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杨小翠在系统的任务提示下不得已对着杨家兄妹一咬牙转了提问:“好。”兄妹俩听见她这个提问立马开心出来。杨玉兰后转身去包袱里翻找了一番:“小翠之后烧了那么久又始终在睡,还没吃饭时呢,快吃一点儿垫垫肚子吧!”望着被递到自己面前布满裂纹的黄色饼子,杨小翠豪无兄妹俩听到她这个回答立刻高兴起来。。...

杨小桃在系统的任务提示下被迫对着杨家兄妹咬牙转了回答:

“好。”

兄妹俩听到她这个回答立刻高兴起来。

杨玉兰转身去包袱里翻找了一番:“小桃之前烧了那么久又一直在睡,还没吃饭呢,快吃一点垫垫肚子吧!”

看着被递到自己面前满布裂纹的黄色饼子,杨小桃毫无食欲。

现在这种生活是真的不行……

这饼子闻着倒像是带着一点儿玉米的香气,但是又混杂着一种霉味让人没有丝毫食欲。

空空如也的肚子不时发出翻腾的声音,杨小桃只能勉强咬了一口。

坚硬的玉米饼进了嘴里,咀嚼几下的感觉仿佛在嚼沙子一样。

太难吃了。

杨小桃一瞬间脑子便冒出了想要兑换财富卡的冲动,但是……就算兑换了银子她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花啊,不然杨樟和杨玉兰肯定会怀疑她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钱。

杨小桃闷闷地嚼着玉米饼,不时烦躁地抓抓自己的脑袋。

这卡真的是不能随便用啊,那到底怎么用才是最好的。

杨小桃正深思怎么把自己抽到的卡牌最大化利用的时候,杨樟兄妹俩则是在讨论他们后续的生活。

“等雨停了我去找爹,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哥,还是我去吧,”杨玉兰说道,“我去找爹,你还得赚银子,咱们总不能一直住在这种地方。”

茅草屋可以临时遮风挡雨,却不是久留之地。

杨樟思索了一番点头:“也好,那你去找找爹,我去码头上看看还有什么活儿,能多赚些银子咱们好歹去租个屋子。”

杨小桃边嚼着难以下咽的玉米饼边听了一耳朵。

杨樟不是秀才吗?古代念过书的秀才难道不能找一些合适的工作,竟然还要去码头?码头应该都是苦力活儿吧?

杨小桃想不通也不好直接问,不然如果原主知道而她不知道,岂不是很奇怪的。

不过唯一有一点可以确定,杨家是真的很惨……

可那个县令堂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恰好这会儿杨玉兰也提到了那个堂哥。

“大哥,你说咱们的房子被冲这事儿是不是和二堂哥有关系?”杨玉兰紧紧抿着唇,唇色隐隐发白。

杨樟收拾书册的手指滞了一下,才闷声道:“别胡思乱想,他是县令自然更不能假公济私,房子冲了咱们家的也是没法儿。”

“可村里房子那么多,修路怎么就把咱们家的屋子毁了!而且旁的村子被毁了房子都有补偿,到咱们这里怎么就都没有了!他定然是记恨大哥你……”

“玉兰!”

杨樟抬起头,眉头紧皱,目露不悦。

杨玉兰顿时消了声音,可眼神中却还是透着浓烈的愤怒和不满。

杨小桃听见了杨玉兰的未竟之语,猜度着那个县令堂哥想来是和杨家,和杨樟有什么龃龉才是。

否则即便是真要冲屋子,总不能一声招呼都不打,不管不顾地任由村里人将自家亲戚驱逐。

大约真是挟私报复。

只是不知道杨樟到底做了什么得罪自己的县令堂哥。

杨小桃微微眯了眯眼睛,心里打定了主意。

不管那位县令到底和杨家有什么龃龉,这样不留情面直接让人流离失所的县令多半也不是什么好官。

不管杨小桃是不是自己心甘情愿来到这里,不管这个杨家是什么NPC,她既然来到了杨家,成了杨家的“杨小桃”,那她就不能看着杨家这么任人欺凌!

.

杨玉兰要去找杨大林,杨小桃也赖着一起去了,她现在对这个世界还不熟悉,如果要在这个世界好好生存,总得先了解一下“游戏背景”吧。

本来杨玉兰是想杨小桃在屋子里多休息的,毕竟她身体才好,但还是禁不住杨小桃三求四求,尤其是之前妹妹刚知道自己的身世还没缓过来,杨玉兰不好拒绝妹妹的要求,最后只能点头了。

杨小桃跟着杨玉兰从茅草屋出来才知道这茅草屋已经不属于白杨村的范围了,弯弯绕绕走了大概五分钟才看到了白杨村的村落。

路上杨小桃也套了一些话,才知道这白杨村归属于一个虚拟国度祈国下北山府的一个小县城——水江县,而杨玉兰的堂哥杨宏达就是水江县新任知县。

当年念书远不及杨樟的杨宏达根本就是个连举人都没考中的秀才,能当上这个知县根本不是上头任命,也不知道是走了谁家的门路。

杨宏达这开了春才上任,一到任上第一件事情就说要给底下的村镇修路,第一个就是他的老家白杨村。

新官上任三把火,知县想给自己老家修路也无可厚非,只是杨宏达规划出来的路线偏偏就把杨家给冲了。

“咱家根本就不碍着修路,他还不就是挟私报复,”杨玉兰边牵着杨小桃往前走边冷嗤道,“他就是嫉妒咱哥,谁让白蔓喜欢哥偏偏就不喜欢他呢!”

哦?

杨小桃眨眨眼睛。

原来是这个缘故啊。

就说亲戚之间好像不至于这样,原来其中夹杂着爱恨情仇呢。

“姐,白蔓……”

“到了到了,咱们赶快去找爹!”

杨小桃还没有来得及八卦一下就听到杨玉兰的声音,原来她们已经走到白杨村门口了。

好吧,还是先办正事。

杨小桃道:“咱们去哪里找爹啊?”

“嗯……”杨玉兰左右看看,歪着脑袋想了想,“先去家那边看看吧,说不定爹会自己回来。”

杨大林之前也走丢过许多次,有几次都是他自己又找回去的,虽然疯疯癫癫的,不过毕竟是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杨大林骨子里都还记着自己家的位置。

杨小桃心里正忖着,要是真见到了那个据说已经疯掉的“爹”,她到底要不要把对方给治好啊。

万能卡啊……

杨小桃正纠结着就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

“疯子赶紧滚开!”

“别在这儿碍事儿,赶紧来人把他给薅走!”

“哎哎,赶紧上!疯子打死也白死!”

杨玉兰已经脸色一变,直接循着声音跑了过去。

“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