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她现在的怎么没意外发现,温秾秾这个贱人如果会做戏?“是你让我替你去见薛子玉的,可现在的,所有人都我以为我夜会薛子玉了。”想起明天可能会会传闻的闲话,温如意便气得要呕血了。受人言语攻击的该是她温秾秾,凭什么转嫁到到她身上?“薛子玉?谁啊?”温秾秾奇道,“我都不受人辱骂的该是她温秾秾,凭什么转嫁到她身上?。...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温秾秾这个贱人那么会做戏?

“是你让我替你去见薛子玉的,可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我夜会薛子玉了。”想到明日可能会传出的闲话,温如意便气得要吐血了。

受人辱骂的该是她温秾秾,凭什么转嫁到她身上?

“薛子玉?谁啊?”温秾秾奇道,“我都不认识这个人,如何会让你替我去见他?三姐可不能血口喷人,毁我清誉啊。”

温如意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她。

温秾秾怎么能这般无耻?

明明是她要跟薛子玉私奔的,怎么能不认账?

“你……”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终于意识到,自己反过来被温秾秾给算计了。

是啊,一直以来,只有二人认识薛子玉,都没在旁人面前提及过,这次的事情,也是二人私底下说的,谁能相信,是温秾秾让她去见的薛子玉?

正在这时,绿俏匆匆走了过来,看了温如意一眼后,附耳到温秾秾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温秾秾闻言,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义正言辞地朝温如意道:“三姐,我知道你今晚心情不好,但你可不能因为我们关系好,便往我头上泼脏水啊。”

温如意险些气了个倒抑。

温秾秾叹了口气,善解人意地说,“其实,你不必担心那些下人会将今晚你夜会情郎一事说出去,刚刚绿俏告诉我,她已经勒令警告过他们了,他们绝不会泄露半句的,而且,你那情郎不是已经逃走了么?现在已经死无对证了,所以三姐完全可以放心的。”

温如意闻言,手脚冰凉,惊异又陌生地看着她。

眼前的少女,明明还是那张面孔,可她却突然看不透她了。

难道温秾秾一直以来都是装的?故意装得蠢笨?

而她一无所觉,低估了她,才会在毫无防备之下,被她设计得如此彻底。

本来没有的事情,被绿俏那般勒令警告,没有也要变成真的了。

想到明日会有的流言,她身体一晃,险些站立不住。

别人会怎么说她?

堂堂温府三小姐,行为不检点,夜会野男人?

想到那不堪的言语,温如意喉口腥甜,险些吐出血来。

“三姐这是怎么了?”温秾秾立即上前扶住了她,一脸关切。

温如意冷冷盯着她,霍然推开她的手,冷笑,“温秾秾,这里没有别的人,别再装了。”

温秾秾耸了耸肩,收回手,含笑道:“被你看出来了。”

温如意见她如此坦然,很是惊异,她还以为她还会继续装的。

“今晚上的事情,果然是你设计的!”她咬牙切齿。

“你不是早就看出来了么?”温秾秾双手环胸,笑意吟吟地看着她。

温如意吃惊极了,有些无法适应她前后不同的态度。

半晌,她回过神来,怨恨地看着她,“为什么?”

“为什么?”温秾秾反问了一句,突然凑到她耳边,“你不是早就挖好了坑,等我跳吗?今晚如果我走出后门,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你最是清楚,怎么还好意思来问我为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