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她怕什么,也不是耗么?倒要看一看谁又耗得过谁?若把她逼急了,她自行选择写个状子递去督察院司也也不是做将近!督察院司里她熟人大把,但是而如今看不见得卖她的面子,可那里头的套路她总还记得我很清楚,总有办法搅得沈家严禁宁静!沈歆盯着被她高高地举夺手上的瓷枕脸色愈发见青沈羲一直透过窗户盯着她们冲出了院门才抱着瓷枕跳下地来。。...

锦庭娇

推荐指数:10分

《锦庭娇》在线阅读

她怕什么,不就是耗么?倒要看看谁又耗得过谁?

若把她逼急了,她自行写个状子递去都察司也不是做不到!

都察司里她熟人大把,虽然如今不见得卖她的面子,可那里头的套路她总还记得清楚,总有办法搅得沈家不得安宁!

沈歆盯着被她高高举夺手上的瓷枕脸色越发见青,眼下她可是不能夺也不能抢了!

她虽然知道这瓷枕对于她们二房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是眼下沈羲这不要命的样子,令她也不由相信只要她冲上去,她便当真会将它丢下地来!

黄氏打听了很久才打听到刘阁老甚喜康运年间的这批瓷器的,万一真给摔了,沈颂调回京的事便就要拖到猴年马月了!

沈颂不回京,她便就又要跟着去赴外任,就是她不去只是黄氏去了,那谁来给她议婚?

她才不想嫁去京外!

她咬紧牙关,颤手指了她半晌,最后冲丫鬟们一喝:“走!”而后便冲出了门去。

沈羲一直透过窗户盯着她们冲出了院门才抱着瓷枕跳下地来。

“姑娘您没事吧!”

丫鬟们一窝蜂簇拥上来接过瓷枕,余骇未定地围着她连声惊呼。

沈羲拂拂袖子没加理会,只道:“给我备笔墨来!”

她虽然不怕事,但也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容易揭过去,沈歆走得越是干脆,就越是说明这瓷枕于她的重要性。

她口中的刘夫人寿日还有几日,她既是冲着这个而来,怎么可能会轻易被吓走?必然还会有下回的。

只不过眼下先不必理会这层。

丫鬟们立刻前去准备。

裴姨娘这里抬袖印了下眼眶,也满含激动地去提饭。

她虽然不知道沈羲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可是这变化无疑是好的!

二房里如今只有她这个主心骨,只要她站起来了,日后她们难道还会继续再被人指着鼻子欺负么?

沈羲抬头略略打量了一圈四面,见到窗前书案笔墨已然备好,随即走过去铺了纸。

抬头酝酿的工夫,她望见拐角栏下的一蓬葱翠芭蕉,脑子里却又禁不住地嗡地一响——

芭蕉?

这时节怎么会有芭蕉?

她死的时候明明是隆冬,温婵和她身上都穿着最暖和的皮裘子,哪里会有什么葱翠芭蕉!

可眼下她们个个穿的都是春衫,按照这天色来看,至少已是二三月,这怎么可能!

她借尸还魂理应是立即就会寻到新的身体进驻,怎么会一夜之间从隆冬跨到阳春?

“我究竟昏睡了多久!”

她猛地转身,看向正在给她铺被的珍珠。

珍珠被她吓了一跳,屏息想了半日才出声道:“总共三日了,昨日姑娘曾醒过的。”

三日!三日间季节就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眼下是什么年月?”沈羲觉得自己的嗓子都颤起来了。

“现如今是昭庆二年呀!”珍珠愈发奇怪了,“姑娘怎么了?”

昭庆二年,昭庆二年!她印象中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年号!

她可也算是饱读诗书的,不要说大秦没有这个年号,就是她所读的史书里也没有!这个年号是哪里冒出来的?

沈羲背脊有了冷汗,人也有些发软!

“那现在是什么国号?你们可知道大秦?!”她努力寻找回自己的意识。

珍珠略略顿了下,凝重地道:“大秦已经亡国十二年了。

“十二年前先帝起义推翻了大秦,将赫连族人赶出朝堂建立大周,让我们所有拓跋人摆脱被赫连族人压迫控制,这是街口茶馆里每日里必有的说书,老爷在世也常跟姑娘说历史的,这些,姑娘您都忘了?”

珍珠说到末尾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这样的沈羲让她觉得很不安,她隐约觉得她有些不妥。

沈羲脸色愈发变白,白到不能看。

大秦已经亡国了?

赫连族人被赶出朝廷了?现如今当政的乃是拓跋人?!她居然还魂到了拓跋人的身上?

大秦皇帝英明神沈勇,怎么可能会做亡国君?!

就是他同意,他朝上以张解等人为首的那帮臣子也绝不会同意!

她明明记得父亲说过大秦国运昌隆强盛万年的,怎么说亡国就亡国了?

“姑娘,”另一个叫做元贝的丫鬟走上前,充满担忧地握住她的手,“你是不是累了?要不您去歇歇吧?”

沈羲闭了闭眼,将手抽出来,背朝向她们。

这消息给她的冲击太大了。

她很想说这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她们必定是胡乱编造了些消息来糊弄她!

可是眼前院子里的芭蕉,她们身上不符想象中季节的春衫,还有先前沈歆口里对赫连人的毫不遮掩的蔑视,这一切都告诉她这是真的!

她的命运出了问题,她的灵魂不是简单地找到了另一个主人,而是错开了时间在延续!

大秦不在了,那张家呢?

温婵呢?

她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一条命,现在她们却告诉她说大秦亡国了!她根本已不是生活在她死前的那个时代!

那现在她怎么去复仇?怎么去让温婵偿命?

而最关键的是,大秦不在了,她要上哪里去找她的家人!

“姑娘!您怎么了?”

丫鬟们的担忧愈发明显。

沈羲抬起头来,疲惫地撑着额角,喃喃道:“我做了个很可怕的噩梦,我梦见我死在永定十年。”

“那只是个梦!不是真的。”丫鬟们松了口气,皆都围过来安慰她,“大秦早就亡了,赫连人都被赶出中原了,现在是咱们拓跋人的天下,您不用怕。”

沈羲心里更是酸楚。

赫连人全被赶出中原了!这里头也有他们张家的后人么?那可都是她的家人和族人……

她稳了稳心绪,望着她们再道:“那么大秦永定十年,离如今有多久了?”

她死的时候,年号就是永定十年。

即便是被老天愚弄了,她也要弄清楚她死了之后张家又怎么样了?父亲母亲是否还有健在的可能?如是遭了不测,那他们的坟莹在哪里?

珍珠算了算,说道:“永定十年,距今恰恰五十年。”

五十年?

陷入绝望的沈羲倏地抬头,居然才五十年?!

五十年的时间,历史不会断层太远的!她的兄嫂侄儿年纪也还不大,应该还有存世的可能!

“那你们知不知道永定年间的张阁老家?他们怎么样了?!”

丫鬟们面面相觑,皆都摇起了头,“五十年前奴婢们都还没出生呢。”

二老爷一直在外赴任,她们都是跟着姑娘一起回府的,不在京师,很多事情知道的也不多。

但是沈羲的目光太凌厉了,逼得她们几乎喘不过气!

几个人绞着手指头静默了会儿,才终于有个梳着总角的小丫鬟怯怯地道:“不如去找咱们院里的刘嬷嬷来吧?五十年前刘嬷嬷都十多岁了,而且一直呆在京师,她应该知道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