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变化就在夏天的正酷热的季节来临了。徐夫人将这些了初有宫女雏形的小姑娘招集了,说她们,自己能教她们的是这么多,从明日起她们就得分派任务去相同地方办差。姜杏儿睡着前一劲儿儿的祷祝,心心有辞眉头紧皱真是象着了魔,大约她家里人平常就这个样子的。洪淑徐夫人将这些已经初有宫女雏形的小姑娘召集了,告诉她们,自己能教她们的就是这么多,从明天起她们就要分派去不同地方当差。。...

福运来

推荐指数:10分

《福运来》在线阅读

改变就在夏天正炎热的季节到来了。

徐夫人将这些已经初有宫女雏形的小姑娘召集了,告诉她们,自己能教她们的就是这么多,从明天起她们就要分派去不同地方当差。

姜杏儿睡觉前一个劲儿的祝祷,念念有辞眉头紧皱简直象着了魔,大概她家里人平时就这个样子的。洪淑秀紧张的僵硬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阿福也觉得惶恐,但是阿福想,她们年纪小,又还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不会一上来就去伺候贵人之类,多半,还是给大的宫女打下手,跑腿打杂干些边角活计。又或者,象徐夫人那样的有身份的女官,也需要小宫女来伺候吧?这么一想,倒不觉得紧张了。

“阿福姐,你不怕吗?”

“怕什么?”

“要是,要是……”洪淑秀嘴笨说不出来,不过阿福明白她的意思。

“怕也没用,快睡吧。要是熬的精神不好了,明天要分派的时候,说不定就会派到苦差呢。”

“啊,对!”屋里一众不安的女孩子立刻全体进入了急着入眠的状态。过了半晌,洪淑秀用可怜的焦急的声音说:“阿福姐,我睡不着怎么办啊!”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唉声叹气声。

阿福忽然想笑,急着想睡的时候偏偏睡不着,真是件让人犯愁的事情啊。

早上大家梳妆的时间都比平时长了些,陈慧珍的手巧,头发还没有长太长,但辫成辫子还成。辫子分做两股,辫好之后贴着鬓边扭出花样盘起,乌黑的头发衬着白皙的脸颊,显的份外娇俏。衣裳大家都是一样的,但她却把腰束的更紧些,因而更加窈窕。

十来个女孩子站成一排,天气渐热起来,灼热的阳光晒的肩膀象是要化了一样。阿福额上出了汗,但不敢伸手去拭。

快到中午的时候,决定她们未来命运的人来了。

徐夫人陪着一个穿紫棠色的宫装,年纪更长,气质更加沉稳的女人过来,她站的要靠后半步。

“这是柳夫人。”

阿福她们一起行礼:“拜见柳夫人。”

“嗯,不用多礼了,都把头抬起来。”

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阿福也觉得自己的心在怦怦跳。

那位柳夫人相貌丽,不怒自威,年轻时必定是位美女,现在仍是风韵动人。她的目光缓缓扫视过这些女孩子,看到阿福的时候,似乎微微停顿了一下。

“把手都抬起来。”

阿福她们抬起手,手心朝上。

“反过掌。”

一一细看过之后,柳夫人和徐夫人低声说了几句,徐夫人捧出她们的名册来,一一勾画。

女孩子们紧张的大气不敢喘,一个个屏息凝神的等着。

阿福身旁站的是洪淑秀,再过去是陈慧珍。阿福眼角的余光瞧见洪淑秀紧张的两手紧紧攥在一起,而陈慧珍看起来平静如常,再仔细看,发现她的手也微微发抖。

徐夫人清清嗓子,开始分派这些女孩子的去处。前头念了几个名字,都是去香沉苑。前些天徐夫人已经讲过,香沉苑就是宫中种植花卉之处。后宫中用的新鲜花卉十有八九都是出自那里。然后念到另外两个女孩子的名字,她们被分去成安殿,主要职责仍然是照管花圃。

