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刘润是个小宦官,阿虎她们一上去不明白如何称谓他。他说话的声音并也没到阿虎家中去采选的那两个绿衣宦官那样阴恻恻的,但相对于平贵哥来,毕竟显的尖细。姜杏儿很好奇的问:“你入宫多久了?”他说:“到今过春节就二十年整了。”“啊!这么久了!”姜杏儿眼睛睁的大大地姜杏儿好奇的问:“你进宫多久了?”。...

福运来

推荐指数:10分

《福运来》在线阅读

刘润是个小宦官,阿福她们一上来不知道如何称呼他。他说话声音并没有到阿福家中去采选的那两个绿衣宦官那样阴恻恻的,但比起平贵哥来,当然显的尖细。

姜杏儿好奇的问:“你进宫多久了?”

他说:“到今过年就十年整了。”

“啊!这么久了!”姜杏儿眼睛睁的大大的:“那你多大进的宫啊?”

“六岁。”他不想多说,姜杏儿不太会看人眼色,阿福暗暗拉了她一把不让她再问。

六岁的孩子被送进宫做宦官,这其中的辛酸痛楚不是一句话能道的尽。

阿福觉得她们进宫已经算得上不幸,但是与刘润比起来,她们又幸运太多了。

“那我们都要做些什么?还请这位哥哥多多指点教导。”

十六岁的刘润看起来瘦瘦的,很清秀,若是换上阿福她们这样的裙装,那就一点也看不出他是个宦官。他看看阿福又看看姜杏儿,忽然笑了。

“不用害怕,德福宫里不比别处,我也不会对你们朝打暮骂。手脚勤快些,少听少说多做事。”

为什么她和姜杏儿看起来不如陈慧珍那样秀外慧中,却能给挑中了来顶德福宫的优差——

大概是觉得她们刚过来,要做的事情也简单,只是把开败的花朵和萎残的枝叶修剪下来,小剪刀由刘润交给她们两个,用完了再交还给他。剪下的枝叶集中装在一个筐里,要带到外面去处理。

“为什么不直接埋土里啊?”姜杏儿不解。

刘润耐性很好,解释给她听:“有的叶子上可能有病虫,要是埋的近,或许会再让这些花草的根茎染上病。”

“哦……”杏儿点头:“就和我们老家,病死的鸡要埋远些省得让其他鸡也生瘟一样道理。”刘润点点头:“对了,就是这样。”

他的平静温和,多少让两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心情渐渐也平复下来。

刘润看看她们两个人热的通红的脸,指着水盆让她们洗过手,拿出一个粗瓷碟子来,里面有两块点心。

姜杏儿看看点心,又看看他。

“吃吧。”

阿福和杏儿互相看了一眼,道了谢,一人拿了一块。

杏儿先咬了一大口:“好吃!”

阿福闻了闻,这点心有一股绿豆香,颜色也是淡绿的,制成了五瓣花形状,十分精致可爱。

“嗯,这个是梅花绿豆糕,太后赏下来的。”

“太,太后赏的啊!”姜杏儿肃然起敬,两手捧着点心,活象捧着樽佛像似的。

阿福直接想到的却是,这点心什么时候做出来的?会不会已经放置很久了?有没有变质的可能?还有,不知道有没有人先试吃过,触摸过……卫不卫生啊?

刘润看她不吃,温和的说:“没关系,吃吧。这样的赏赐常有的,以后你们也会有。“

阿福点点头,托着点心咬了一口。这糕点味道很好,甜而不腻,几乎不用怎么嚼就咽下去了。

的确,这块梅花绿豆糕只是个开始,

后来阿福她们陆续还吃到过其他点心,荷叶蒸糕,香瓜饼,盐叶酥卷……不过阿福一直觉得,第一天吃到的那块绿豆糕的美味,无以伦比。是后来的任何佳肴美点都比不上的。

绿盈没有食言,很快替她们每人领来了新衣裳,不是可着身材做的,裙子长,上裳也肥大了一些,绿盈拿了针线给她们,阿福把裙腰摺进去缝起来,而不是用剪刀把多余的部分剪去。毕竟她们可能还会长高——虽然阿福长高的可能性不高了,姜杏儿总是要长身材的。衣服留有余地,将来就算再长高了还能接着穿。

“阿福姐,你的女红做的也真好。”姜杏儿十分羡慕,她自己缝了几针,歪歪扭扭。在家的时候没太做过,现在还真有些费难。

“没事,等下我帮你。”

“谢谢你阿福姐。”

“你和我客气什么。”

绿盈看了一眼针脚,有些意外:“手艺不错,都赶上针工坊的了。”

阿福低下头,笑笑继续补。

“学过?”

“嗯,跟街坊学过两天。”

“行,那赶明儿我有什么要缝补的活计还得麻烦你呢。”

阿福还是笑着点头。

话少说,多做事。

晚上竟然吃到了很大一碗白米饭,还有炖的烂烂的肉和菜。杏儿净拣那肥的大块的吃,阿福吃了两块,大概很久没吃着肉了,觉得有些腻的难受。到了半夜杏儿就闹起肚子来,一连起来几次。幸好这屋就她们两人,不然肯定要把旁人也吵醒。早上的时候她看起来憔悴的厉害,站都站不稳了。

“你还是歇着吧,等下我替你把饭端来。”

“那怎么能行……”

“你要是一头栽在地下了,那事儿就更大了。没关系,我去找刘润,活儿又不重,你躺着吧。”

她去的早,刘润刚收拾停当,只看见她就问起来,阿福解释说她拉了肚子,刘润点点头没多说什么。除了他们,还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内监也在这里照管。刘润看准了一朵丁香色的重瓣茶花,用竹剪撷下来,用小盘盛着。

阿福好奇的看着他又照样剪下其他几朵花,有杜鹃,有凌波花,还有两种阿福叫不上名来,只知道都很好看。剪下来的花交给一个宫女捧走,刘润说:“那是供贵人梳头用的。再准备一些插瓶的。池子这边花多,但不算有什么景。德福宫东边园子的花池假山更好,你见了就知道,那边的花都是留着赏玩的,和这边用处不一样。那边是姚内官管着,这边主要是我在打理,以前有位涂夫人……”他说到这里,忽然住嘴不说了。

阿福用心记住刘润说的每句话,他没说的,自己也绝不多问半个字。

他脱口而出的半句,以前的涂夫人是怎么回事,阿福绝不让自己去好奇。

本来,阿福昨天也想了,这边花园这么大,刘润一个小宦官和几个老内监照管,感觉是有些怪异。大概之前那位涂夫人和这边花园有关系,但是……大概她有什么不妥当吧。

在宫里,有的话绝不能多说。

阿福手脚麻利勤快,这边的差事暂了就去领饭,把她和杏儿的一起提回来。德福宫里有小厨房,不过阿福她们的饭食却还需去大膳房领。食盒沉甸甸的,阿福往回走时,忽然有人喊了她一声。

“阿福。”

“慧珍?”

陈慧珍手里也提着一个食盒,远远朝她笑笑,匆匆跟着身旁的人一起走了。

陈慧珍和洪淑秀去的是玉岚宫,阿福恍惚记得玉岚宫住着一位夫人,一名公主还有个年幼的小皇子。

不知道其他人过的怎么样……

阿福加快了步子朝回走,德福宫的前殿影影绰绰,华服丽影,隐隐听到笑语欢声传来,显的十分和乐融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