你们对我满怀恶意,我当以牙还牙“投桃报李”不是。

在目的没达成,战斗力还不能够以一敌百前,秦衍打定主意要赖在队伍里混天过日。

“不可理喻,我是为你好。”耳闻秦衍明嘲暗讽,赵文翰心中愠恼不已,他口气冷冽似刀:“愚蠢!只图一时嘴皮子爽快,居然三翻四次出言冒犯郦华,实力没有,脾气倒很大,你想找死别连累我。你就不能冷静地想一想你当前的处境吗,外人得罪光了,又与李云祎兄妹二人关系不融洽,我真的很费解,你做人怎么如此失败!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啊。”

他失望又痛心疾首的样子让秦衍笑出了声。

劈腿渣男好意思舔着脸教育前女友,太可笑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