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嗯,我上次了派遣人了,不但是章武与小女娃的样子,连小女娃的衣服样式及我辫绳的样子也画出了,正四下按图找呢。”四阿哥吁口气。“辫绳?”德妃诧异。“那个小女娃顽皮,把你编的辫绳扯去了,我心里想嘛也要把她送进你这儿来,就没强拿回去。没想“辫绳?”乌喇那拉氏不解。。...

清朝求生记

推荐指数:10分

《清朝求生记》在线阅读

“嗯,我刚才已经派出人了,不仅是章武与小女娃的样子,连小女娃的衣服样式及我辫绳的样子也画出了,正四下按图找呢。”四阿哥吁口气。

“辫绳?”乌喇那拉氏不解。

“那个小女娃调皮,把你编的辫绳扯去了,我想着反正也要把她送到你这儿来,就没强拿回来。没想到,一并丢了。”四阿哥从进屋,见翠心盯着自己的辫子看,猜到了乌喇那拉氏的心思,就借此予以说明了。

“丢就丢了吧,一条辫绳,不值什么,爷如果喜欢,妾身再给您编就是了。只是章武与小女娃让人担心呢,看爷的样子,那个小女娃长的肯定是很讨人喜欢吧?”乌喇那拉氏暗自松了口气。

“长得是不错,让我想起了小格格。对了,她应该是出身满人的,我也让人一并去查了,也许章武的失踪与这事有关也说不定。”

“哦,爷是如何知道她是出身满人呢?”乌喇那拉氏情绪已经放松了,顺口问了句。

“是……是从她的衣物中看出来的。不说这些了,我不在这些日子,府里情况如何?”四阿哥马上岔开话题。

乌喇那拉氏有些纳闷,四阿哥看着怎么有些脸红呀。不过她到底是个贤慧的,顺着爷的意思聊起了府里的情况。

***********************************************************************

云锦现在正郁闷着呢。看来话还是不要说的太绝对,现在,云锦也弄不清到底是在强盗窝里好些,还是在妓院里好些,基本上这个问题是弄不清的,就是弄清了也是没什么意义的,没意义的问题就不需要多想了。还是先想眼前吧。

因为她的年龄,距离能接客的时候还很遥远,也不知道这群芳楼里的老鸨为什么会出钱买她。虽说妓院里有把妓女从小养大一说,但好象再小也能干活了吧?

等到她将云锦扔给乐师们抚养时,云锦才明白,香娘是看她现在这个身体长相不错,想从小好好培养,以期将来成个头牌。这个香娘,倒是真有长远意识。

就这样,云锦在清朝从高高在上的满人贵族,变成了社会最低层的贱民,不禁让人感慨,这个落差也太巨大了。

在群芳楼里的生活,使云锦再次确认自己没有成为心理医生的潜力,还是没有人来主动告诉她这个时代的一切,但随着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长大,终究还是了解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云锦初到群芳楼的时间是康熙三十三年,身份的正式名称是乐户,音乐的乐,户籍的户。与奴婢、佃仆、丐户一样,是贱民,是整个社会的最底层。其实严格说来,乐户与妓女还是有所不同的。乐户的名称来源于南北朝的时候。当时法律规定,凡是强盗被判处死刑以后,强盗的妻子女儿,都要配为乐户,专门为官府来提供歌舞表演。以后各个朝代都规定,可以把罪犯的妻女加入乐户。地方政府为这些人专门设立乐户户籍。也就是说,乐户虽也有提供色情服务的,但他们主要的生存方式还是为宫廷执事、为王府、地方官和军旅应差、以及为民间的民俗庆典活动和百姓的婚丧嫁娶提供服务,以换取生活来源。

乐户其实是世袭的。历代法律规定,乐户的子孙世世代代为乐户,不能脱籍。但因为乐户不可能只靠自己子孙来从事这个行当,所以就向贫民去收买一些女孩子,又因为法律规定不能“买良为贱”,所以乐户就以收养的名义,把这些女孩子收为养女。这也是很多影视剧中妓女管老鸨叫妈妈的原因。云锦也因此成为群芳楼管事香娘众多女儿中的一员。

