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围成一圈的穿着粗麻布扛着等等铁锹之类的人群,眼神中放佛透着看热闹的场面不嫌事大的心态,都在对着那抱着树的人努努嘴一点点。“啊啊啊,不准碰,不准碰……”杨小翠看向那坐在门槛上死死地搂住门墙的人,穿着放佛从什么荆棘中走回来而被弄得破破烂烂的粗布衣裳,脚上一“啊啊啊,不许碰,不许碰……”。...

围成一圈的穿着粗麻布扛着诸如铁锹之类的人群,眼神中仿佛透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都在对着那抱着树的人指指点点。

“啊啊啊,不许碰,不许碰……”

杨小桃看向那坐在门槛上死死抱住门墙的人,穿着仿佛从什么荆棘中走过来而被弄得破破烂烂的粗布衣裳,脚上一只有鞋子,一只没有鞋子,露着的脚指头不知道被什么划破了,泥和干涸的血浑在一起。

头发散乱着好像刚被鸟筑过巢一样,头发半黑半白,那白也不是纯白,而像是被泥染过之后的灰,一缕一缕地披在脑袋后面,有些粘在脸上半遮住了五官。

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能看到这狼狈混乱的样子。

杨小桃跟在杨玉兰身后跑了过去。

杨玉兰一边将那群把铁锹对着杨大林的人拨开,一边过去蹲下来抓住杨大林的胳膊:“爹!爹,您起来,快起来!”

“我的屋子……不许人动……都走都走……”

杨大林好像根本不会回应杨玉兰的话,可是那脏手指头却都能看出发白的迹象了。

就算是疯了,也还知道这是自己的家啊。

杨小桃转过头看着那群明显准备拆房子的人,此时看着真是面目可憎。

“既然来了就赶紧把你爹拉走!不然一会儿伤着了可没法子!”

有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领头人站了出来,一边让人稍安勿躁一边对杨玉兰说着话。

“爹,您先起来,咱们不能在这儿了,爹……”杨玉兰没办法拉起杨大林,转头看着那人道:“德叔,我爹……您能不能让人先回去,过些时候再……”

她这话说出来,旁边那些人却不乐意了。

“这话说得轻巧,这一帮子人聚在这里可不容易,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走,损失谁来赔啊!”

“是啊,把这屋子拆了得赶紧修路啊,瞧瞧这一下雨路都能泥坑了,咱们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啊!”

“就是就是,这路是大家伙儿一起走的,你们家这屋子挡了路只能拆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再这样我们只能直接上手了……”

“村长,您快下命令吧,咱们几个都准备好了!”

杨小桃耳边听着这些人的叫嚷声。

来的路上她已经看过这白杨村的地形了,的确是很需要修路,但是杨家的屋子是在边上的地方,根本不存在说挡着路的情况,甚至若是一定要走杨家的屋子经过,那这条路的成本甚至反而会增加。

她不信这白杨村的人看不出来这一点。

不过是讨好那位想要这么弄的县令罢了,何况这屋子不是他们的,自然是拆了也不觉得心疼。

拆别人家的屋子去讨好那位刚上任的新官,真是有利无弊的选择。

杨小桃忍不住冷笑两声。

真是够无情。

“德叔……”

杨玉兰紧紧抿着嘴唇看着杨德,眼神中满是恳求。

杨德看着这两个姑娘围着一个傻爹忍不住叹气,走过去轻轻拍拍杨玉兰的肩膀:“玉兰呐,别怪大家。”

身为白杨村的村长,杨德就算是心里对杨玉兰家有什么怜悯可为了全村的人也没有其他选择。

其实也是明知道这事儿有点儿故意针对他们家,但是现在杨宏达是县令,杨德哪怕是村长也不敢得罪,只能从了杨宏达的命令。

唉。

真是作孽。

“德叔,德叔,求您……”

杨玉兰一边拉着杨大林一边面露悲戚地看着村长。

“玉兰姐,你就不要让村长为难了吧,毕竟修路是为了大家好,你这样,好像大家伙都成了什么恶人似的,何必如此呢!”

杨小桃正陪在杨玉兰身边,本来想着是不是要用一下卡牌,耳边却听得女孩儿的声音,抬起头过去瞧。

一个身着白色襦裙配樱杏红色半臂短衫的妙龄少女,身姿纤瘦窈窕如扶风摆柳,巴掌大的白嫩脸蛋上一双微微上翘的丹凤眼,乌发间一只白银缠丝莲纹发簪格外俏丽。

明明该是艳丽无双的长相,可水润的瞳孔偏生营造出了惹人怜惜的娇柔来。

相比这容貌,倒是朱唇启口吐出来的话让人听着不大悦耳。

正合一句“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原本倒也没什么,反正这看热闹的多了也不差这一个,可周围村民纷纷附和的话却让人听着愈发不爽:

“是啊,你堂妹都这么说了,还犟着干什么!”

“还是若莲懂事儿会说话啊,快帮着拉走你堂姐吧!”

“是啊,不然我们下手就没个轻重了……”

堂妹?

堂姐?

杨小桃重新上下打量了这少女。

她先前就已经知道了,杨樟和杨玉兰只有杨宏达他爹这么一个叔叔,好像还有个姑姑。

现在这个什么若莲如果是杨玉兰的堂妹,那岂不就是杨宏达的亲妹妹?

呵呵。

想到刚才杨若莲说出来的“规劝”的话,杨小桃忍不住心中冷笑。

这脸皮还真是厚啊,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绿茶。

“若莲姐姐。”

杨小桃喊了一声。

杨若莲笑着看过来,眼神似是十分温柔:“小桃儿……”

“若莲姐姐,其实我们不是要拦着叔叔伯伯们,只是,”杨小桃抬起胳膊抹了抹眼睛,“你也知道我们就这么一个房子,为了大家以后的路,把房子毁了我们就真的无家可归了……”

女孩儿糯糯的声音中带着一点悲凉,让人听着就觉得十分可怜。

杨若莲听到这话脸上笑容有几分酸涩,柔声劝慰道:“小桃是个懂事儿的孩子,玉兰姐也肯定知道这修路对咱们白杨村多重要,杨知县也是冒着不韪才先从咱们白杨村开始,为了白杨村的利益,也只能牺牲自家人……玉兰姐你们肯定能明白这个道理的对吧!”

“是啊,杨知县可真是不易啊!”

“等修好路,咱们村里就再也不是这泥泞不堪的模样了!”

“是啊,去县城里也方便多了……”

杨小桃耳边过滤着这些夸赞那位杨知县的话面色不改,只伸出手拽住了走到自己身边的杨若莲的衣角,声音跟着软绵起来:

“杨知县那么好,若莲姐姐也是又美好又善良,我们无家可归,若莲姐姐肯定不介意我们去二叔二婶家里暂住的对不对!”

杨若莲:“?”

她在说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