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即使想再当只鸵鸟把头缩出来,这门但是严禁不开的。里正的嘴脸看出来十足让人憎恶,身后跟随两个穿绿衣的人,阿虎娘紧紧地抱着阿虎,但是她也在不停地的发颤。阿虎倒不会觉得怕,她只会觉得自己自小到大的经历,最匪夷所思的即使是昨天了。变故一桩然后一桩,真是让她应里正的嘴脸看起来十足让人厌恶,身后跟着两个穿绿衣的人,阿福娘紧紧抱着阿福,虽然她也在不停的发抖。。...

福运来

推荐指数:10分

《福运来》在线阅读

就算再想当只鸵鸟把头缩起来,这门还是不得不开的。

里正的嘴脸看起来十足让人厌恶,身后跟着两个穿绿衣的人,阿福娘紧紧抱着阿福,虽然她也在不停的发抖。

阿福倒不觉得害怕,她只觉得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最离奇的就算是今天了。变故一桩接着一桩,简直让她应接不暇。

“这家有两个女儿,昨日嫁了一个,这是另一个。”

里正翻着册子:“朱氏二女,生于天景十八年,没错。昨天出嫁的是朱家的长女。”

朱氏二女?

阿福慢慢回过神来。

是啊,阿喜比她个高儿,脸盘瘦,许多街坊总弄错,觉得她才是朱家的大女儿。

而且阿喜是用她的名字出嫁的。

“他叔,阿,我这个女儿她给人做婢女,是签了五年契约的,这约还没满的……论理,是不能征选的啊。”

“哦?”里正的脸上的笑意看和阿福娘和朱平贵都心里发凉:“那主家是谁?把身契拿出来看看。”

呵,阿福突然明白了。里正当然知道她才是老大,所以他才这样说。不管怎么样,看样朱家都得出一个女儿了。对了,里正家也只有一个女儿,不知道他的女儿,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脱身?

当初写的那份契纸是一式两份的,朱家是有一份。但是契纸上写的当然是阿福的名字,不是阿喜的。可是,里正刚才话里已经敲定了,阿福嫁人了,那就算拿出那份契纸来,也没有办法。除非再告诉他们,昨天嫁人的不是长女是二女,那阿福才能脱身。

娘会这样说吗?哥哥会这样说吗?

阿福并不抱希望,她看看娘,又看看哥哥。

阿福是她娘生的,但是阿喜和哥哥不是。娘不是原配,爹的原配生了朱平贵之后身体极差,当时朱家的家境还好,娘是当奴婢被买来的,后来生了阿福之后,爹原来的妻子生阿喜死了……

说起来,阿福的娘要是偏心苛刻前头人留下的儿女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吧?可阿福的娘偏不是这样,有好吃的,新衣裳,那都是尽着朱平贵和阿喜,阿福从来都得排尽后头。要是阿喜做错了事,那挨骂的一定是阿福,谁让她没看好妹妹?过年的时候,阿喜裁两身新衣裳,那阿福肯定只有一身。阿喜个头高,早就长过了阿福,阿福记得有一年过年,家里没有余钱,娘给阿喜做了两身,一身红一身绿,没给阿福做,只把去年给阿喜做,但是阿喜不爱穿的一身儿衣裳给阿福穿。

哥哥平时对她们倒是都差不多的,但是……隔一层还是隔一层,这个时候哥哥会做什么选择,阿福想也不用想。

至于娘……阿福不止一次想,这个娘好象不是自己的亲娘,自己才是后娘生的,要不就是街上拾来的。

况且,阿喜嫁都已经嫁了,难道把她再从刘家拉回来让她进宫吗?

阿福扯扯裙幅站起来,里正指着她跟那两个绿袍人说:“二位瞧瞧,是个齐全姑娘吧?手又巧,心又细,远近提起来都是满口的夸。”

那两个人看起来年纪都暧mei,应该不年轻了,但是脸白无须,站在那儿的时候不象一般男人那样抬头昂胸,他们的肩膀和胸都有点微微含着……和里正,还有平贵哥一比,他们……少了阳刚气。

——是宦官!