而负责抚养她的乐师无名,则是晕倒在路边没花一分钱被群芳楼捡回来的,因为醒来后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所以香娘也不用费什么事就将她入了乐籍。不过这个无名却是个烈性的,知道群芳楼也提供色情服务后,为了不接客,自己划花了脸,要不是看在她能写歌会弹琴,可以当个乐师教习楼里姑娘的份上,恐怕她早就没了性命。

无名是她坚持给自己起的名字,反正她既无法表演也接不了客了,香娘也就由着她了。无名其实很有才学,不然香娘也不会在她毁容后还留下她,她猜想,无名出身应该很好,她的言谈举止无一不流露出受过良好的教育的痕迹,而且她还缠着足,这时代只有家境不错的汉族人家才会给女儿缠足。象群芳楼,就是因为时常要到满州贵族家里表演,有时也会选一些女孩送给这些满族贵人们,所以才不给楼里的女孩们缠足(这勉强也可算是云锦的又一个不幸中的万幸吧)。

无名除教习云锦弹琴唱歌外,没再教过她其它东西。但其实无名是很有才学的,在云锦还是婴儿时,她偶尔会在自己的屋里写诗作画,但当无名认为云锦能记事之后,就从来没在她面前弄过这些了。无名虽然把云锦养大,但对她的态度却一直是淡淡的,事实上无名对任何人的态度都是淡淡的,除非必要她基本不与其他人接触。仿佛她的灵魂已经不在了,只剩下一个躯壳在机械的活着。随着时光的流逝,无名这种状态也越来越严重,仿佛对整个世界都丧失了希望,从而也导致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云锦想尽办法,也不时的以各种方式向她灌输“生命可贵,活着才有希望”的理念,却还是不能让她的状况有所改善,终于在康熙四十二年,她走完了自己的人生。

***********************************************************************

云锦坐在与无名共同生活过的屋子里(因为无名是在这个屋子里走的,其他人不愿住进来,便宜了她享受单间),心里还是很伤感的,毕竟无名是她在群芳楼里最常接触的人。无名不爱与外界接触,而她为了避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在这个时代一个贱民是命如草荠的,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没了),平常也是尽量呆在屋里。两人总是呆在一个屋子里,就算不常交流(这是无名的原因,不能怪她),但心灵上总还会不由自主的把对方当成伙伴和依靠。所以当无名决然的放弃一切,就这么离开时,她是有些怨怼的。现在想来,这是无名自己的选择,她虽不认同,也只能尊重。

再说云锦在群芳楼里这些年能过着还算平静的生活,也是因为无名。因为无名向香娘提出“奇货可居”的点子,又因为无名是群芳楼里最好的乐师,香娘对她为数不多的建议多少都会考虑些。所以当其他年龄小的乐户在前面端茶送水,做些杂活时,云锦却只需要认真学习技艺,不用过早的接触那些送往迎来的景象。

现在无名走了也有一年多了,她的年龄也越来越大了,以后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去当行首(也就是头牌),但再红的行首也免不了接客的命运,这可不是她想过的生活。怎么办呢?她看着手里的辫绳,这是她一直小心翼翼收藏的。这时云锦万分庆幸自己当时没拿扳指,四四不一定给不说,就是给了,那么名贵的东西她也不可能藏这么多年,而一条小小的绳子就好藏的多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父母到底是谁,又不能跟别人打听(毕竟她被拐卖时不应该有记忆),这个辫绳就是她认祖归宗的希望了,希望四阿哥还认得它。

另外还有些东西,也是可以考验四阿哥的记性的,就是当时云锦与他见面时所穿的粗布衣服。

这些东西能保存下来,是无名的功劳,云锦也想过要留着这些衣服,但她当时年纪太小,藏一个小小的辫绳还可以,要藏这么大件的东西就不可能了,更何况香娘也不会允许这种东西留下来。所以当无名扒开云锦的小手,将她死死抓住的衣服硬拿出去的时候,云锦只能无奈的放弃了。可当看见无名将这些衣服藏起来,并烧了些其它东西,香娘来时告诉她这些衣服已经烧了,并将灰烬指给她看时,云锦心中的感激之情当真是汹涌澎湃呀,并且马上在行动上表达了出来,亲了无名一脸的口水,至于无名是否知道这是她在表达感激之情,就不得而知了。

