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却,温如意也没想起的是,她前脚才出后门,几道尖利的声音,便刺破了温府的静谧。“遭贼啦遭贼啦——”“摄政王送予四小姐的大婚信物,被贼人盗啦,快来抓贼——”“哐哐哐——”一阵最响亮的铜锣声,震醒了熟睡中的人们。各个院落的灯火,渐至亮起。温如意找到了“遭贼啦遭贼啦——”。...

然而,温如意没有想到的是,她前脚才出后门,一道尖锐的声音,便划破了温府的宁静。

“遭贼啦遭贼啦——”

“摄政王送予四小姐的大婚信物,被贼人盗啦,快来抓贼——”

“哐哐哐——”

一阵响亮的铜锣声,震醒了熟睡的人们。

各个院落的灯火,渐次亮起。

温如意找到薛子玉藏身的地方,刚要说话,“砰”一声,温府后门被人撞开,紧接着,一群人冲了出来。

“我刚刚看到贼往这边来了……”

“咦,那里有人,快过去看看。”

温如意一惊,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被冲过来的一群家丁团团围了起来,薛子玉见势不对,刚要跑,却被人高马大的家丁给一把揪住了。

“这人鬼鬼祟祟,一定就是偷了四小姐信物的贼人!好大的狗胆,连摄政王送给四小姐的大婚信物也敢偷,找打!”

“砰!”

那家丁二话不说,重重一拳砸在薛子玉的脸上。

薛子玉是文弱书生,哪禁得住这般打,立即眼冒金星,惨叫连连。

温如意见状,想趁机溜走,却在这时,一道惊讶的声音喊了起来,“咦,这不是三小姐吗?”

温如意动作一僵,转头看去,便见喊住她的人,正是温秾秾的贴身婢女绿俏。

她此时站在人群中,表情显得很是意外。

温如意心里“咯噔”一沉。

果然,其他人听到绿俏这么一喊,便都将目光锁定在了她身上,而且表情甚是微妙,目光来回在她和薛子玉身上转悠,一副洞悉了什么女干情的模样。

温如意又惊又怒。

不明白事情怎会演变至此?

“三小姐,您与这位公子……”绿俏走上前,询问的语气道。

温如意霍然回神,赶忙撇清关系,“我不认识此人……”

绿俏点了点头,“原来三小姐与这位公子素不相识啊。”转头吩咐下人,“此人鬼鬼祟祟,说不定就是他偷了四小姐的东西,快给我往死里打!”

家丁举起手里的棍棒,便要往薛子玉身上招呼。

薛子玉吓得面色发白,挣扎大叫,“温如意,你我来往,已有数月有余,怎可能不认识?而且今晚上可是你约我到此的,你倒是快帮我说句话啊……”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察觉到众人投来的异样目光,温如意心里一沉,又惊又怒,恨不得打死薛子玉这个蠢货,这一刻,任她再聪明,也感到百口莫辩了。

绿俏蹙眉道:“此人行径实在可疑,我得去禀报国公爷,你们赶紧将他押回府中审问,别让他跑掉了。”

温如意反应过来的时候,绿俏已经跑进了府门。

冷汗,从她额头上滑落。

这下,她是真的慌了,这事若是捅到温世卿面前……

“啊……”

就在这时,一个家丁突然痛呼一声,温如意扭头看去,只来得及看到薛子玉跑掉的身影。

见状,温如意暗松了口气。

薛子玉还不算太蠢!

只要人跑掉了就行,否则她与薛子玉的交易,怕是就要曝露了……

“不必追了。”温如意喝住要去捉拿薛子玉的家丁。

众家丁有些迟疑,可想到三小姐一直深受老夫人看重,此时若是违逆她的话,以后怕是会惹来麻烦。

想到此,众家丁只得放弃追赶薛子玉。

温如意放下心来,转身进了温府。

她不知道的是,薛子玉并没有跑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