他们看人的眼光也让人觉得不舒服,眼睛并没睁大,眼皮也没抬起,但是目光却显的又阴又利,往阿福全身上下扫一眼,微微点头,一个字也没说。

里正的笑容里带着讨好的意味,看到那人点头,又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嘿,朱家姑娘,你这就收拾一下,咱就动身吧。”

平贵哥还想说什么,还没出口就给堵了回去:“我说平贵你也看见了,前面那想带着女儿跑掉的老孙家,一家人的屁股可都给打烂了。别说咱是平头百姓,就是那一二品的大官,采选使到家,那还不是得按规矩来?别多耽误啦,让闺女收拾一下,快和这两位走吧。”

阿福娘拉着阿福,紧紧的攥着她的袖子,虽然没有嚎啕大哭,眼泪却象断线珠子一样,扑籁籁的落。

娘最后还是没有说话,平贵哥也没说话。他甚至没敢和阿福对视。

哥大概是有愧。

娘也是。

事情做都做了,现在落个欺骗的罪名,也实在划不来。反正,两个女儿,注定是得出一个。

“嗨,朱家嫂子,你看看,你这有什么好不开的?这闺女去吃皇粮当差,不比做人婢女要强?再说,你不知道,人家家知道女儿要应选进宫,那还欢天喜地呢,保不齐让贵人看中了,一朝飞上枝头,那全家可跟着鸡犬升天啊!”

鸡犬升天?阿福肚里嘀咕,升天是好事?那你自己怎么不快升天去?

屋里的气氛十分怪异,母亲的泪眼,哥哥的沉默,里正的威逼,还有那两个宫使让人不寒而栗的目光……

阿福忽然开口说话了。

她喊了一声娘。

阿福的娘一边抹泪,一边殷切的问:“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我饿了,先给我弄点吃的吧。”

那是阿福在家吃的最后一顿饭,娘做饭的时候大概有点心不在焉,菜咸了。阿福默默的就着汤饼吃完,里正守着门口,大概是生怕她跑了。阿福娘瞪着他说了句:“你家的金凤,你就舍得送她也进宫吗?人心都是肉长的!谁知道这一去,还……”

里正脸上的神情有点难堪,有点恼怒:“阿福娘,谁让你家姑娘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时候回来了?这户册上有多少适龄姑娘待选,又不是我更改的是不?”

娘又说了句:“早凑够了人,你家金凤就能免去征选了?”

里正眼角的筋跳了一跳,没再应声。

阿福娘收拾了个包袱,里面那几件,其实还是阿喜的衣裳。阿福已经离家很久,家里没有她什么衣服。

“哥,有件事……”阿福想和哥哥说一声,离开山上的时候,她把师傅平时挺珍视的那个小箱子收在一个稳妥的地方,怕万一有贼闯了门——可是那两个绿袍人已经又走了过来催促,里正只恨不得上来推搡她催逼她快些上路,阿福只来及说:“好好照应家里,不用挂心我。有机会我会托人送信回来的。”

娘只是扶着门框哭。

阿福转头看看她,嘴动了一下:“多保重身体。”

她说的声音很低,还没有娘的哭声大。

阿福想,娘是真的舍不得她的。

真的。

但是她似乎活在自己的奇异的道德规范中,她始终没有一点要松口说出阿喜的事情来的样子。

阿福记得小时候,不知道是堂姑还是表姑妈来家,指桑骂槐的数落娘。娘出身不好,没嫁妆,连纺布持家这些也都比不上原来的大娘。

那个姑娘指着阿福说:“你的女儿就吃的圆润白胖,我大嫂的姑娘就瘦成这样——”

阿喜是天生的瓜子脸,怎么吃好的也是不胖的。

阿福跟着那两个绿衣人走到街口,上了一辆牛车。车里已经有两个姑娘坐在那儿,天黑下来,可是街巷的两边却没有亮起灯。四处静悄悄的,仿佛害怕惊动了什么。

阿福抱紧那个单薄的小包袱,没有去看左右的人。

牛车动了起来,轧轧的响着,朝前驶去。

————————

冬天真是添膘的时节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