之后,在云锦的成长过程中,这些衣服再无人提及,云锦自是不能说,因为自己应该对此是没有记忆的,无名对此也绝口不提,一直到她临终前才将这些衣服交给云锦。

无名将这些衣服交给云锦时,身体已经很虚弱了,但表情和语气却还是淡淡的。她说:“这是你刚进群芳楼里时所穿的,你可以留着,也可以毁了,全凭你自己了。”云锦当时为了鼓励她的斗志,就告诉她,自己是肯定要想办法出去的,到时一定会帮无名找到她的家人。无名却不为所动,说找与不找现在对她来说都没有意义了,何况陷在这种地方这么多年,只会让家人脸面无光,何苦隔了这许多年,还要让人心里添堵呢,就让他们当自己早就死了吧。

无名不想找了,但云锦却是一定要找的,至少也要想办法离开群芳楼。这几年云锦不是没想过逃跑,但一来香娘看得紧;二来她身上没有钱,出去了怕再遇到什么危险。三来她现在入的乐籍,如果逃跑官府是要追捕的。虽然有辫绳,也不能直接跑到四四府那里要求见他呀,肯定见不到不说,万一再被打进大牢什么,得多冤哪!而且就算是侥幸见到了,四四也不见得还认识这条辫绳,就算他认识,她也没法说明她为什么会知道这个东西是他的,既然有这么多的变数存在,可见这条路绝对行不通。看来云锦如果想离开群芳楼,必须得先安排好后路。

“词儿!”词儿是无名给云锦起的名字,这是香娘的声音,云锦赶紧把辫绳藏起来。

“妈妈。”她迎上去对香娘施了一礼。

“好女儿,出落的越发好了。”因为希望她以后替她赚大钱,香娘对她还算是和颜悦色的。

“谢谢妈妈夸奖。”

“词儿,妈妈我来跟你说个事。”香娘拉着云锦的手坐下。

“妈妈请讲。”云锦低着头。

“你准备下,过几天,楼里的姑娘们要比试技艺,好的继续留在这儿,差的就要被卖出了。”

“妈妈,楼里的姑娘们您还不了解吗?为什么还要比试呢?”云锦有些诧异。

“现在我说的没用了,到时会有别人来评判。唉!姑娘们经过这这次比试后,也不知能留下多少。”香娘叹了口气。

“妈妈,这是怎么回事?您为什么不能做主了?”云锦抬头看着香娘。

“你就别问了,只管好好准备吧。念在这么多年的母女情份,我特意来叮嘱你,一定要好好表现啊,如果弄不好,那可不一定会被卖到什么脏地方去呢,到时可别怪妈妈救不了你。不过,妈妈相信你,你不会给妈妈丢脸的。”香娘也看着云锦,郑重的说。

“谢谢妈妈,词儿一定会好好准备的。”

***********************************************************************

看着香娘叹着气离开的背影,云锦确认,这个群芳楼肯定已经换主了,香娘现在只是表面上的傀儡罢了。能在京城开这个群芳楼,香娘肯定也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可看她明明不想转让,却还是无奈接受的样子,这个新的老板肯定是个有相当势力的。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云锦提醒自己,可一定要小心些,别让这把火烧到自己身上来。

以前云锦在群芳楼里能有个相对清静的生活,是因为香娘有着“奇货可居”的念头,本来仗着她这个念头,云锦还能有几年平安的日子,还有时间慢慢脱离这个环境。可现在情况变了,香娘已经做不了主了,自己一定要努力得到新一任老板的认可,不只是要不被卖到更为差劲的地方去,而且还要让新的老板也认可云锦是个“奇货”才行,这样才能在群芳园权属发生变化时,她的处境能继续保持不变,还能继续拥有解决问题的时间。看来这个才艺比试,自己还真要出点彩才行。

要在比试中出彩,“出新”是关键。通过这几年的学习,云锦发现古代歌曲类型都差不多,而且还经常有一首曲子添好几首词的现象,有新意的不多。所以为了这次才艺比试,乐师成了现在群芳楼姑娘们争抢的对象。为了得到最新的歌舞和服装,姑娘们都快打破头了。但“出新”对云锦来说却并不是难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