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新书冲榜,拜求我的推荐票!********贡院在徽州城东南,他要走很长一段路。经过渔梁街时,他放慢速度了脚步。有一段路的右手边临着河,河边也没盖房,对岸是郊野。河水哗哗流得分外欢悦,河边草地被轻霜全部覆盖,野菊却不惧秋霜,肆意昂然。杨柳枝头,鸟儿们一经过渔梁街时,他放慢了脚步。有一段路的右手边临着河,河边没有建房,对岸就是郊野。河水哗哗流得格外欢畅,河边草地被轻霜覆盖,野菊却不惧秋霜,恣意昂然。杨柳枝头,鸟儿们一声长一声短地鸣叫。薄雾如纱,更添朦胧。。...

江南第一媳

推荐指数:10分

《江南第一媳》在线阅读

新书冲榜,拜求推荐票!

********

贡院在徽州城东南,他要走很长一段路。

经过渔梁街时,他放慢了脚步。有一段路的右手边临着河,河边没有建房,对岸就是郊野。河水哗哗流得格外欢畅,河边草地被轻霜覆盖,野菊却不惧秋霜,恣意昂然。杨柳枝头,鸟儿们一声长一声短地鸣叫。薄雾如纱,更添朦胧。

梁心铭看得很用心、也很舒畅。

在渔梁街的左边,有几条东西走向的巷子。

其中一条巷子口,不知谁家的小厮站那,若无其事地看着来来往往行人,耳朵却竖起,听着巷子里的动静。

巷子里,毒老虎正在一户人家拐角的墙根靠着,好像等什么人。等得心焦时,忽一探头,一个蒙着花头巾、穿红裙的女人仿佛从天而降,向他走来。

毒老虎大喜,等到跟前,尚未等她掀开头巾,就跟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前,抱住她拖到拐角去了。

外面小厮只看见一个背影。

“爷也太心急了!”

小厮又像羡慕又像抱怨。

巷内,毒老虎身上乱颤、嘴里乱叫:“我的乖乖小心肝!西施娘娘!哦哦哦……可想死我了!哎哟——”

他不断哦哦,似乎煎熬不住激情,就要宣泄。

然而,先那声“哦”还颤颤的,好像嘴里溢出的呻*吟;后来却变味了,急促闷哼,因为他的嘴被堵上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怀里美艳的女子。

女子对他嫣然一笑,风情万种。

毒老虎即便胸口插着锋利的匕首,匕首的手柄就握在女子手中,还在用力往里扎,也没能消除他眼中的痴迷和疑惑。

这女子真美啊!

他很遗憾,为什么不等他完事再动手呢?那便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就像戏文里唱的。

女子伸出修长的手指,在毒老虎鼻端试探了下,确定他没气了,才手一松,像丢麻袋一般,将毒老虎丢在地下。

她用力拔出匕首,又从袖内扯出一条红色丝帕,把染血的匕首锋刃包住,很优雅地顺着一抹,然后手一松,任凭红丝帕如一片红云般,荡悠悠落在毒老虎身上。

然后,花头巾也落下来。

再然后,红裙也覆盖下来!

……

巷子外,小厮约莫觉得时辰到了,探头向巷子里看了看,又侧耳听了听,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由诧异。

他想,爷怎么斯文起来了?

又等了一会,小厮忍不住了,因为天已经大亮了,有个汉子从巷子那头走过来,经过那拐角处时,只好奇地望了一眼,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了出来。

小厮纳闷极了,难道爷还敢当着人青天白日干那件事?

他便叫了两声,里面没人应。

他急忙跑进去找。

到那拐角处,只见毒老虎身上盖着一条红裙子,圈缩在墙角,一动不动。

小厮觉得不妙,一把扯开红裙子。

“啊——”

尖叫身穿透小巷。

毒老虎死了!

这时候,梁心铭正站在贡院门口接受检查,准备入场。

她带的东西简单,把篮子随便一翻就看到底了。不过,这并不算完,还要走到墙边,背靠墙站着,被人搜身。

梁心铭对这验身并不反感,都说十年寒窗苦,能不能考上先不说,最起码要求一个公平,对不对?

若有人作弊考上了,对其他人来说,就不公平了。

更何况,梁心铭吃的苦比十年寒窗要多的多。

因为她,是个穿越女!

她没有享受到穿越带来的福利,反而深受其害。在这男权至上的社会,她一个毫无根基的女子,若想查明当年的事,唯有走科举这一条途径。所以,她绝不会放弃!

她穿来的这地方叫大靖朝,是在李唐王朝覆灭后建立起来的。自太祖、高祖以来,又经历了永平帝、英武帝、正元帝、炎威帝、至德帝、顺昌帝,传到现在,近三百年过去了,眼下在位的是靖康帝,现在是靖康四年。

大靖的历史文化与她前世的中华历史文化有很多相同的地方,地理划分则有很大不同:大靖天下共划分为二十个州。州,相当于她前世的省。

比如:大靖的京城大概相当于她前世的西安,而不是北京。陕甘一带属于奉州。河北和北京天津属云州,正是中国古代宋朝割让的燕云十六州那片。四川一带属于岷州,人们称那里为“古蜀地”。长江中下游则被划分为湖州和临湖州,临湖州靠海。湖北湖南属于荆州。而广东福建一带则属于溟州。这徽州则是前世的皖南和浙江江西一带……

大靖朝堂的政治架构:朝廷设六部。英武年间,雄才大略的英武帝在六部之上成立内阁,共有六个内阁阁臣,六阁臣意见一致可否决皇帝圣旨。内阁外,文有左右丞相,武设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护国。也是在英武年间,各州在巡抚之下又增设布政使、提刑按察使、禁军指挥使,隶属巡抚统御;同时,三司也对巡抚进行牵制。

大靖的农业发展十分迅猛,商贸经济比中华历史上的唐宋还要繁荣;大靖的手工业和火器发展,超越了她前世同时期的历史水平,疆域也广阔的多。

总之,这是个强盛的国家,哪怕过了最鼎盛时期,甚至开始呈现败落之相,也还是让她惊叹。

梁心铭研究后发现:这世界有穿越前辈光顾过,还不止一位,可以确定的就有几十年前御封的“郭织女”!

鉴于郭织女几次被指证为妖孽,每次都死里逃生,梁心铭十分小心,并不敢在考试中抄袭前世的文章或者诗词。

她以为:天下文章一大抄,若你完全融合吸收了所学的知识,另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就不是抄了。

所以她的考试,完全是凭借自己真实的本领。

验身过程中,差役对着梁心铭的胸膛用力拍了两下,又往两肋一路拍下去,看可有藏匿。

梁心铭面不改色,比旁边的男子还要从容。旁边考生也是位少年,想是从未被人这样摸过,还是被糙男人摸,羞愤的很,像个姑娘似的抱着双肩,维护尊严。

梁心铭瞥见,不由莞尔。

验身完毕,她深吸一口气,略整理一番衣裳,再提起篮子,淡然地往场内走去,眼中却射出坚定的光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