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率领她们的是一位徐夫人。阿福不明白她有也没嫁超群,看出来,不象嫁超群的样子,虽然却被叫作夫人——再后来阿福才明白夫人但是是宫中对女官的一种称呼,实际上徐夫人原本就姓徐,她也确实也没嫁超群。她们待的地方,不明白能不能够算皇宫,是在皇宫靠西北边缘的阿福不知道她有没有嫁过人,看起来,不象嫁过人的样子,但是却被叫做夫人——后来阿福才知道夫人不过是宫中对女官的一种称呼,其实徐夫人本来就姓徐,她也的确没有嫁过人。。...

福运来

推荐指数:10分

《福运来》在线阅读

带领她们的是一位徐夫人。

阿福不知道她有没有嫁过人,看起来,不象嫁过人的样子,但是却被叫做夫人——后来阿福才知道夫人不过是宫中对女官的一种称呼,其实徐夫人本来就姓徐,她也的确没有嫁过人。

她们待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算是皇宫,是在皇宫靠西北边缘的地方。这一片也归属皇城,但是这一片旧房子里住的都是她们这样刚刚征纳来的小姑娘。

住的依旧是通铺,她们一共十来个人都住在一个屋子里,阿福忽然想,那些因为绣活儿好而被集中到另一处去的女孩子,人数可比她们这边多多了,难道也都住在一起吗?

到了新地方,小姑娘们都害怕,吃饭时也都不出声,吃的很快。天黑下来,去解手就不敢单独去,要叫同伴一起。阿福左右看看,这屋里的女孩子都比她小。

阿福十四岁半了,过年十五,可是册子上誉的名字应该是阿喜,阿喜是十三,虚岁。

看着屋里的其他女孩子,差不多都是十岁上下的,阿福比别人大了好几岁,竟然一点也不显。

“嗯,你叫什么?”

上午那个问庄稼不庄稼的女孩子凑过来。一脸想找人说话,又有点儿小心翼翼怕事的表情。

“我姓朱,嗯,家里人喊我阿福。”

“我叫姜杏。”她在阿福旁边坐下来:“我娘怀我的时候啊,突然想吃杏,吃了两个,就把我生了,所以我就叫杏儿。”

阿福想笑,这丫头真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上午那么多小姑娘在一块儿,独她一个敢出声问话的。

“不知道那些比咱们大的姐姐们是住哪儿,我们同村还有一个桂花姐也一起挑来了,她比我大三岁。出来时我娘还哭着说让她多照应我呢,可谁想根本不在一处。”

她仰起脸:“我听说,在宫里当差,可以吃好的,穿好的……不过,会不会挨打?”

阿福苦笑。

这个,谁也说不好。

阿福想起来,她虽然是给师傅当婢女,但是真没挨过一指头的打。师傅待人冷冷的,可没打骂过人。山上有一个看门的老头儿,耳背。还有两个老妈子,一共就这么简单,后来两个老妈子烤火差点烧了屋子,被师傅逐走了,又换了一个也整天不说话的韩嫂子来,力气却很大,劈柴烧火洗衣样样能干,阿福就做些屋里的活。

“早点睡吧,你也听见了,明天得早起。”

天气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早上是最冷的时候,爬起来了手脚凉浸浸的。衣裙薄,但没有谁敢提出来能不能再给件夹衣穿。大木盆里浸了抹布,她们挽起裙子干活儿,把屋里屋外擦个通透敞亮,姜杏儿大概觉得只有阿福这么一个熟人,挨在她身边儿两个人一块儿擦地板,后来又擦柱子。肚子一块饿的咕咕响。好不容易干完,每人一碗薄粥两个馒头,馒头又冷又硬,阿福把馒头掰了泡粥碗里吃,能暖和软和些。旁边姜杏有样儿学样儿,也泡着吃。

吃完了就开始背宫规,上面的人念一句,她们跟着诵一句,宫规其实不长。可是很拗口,阿福努力的记住。下晌一起穿过院子出了门,在一个不大的花园里拔草。

拔草的时候没人盯着她们,大家一起面朝黄土背朝天,手脚都还算麻利的。

姜杏的手正要揪起一丛细叶子的时候,阿福赶紧拦住她。

“怎么啦?”

“这是兰草。”

“兰草不是草?”

阿福想,姜杏以前大概真的从来没弄过花草的。

“这个叫兰花。”

“哦。”姜杏儿话扯远了:“我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叶子。你家种花吗?”

阿福想,我家是不种的,但要解释起来,就要说很多话了。

所以她含糊的嗯了一声。

太阳暖暖的照在这里,有些花已经长出了花苞,阿福想,如果就这么和花草打交道,当个十几二十年差,再出去,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就在她刚刚这样想的同一时间,忽然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姜杏儿蹲在那儿正翻土,吓的一屁股坐到了泥里。

其实那声音应该离的很远,但实在叫的太惨,阿福觉得那声音简直象把刀子,直直的从耳朵眼捅进去,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的。

阿福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姜杏儿抱着肩膀直哆嗦,旁边的人个个面带惊恐。

不是以前就没听过喊叫痛呼,但是,阿福想,听到隔壁妇人生孩子,一脚踏进鬼门关,叫的都没有这么惨。

徐夫人和另一个女人一起走过来,那个女人穿着鸦青色的宫装,梳着髻,脸上敷了粉,也画了眉,比徐夫人还要严肃。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朝小姑娘们看一眼,就又匆匆走了。徐夫人把阿福她们召集起来,拔草终止,她们又返回那个小院子。

