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早晨,稀淡的微光玻璃窗破落的窗棂照到容凰的脸上。愈加衬得容凰灿若春华,皎若秋月。但因为长期的劳作,使她的脸看出来非常惨白,可这更加她凭添了一份羸弱的美。 容凰也不知道是也不是被阳光刺到,缓缓地的睁开眼睛了美眸,眼波流转间,流光流彩,为整间屋子也容凰也不知是不是被阳光刺到,缓缓的睁开了美眸,眼波流转间,流光溢彩,为整间屋子也平添了几分光彩。。...

清晨,稀薄的微光透过破败的窗棂照到容凰的脸上。愈发衬得容凰灿若春华,皎若秋月。但因为长期的劳作,使得她的脸看起来十分苍白,可这更为她平添了一份孱弱的美。

容凰也不知是不是被阳光刺到,缓缓的睁开了美眸,眼波流转间,流光溢彩,为整间屋子也平添了几分光彩。

“小姐,您醒了。待会儿趁着厨房忙起来,奴婢再去偷个馒头。”是紫凝为容凰端了洗脸水,她先将木盆放下,然后将了布帕拧干,递给容凰。

在紫凝心里,既然容凰昨晚吃了她偷的馒头,那么今天自己再去偷些吃的,小姐肯定愿意吃。

容凰起身,接过帕子,随意的擦了下脸,“你今天不必去偷了。”

“小姐,您怎么了,难道是嫌弃奴婢偷——”

容凰擦完脸后,直接将手中的布帕扔给紫凝,“我没嫌弃你,只是你今天不必去偷了。我跟你一块儿去。”

“小姐,您可是勇毅侯府的大小姐啊!您怎么能去偷——”

“嘘——我偷什么了,我住在这碧云庵,勇毅侯府每月都会送来我的份例,可都三个月了,你看到过一个铜板吗?这三个月来,我们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你不会都忘记了吧。”容凰一双魅眸似笑非笑的看着紫凝,眼底深处是满满的嘲讽。

紫凝闻言,不再多说什么。她的心里又何尝不气愤。小姐的份例一分不少的全都落到了石妈妈和小莲手里,碧云庵的那些师傅更是往死里作践小姐。

“可小姐您是勇毅侯府的大小姐啊,奴婢是一条贱命,去偷东西没什么,您怎么能——”

“谁告诉你,我要带你去偷东西了。我们是去把她们亏欠我们的东西一分不少的全都拿回来!”容凰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语气轻柔的开口,可紫凝听着,心里却莫名的涌起一丝寒气。

“小姐……小姐您到底想做什么。”紫凝颤抖的问道。

容凰直直的盯着紫凝,语气虽然温柔,可却带着一股凌厉,“你是我的丫鬟,呆在我身边,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要无条件的服从,你能做到吗?要是做不到,就按照我昨晚说的,我给你点银子,以后你就去过自己的日子好了。”

不听话的人,她可没耐心教。

紫凝觉得自家的小姐真的是变了好多,整个人少了以往的温柔婉约,如今小姐身上更多的好像是杀伐果断。

紫凝虽然不明白小姐一夜之间怎么会变了这么多,可有一点,她是很确定的!

“我听小姐的,以后无论小姐让奴婢做什么,奴婢都会去做!哪怕小姐让奴婢去死,奴婢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紫凝虽然害怕的浑身都在颤抖,可她却坚定的说道。

容凰闻言,魅眸浮上丝丝暖意,轻柔的声线里难得带了点波动,如同石子打在水面荡起的层层涟漪,虽然最后的都会消失不见,可确实存在过。

“跟我来。”

厨房内正忙活的热火朝天,热烟袅袅,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我记得庵里饭菜最好的是给净慈师傅和王御史的千金王明娟小姐准备的吧。”容凰一双魅眸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厨房内的人忙来忙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