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刘老嬷嬷?”沈羲道。大明虾忙地说:“是以前在咱们抿香院办差的!虽然她没跟随北上,虽然始终在抿香院望着家。”“快去把她叫回来!”沈羲不由分说站出来。迅速头发全白的刘老嬷嬷被请了进去。珍珠再重复了沈羲上次的问题。刘老嬷嬷茫然沉思了下,便地说:“哪个张元贝忙说道:“就是从前在咱们抿香院当差的!虽然她没跟着南下,但是一直在抿香院看着家。”。...

锦庭娇

推荐指数:10分

《锦庭娇》在线阅读

“刘嬷嬷?”沈羲道。

元贝忙说道:“就是从前在咱们抿香院当差的!虽然她没跟着南下,但是一直在抿香院看着家。”

“快去把她叫过来!”沈羲不由分说站起来。

很快头发全白的刘嬷嬷被请了进来。

珍珠重复了沈羲刚才的问题。

刘嬷嬷茫然思索了下,便说道:“哪个张阁老?”

沈羲情急之下走过去:“张阁老讳名张解,祖籍通州,出身世族,隆安二十三年中的解元!

“历任广西知府大理寺少卿,同定三年入阁,兼任邢部尚书!夫人肖氏乃是太师冯元第的长女,永定皇后乃是张夫人长兄之女!

“这么有名的人家,你怎么会不知道?再仔细想想!”

虽然她心里首要目标就是杀了温婵偿命,可是大秦亡国的消息此刻令她已经顾不上去管其它了!

刘嬷嬷讷了讷,垂头再想了下,蓦地一拍额头道:“想起来了!原来姑娘说的是永定年间的皇亲张阁老。这个奴婢倒是还记得些的。

“张家当年声名显赫,只不过后来下场也惨。当年先帝攻破帝都之后,张家誓死守卫赫连皇帝,护着大秦皇帝逃到南方。

“但后来还是捉到了,一家老小十几口全部被斩首,还有数不清的家奴,听说那鲜血把整个刑场都给染红了。”

全部斩首……

沈羲眼前发黑,心口似是有只利爪紧揪着一般松不开来。

那是她的家人!全都死了!

“不过,”说到这里刘嬷嬷又迟疑道,“张家有个姑太太却还在世。”

“姑太太?”沈羲艰涩地吐出声音。

“没错。”刘嬷嬷点头,“就是张阁老的千金,不过听说不是亲生的,而是收养的。现如今她老人家乃是韩府的老封君。

“她的孙儿,那可不得了!乃是当朝首辅韩阁老,韩老夫人如今也是大周最为尊贵的命妇!”

沈羲浑身血液倏地沸腾了,她极力忍住浑身颤抖:“你说的韩老夫人,是张阁老张解收养的女儿?”

是温婵?

温婵不仅杀了她,她如今还站在消灭了大秦以及张家的拓跋人朝堂上,做着尊贵命妇?

“正是!”

刘嬷嬷翻起古来条条是道,并没有在意她的反应有什么太过异常:“奴婢就是因为韩阁老名望极高的缘故,这才记得清楚的。

“听说这韩老夫人原来只是张家的远亲,后来不知怎么张阁老就收了为养女,还把她许配给了韩家。

“虽然那会儿出身拓跋族的韩家还是低于张家一等,可在大秦也是有脸面的,张家委实对这位养女不错。

“后来赫连人被驱赶,却也因为韩阁老的缘故,使得老夫人太太平平。如今但凡提到韩家,便没有不敬着老夫人的。

“朝家这些年越发发达,与五十年前相比又不可同日而语……”

沈羲跌坐在椅上,只觉手脚已逐渐冰凉。

刘嬷嬷还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但她已听不进去。

张家亡了,死得干干净净,但落得了好归宿的温婵却越发风光!

她当初因为嫉妒她的出身,以及怀宁侯徐靖对她的情有独钟而不惜买凶杀她,如今不但没遭报应,反倒还带契得夫家越发兴旺起来!

她撑着额头,指尖冰凉如铁。

——若从死的那日所具的记忆开始算起,出事到如今也还不过三两日。

肖氏生她的时候遇到点危险,张解在她们母女性命攸关的当口,情急之下跪在菩萨面前许下承诺,倘若母女平安,便让女儿将来每逢初一十五前去庙里进香还愿。

所以这事情是雷打不动的。

但那日早上母亲却忽然间大冒冷汗,张解请了太医来,倒无大碍,但这么一来便只能张盈自己去了。

温婵自告奋勇相陪,她也不是头一次陪着,没有人多想,倒只有高兴。

进香的时刻宜早不宜迟,天边还只有微微亮,她们便到了寺门外。

才刚下车,十来个黑衣人便如同从捅掉的马蜂窝里蹿出来,瞬即便将她带来的所有人全都点倒了!

——当然,只除了她温婵。

那些都是手段超强的杀手,她至今想不明白她是从哪里找来的,又是哪里的胆子去找这些人的?

她带来的那些护卫,不下二十个,个个矫健英武,平日里随便徒手打倒三四个大汉不在话下,但那日,在突然而至的那帮黑衣人面前,竟然也挨不过十来招!

她被捅得只剩一口气,丢在墙角落里。

满地的鲜血像是聚集了好几树的落梅,沾满了整段胡同。

她看见温婵在那幕红光里,丢给那伙黑衣人一扎银票。

那些银票,是那些年张解与肖氏,以及皇后年节里给她的赏赐。

所有人都一定没想到,他们给出的这些钱,将来会变成她的送命钱!

张解不是傻子,女儿横死街头,他不会善罢甘休,温婵就算平日里装得再温柔,在那个时候,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疑点。

张家上下一定会设法将凶手追查到底,但是她不但安然无恙,而且还嫁到了刘嬷嬷眼里还不错的韩家!

沈羲不明白,张家为什么一点也没有怀疑她的死跟同行去相国寺的温婵有关系?

过去那几十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了这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温婵到底是怎么做到没露破绽的?

“吃饭了!”

裴姨娘的话音透过门廊传进来。

一屋人顿时从先前的沉默与沉闷里回神。

沈羲也握了握拳,放下抵额的手。

端起碗来的她已经神色平静,与方才悲愤莫名的样子判若两人。

吃的东西不算顶好,银丝面是稠的,入口粘乎发涩,盐渍鸭掌也是有些咸过头,春卷更是硬得硌牙。

但眼下又岂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如今她只是沈家不受宠的二小姐,温婵至少有一句话说对了,前世里她生来高贵,人间龃龉虽见得多,却半点苦头没曾吃过。

眼下她不吃饱穿暖,又如何过好这一生?

温婵还没死,她要杀她偿命。

她从张家得到的一切,她更是要一点一点地,从她身上加倍讨回来!

哪怕她已经享受了大半生荣华富贵,她也要让她知道,掠夺而来的荣华,到头来被人讨回去,会更加使人生不如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