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清·光绪30年公历1904年3月25日,京北蜡王康庄大院。康家后院传来一声一声的哭喊声,院子里面的家仆站成两排,个个面色焦急。屋子挂着厚重的素锦的门帘,门口站着的老妈子光是掀门...

清·光绪30年

公历1904年3月25日,京北蜡王康庄大院。

康家后院传来一声一声的哭喊声,院子里面的家仆站成两排,个个面色焦急。

屋子挂着厚重的素锦的门帘,门口站着的老妈子光是掀门帘就累的满头是汗的。

屋里屋外的婢女和接生婆成堆,进进出出的脸色都没有半点的轻松。

康家老爷子有令,少夫人若是生下公子,康家上下大赏五十两,逢人有份。

都觉得这五十两银子好拿,慕名而来的接生婆都快把康家的门槛踏破了,经过好几轮的挑选,才留下这么七个。

可到了康家少夫人临盆的时候,接生婆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康家老爷子为何如此的阔绰,这五十两银子无非就像是烫手的山芋,看得摸不得。

康少夫人从小体弱多病,因为定了娃娃亲,这才迫不得已娶过门,新婚燕尔的跟着康少爷押送货物,中途遇见土匪受了惊吓,从此更是一病不起,这一胎能不能稳稳的生下来,都是个问题,更别说生男生女。

接生婆都聚成一堆,个个满头大汗,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我看少夫人这一胎……保不住了。”

其中说话的是京北有名的接生婆,在她手里出生的孩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甚至有时候宫里的娘娘们生产,也都提前把她请进宫伺候。

“蓝婆,您要是都这么说,我们这心里面就更是没底了啊!”

看着蓝婆,其他的人都心乱如麻,听着床上少夫人一声一声的惨叫,她们也束手无策了。

“大人孩子只能留下一个,康少爷不在,还是去问问康老爷子什么意思吧,真要是耽搁了时辰,咱们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接生婆们都没有了主心骨,听着蓝婆这么说,把她就当成了主心骨,说什么都应着。

可是几个接生婆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康老爷身边的大管家在门口黑着脸,看模样和眼神,就好像特地等她们几个似的。

蓝婆是见过世面的,在宫里面的阵仗比这吓人她都应承过去了,索性就晃了晃脖子揪着手帕走出去。

“老爷子有令,小少爷不能平安降生,全体陪葬!”

听着大管家把这句话说完,接生婆们就炸了锅了,一下子说什么的都有。

蓝婆看了眼大管家,并没有像其他人似的,反而是一脸的淡定走上前。

“康老爷子如此着急,莫不是康少爷在南城出了什么差头回不来了吧。”

大管家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蓝婆,凑到她的身边压低了声音。

“该你管的事情你就管,不该你管的事情你就别管,少夫人生不生的出小公子,是你们唯一的活命机会,你要清楚,这里是康家大院,并非宫里,没人能给你主持公道。”

听到大管家把这句话说完,蓝婆愣了愣,没有说话沉着脸就回了少夫人的屋子。

其他的接生婆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蓝婆进屋,也停止了吵闹,赶紧追了进去。

康家前院,老爷子握着南城快马加鞭送来的血信,浑身颤抖着坐在太师椅上,泪眼婆娑的看着墙上的画。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