也许事到临头,怕也无用,阿福反而坦然了。

接着是她们剩下的四个人了。

陈慧珍抬起头来,望着徐夫人手中的名册。她的神情也很平静,但是阿福能感觉到她的期盼之情有多么殷切。

陈慧珍和阿福的想法不一样。她眼睛里,有一种要证明自己,要向上游挣扎的愿望。

“陈慧珍,洪淑秀,从明日起在玉岚宫当差。朱玉喜,姜杏儿,你们两人收拾了东西,随柳夫人去。”

阿福她们是没什么可收拾的,一人两件衣裳而已。入宫时带的衣裳,贴身的留着,外面的在宫里却是穿不着,只是谁也不舍得将那些从家中带来的旧衣扔了。

“阿福,杏儿,恭喜你们了,跟着柳夫人,将来一定有出息。”

阿福点头和陈慧珍她们道别。这么些天的相处,多少是有感情的。

“保重。”

“你们也保重。”

阿福她们跟着那位柳夫人出了院子。阿福回头看,她们住了许多天的那个院子,和其他院子看起来已经分不开了,一样的朱门,一样的乌瓦。

一样的院子里,不知道曾经有过多少个象她们一样的女孩子曾经在这里度过她们的时光。她们既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阿福抱紧了包袱,离开这个院子,她们才算真的进宫了。

太阳很大,没走多远,身上的汗都快要湿透衣裳。

好在她们进了一扇深色的门之后,就拐进了一条回廊。头上有瓦檐遮挡,阿福吁了口气。旁边姜杏儿的脸也热的通红,满头大汗。

一道道回廊,庭院里盛开着鲜花,微风吹过脸颊,这里仍旧安静,阿福觉得,皇宫里的夏天的正午,似乎少了些什么。

对,没有知了的叫声。

宫里的蝉,大概是贵人嫌吵,所以早早的都粘了去。

有人同他们迎面走过来,柳夫人站住脚,来人朝她微微一揖,阿福她们不敢抬头。那女子和柳夫人显然关系极熟,声音并不拘束:“柳夫人这是从哪里来?哟,这两个是新进宫的?”

“是啊。”

“真是两个有造化的,跟着你,将来一准儿出息。”

柳夫人问她:“你这是往哪里去?”

“去玉西宫送东西。”

阿福微微抬起头,那个女子穿着和徐夫人一样的绿衣裙,身后跟着的宫人手里捧着深色的漆盒。

皇宫真大,阿福不记得自己到底经过了多少道门户,她只能记下这一路来的大概方向,如果现在让她再按原路回去,她一定认不出来。这里的宫墙,宫道,回廊,还有门窗,看起来都一模一样似的。

柳夫人最后终于将她们带进了一座宫院里。靠宫殿后侧方一排矮房子,隐在树后,不仔细看会以为这里只有一道墙。柳夫人叫了一个宫女进来。

“绿盈,你带她们两个去洗脸换衣裳吃饭,然后让她们先和刘润一起照料池子边的花。”

“是,夫人。”

绿盈看起来十六七岁,脸白白嫩嫩的,一副老实而沉默的样子。

柳夫人转过脸来,看着阿福和杏儿。杏儿有点瑟缩,垂着头,下巴都快抵到胸前了。

“好好学,不要多话,有不会的就问绿盈。”

等柳夫人走了,绿盈过来挨个儿看她们俩:“嗯,都叫什么名字?”

姜杏儿说了,阿福说:“我姓朱,绿盈姐姐叫我阿福好了。”

“嗯,倒是个好名字。看着也是一副有福之相。”绿盈拍拍手:“来,我们先去吃饭。”

姜杏儿眨眨眼:“不洗脸换衣裳吗?”汗湿的衣裳穿在身上不怎么舒服。

“我这儿还没衣服给你们穿呢。”绿盈笑起来很明快:“吃完饭我去找管库的给你们领衣裳来。”

阿福问:“绿盈姐姐,这儿是哪里啊?”

绿盈停下脚步:“你们还不知道?这里是德福宫西殿,以后,可得小心做事别犯错,知道了么?”

阿福和杏儿一起答了声:“知道。”

德福宫啊?

原来,这里是太后住的地方。

阿福和杏儿忍不住互相看了一眼。

整天嘴里说着贵人贵人的,没想到一下子,就到了离贵人这样近的地方。

“你们,还不快走?”

“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