没有人说不许议论,但的确没有一个人提起那声音。

一天里的第二餐,是混了豆的蒸饭和腌菜。阿福有点吃不下去,虽然很累很饿。

拔过草的手心火辣辣的疼。

阿福想说话,但是不知道和谁说。

而且,别人都不说。

阿福做了恶梦,梦里的情景记不清楚了,一个接一个的,让她睡不踏实,忽然听到嘤嘤的哭泣声,阿福猛然惊醒。

不是梦里的声音,是有人在哭。

睡在她里面的那个女孩子坐在枕头旁边,捂着脸。月光从窗隙中照进来,屋里并不显的太暗。

“你怎么了?”刚醒,阿福的嗓子有点哑。

她吓一跳,一边抹脸,一边含糊不清的解释什么。

阿福没听清她说什么,但是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尿床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阿福想了想,让她把褥单拿下来,褥子拿到屋外去晾,褥单洗一洗。

这个孩子大概刚十岁,阿福帮她从屋后面找了盆,舀了缸里的水一起洗,尽量不发出太响的声音,拧干水,再晾起来。绳子上还晾着她们白天用的抹布。

“我,以前不……”她期期艾艾的想解释,阿福只说:“快睡吧,你和我盖一条被,明天还得早起。”

“我叫洪淑秀。”她说。

阿福也说了名字,她红着脸说:“阿福姐,你……别跟旁人说。”

“嗯。”

也许是白天吓着了,也可能到了新地方不习惯,或是晚饭的咸菜让人口干,多喝了水。

阿福记得那天的月亮倒映在木盆里,破碎的,银亮的。

过了两天,徐夫人开始让她们背诵出宫规来,背不出来的要挨打,还没有晚饭吃。

阿福背出来了,姜杏儿和洪淑秀却都挨了打。

阿福想,这是因为自己毕竟大几岁的关系,能明白宫规讲的什么意思,在师傅那里的时候也写过字,看过书,所以背下来不难。但对美杏儿了洪淑秀来说,大概要难的多。

除了阿福,还有一个姑娘全背了出来,晚上只有她们两个坐在那里,吃饭。

不知道原因,这顿饭反而丰盛了一些,饭里掺有豆子和小米,菜是炖的萝卜,还有一碗汤。

那个女孩子抬起头来朝她笑笑,小声说:“你叫阿福是吗?我听见别人这么叫你。我叫慧珍,陈慧珍。”

她皮肤很白皙,眼睛水汪汪的,长相虽然不是特别美,但很恬静,尤其是笑的时候。

她说:“我家里一直种花养花,我爹娘本来以为我进了宫是服侍贵人呢,没想以还是伺弄花草。对了,你家里做什么呢?”

阿福咽下一口饭:“卖酱菜。”

“啊,那你没有跟管厨饪的人走啊?”

其实酱菜啊……阿福可真不喜欢。

因为好长时间总吃酱菜,还是腌的最差的,不好卖的那种。

咸的发苦。

过了小半月,出了一件事。

好几个女孩子头上染上虱子了,也说不清是谁传给谁的,徐夫人发现之后,脸色很不好看。那天晚上就让人来给她们剪头发,用一种苦而臭的药汁洗头。

一个姓胡的女孩子在老宫人举起剪刀来的时候,忽然大声尖叫,一把推开那个人朝外跑。

屋里一下子乱了套,慌乱中不知道碰在什么地方了,阿福的手背破了。地下是没打扫的被踩的狼藉不堪的剪断了头发。

有人追了出去,有人留在屋里,面面相觑。

最后那个女孩子没再回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可能被送回家了?或者,打发到别处去了?

其他人的头发都被剪了,阿福的头发被剪到了耳朵下缘,陈慧珍拿着扎头发的丝绳在那儿默默落泪。

阿福只安慰她:“会再长长的。”

阿福不那么爱美。虽然以前在家也听说过为了治虱子治头癞有人把头发剪短或是刮光的,但是没想到没落到自己身上。

“我明明没染上……”她还是委屈,她挺爱惜容貌的,头发平时也都梳的特别整齐。

“哎,你说,那个胡家姑娘,她去哪儿了?”

阿福摇摇头。

这样单调的日子一天天过下去,天气渐渐炎热起来。她们除了负责管教的徐夫人,还见过一位林夫人,她教她们穿衣,梳头,行礼,走路……教导许多东西。

在宫中昂头挺胸大步走路那是贵人的权利,她们走路时须要视线下垂,不可东张西望,步子要轻,裙幅不可扬起……

她们也去别的地方打扫过,去别的花园里拔草。贵人从来没见过,只见过比她们大的宫人,还有宦官。

陈慧珍纳闷,晚上躺下了还说:“怎么一个贵人也没有见过?”

洪淑秀小声说:“贵人……长什么样?”

她为了怕再出岔子,晚上都不敢喝水了,再渴也不敢喝。

姜杏儿也插了句:“贵人啊,一定长的好看呗。我们村东头有个王善人家,她家娶的媳妇可俊了,穿的也好。”

陈慧珍笑,带着点不以为然:“村里头的媳妇儿,能俊哪儿去啊,”

阿福听的很认真。

眼前的生活,还算安定。但是这份安定,随时都会失去。

————

前面的这些生活比较平吧。。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