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梁敏不动声色地将眼前的二层欧式小别墅上下打量了一番,坐北魏南、前无遮挡住、方正很明亮,部分设计得很好,这里的风水也很不错。她抽回目光,不紧不慢地跟着许家父母走到大门口,正弯下腰准备好换了室内拖鞋,敏锐的直觉地察觉到到危险,立马侧过身。“啊!”惨嚎声响了,一个肉嘟嘟的她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跟随许家父母走到大门口,正弯腰准备换上室内拖鞋,敏锐地察觉到危险,立刻侧过身。。...

梁敏不动声色地将眼前的二层欧式小别墅打量了一番,坐北朝南、前无遮挡、方正明亮,设计得很好,这里的风水也不错。

她收回目光,不紧不慢地跟随许家父母走到大门口,正弯腰准备换上室内拖鞋,敏锐地察觉到危险,立刻侧过身。

“啊!”惨叫声响起,一个肉嘟嘟的小胖子脸朝下摔倒在地,很快翻过身来,一只手捂着鼻子在地上打滚,“哎呦,好痛啊!痛死我了!”

“之言!”许母赶紧地上的小胖子扶起来,查看他的伤势,“让妈看看,伤到哪儿了?”

看来这就是她的弟弟许之言了,刚刚朝着她冲过来,是想要把她撞倒吗?看来,这个弟弟对她不大喜欢。

“爸,妈……”许之言眼眶蓄满泪水,一声爸妈喊出了无限委屈,缓缓拿开手,便见两道鲜红的血痕顺着鼻子流下。

“呀!流鼻血了!老公,快把医药箱拿出来。”许母小心翼翼将许之言往屋内带。

一阵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帮许之言止住血上好药,夺走了梁敏人生的假千金许心柔才慢悠悠走下楼来。

“欢迎妹妹回家,我之前在做作业,所以没有及时迎接你,妹妹不会介意吧?”许心柔露出一个假心假意的微笑,她才不欢迎这个女人回来,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梁敏消失,原本家人生活在一起那么幸福,可现在,这个女人却来插足,想要抢夺家人的爱!

梁敏坐在沙发上,只面无表情看了一眼,没有说话,真够自来熟的,现在就已经开始妹妹长妹妹短了。用着她的身份,过着原本属于她的人生,却没有半分愧疚,看样子是打算继续待在这个家了,爸妈他们……同意吗?

许心柔并没有因为她的不理睬而表现出不高兴,将目光转向另一边,像是才发现那边的情况,“呀!”了一声,匆匆小跑着过去,“刚发生什么事了?弟弟怎么受伤了?”

“还不是那个乡巴佬!”许之言用胖乎乎的小手气冲冲指着梁敏,“害我摔一跤。”

“之言。”许母将他指着梁敏的手拿下来,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敏敏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她!而且分明是你自己摔的,还怪姐姐呢。”

“才不是!我不喜欢她!”许之言昂这头,一脸不服气,“我的姐姐只有一个!”

“弟弟,她是来加入这个家,又不是来拆散这个家的,她也会是家中的一份子,你要好好与她相处。”许心柔在许之言旁边坐下,温柔的摸着他的头,一副善良好姐姐的作态。

“柔柔,还是你懂事啊。”许母宽慰地朝她点了点头,果然是贴心小棉袄啊!

“姐姐!这个乡巴佬想来抢你的位置,想要取代你呢!你居然还替她说话!你就是太善良了!”许之言不满地嘟着嘴,双手交叉在胸前。

“之言!怎么说话呢?爸妈平时怎么教你的?姐姐第一天来,你就是这个态度?”许母有些生气了,毕竟是离开自己十几年的女儿,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终于回到了家,却被亲弟弟针锋相对,她怎么能任由儿子胡闹?

许之言见母亲动怒,不敢再继续说下去,瘪了瘪嘴,垂下头可怜巴巴揪着衣角。

“之言胆子小,你吓他做什么?”许父见儿子这委屈模样,终于开口说话,“敏敏这么大了,又是他姐姐,被他说两句还能掉块肉不成?”

“妈,弟弟年纪还小,不懂事,你别生气嘛!”许心柔忙走到许母身边,带着撒娇的以为摇了摇许母的手臂,出声附和,“妹妹这么懂事,肯定也是能理解的,哪会计较啊,对吧?”许心柔转头看向她。

梁敏突然很想笑,这个许心柔,年纪不算大,心机倒是不少。

作为一个顶替了她身份的假千金,依然留在许家,在真千金回来的第一天,便以做作业为理由,迟迟才露面,是想要给她一个下马威吗?

那句“她是来加入这个家,不是来拆散这个家”,一是把她排除在“这个家”之外,二是无形之中把她和新月格格划到同一位置,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

至于最后那句,把她放在道德制高点上。想将她推倒在地,她要理解,对她恶语相向,她要理解,不然就是不懂事。

每一句话,都是在针对她,却又把自己放在善良贴心的位置。

许之言那里,一个六岁的小孩,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怎么会对她有这么大的敌意?尤其说她是过来抢位置的。

不过是家里要住一个从未见过的姐姐,他能想到抢位置这种弯弯绕绕的事?说出去谁信?无疑是有人诱导过他,至于诱导的人是谁,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出来。

许——心——柔——,这三个字在梁敏唇齿无声地徘徊了一圈,这原本,该是她的名字。

“妹妹怎么不说话?难道真的生弟弟的气了吗?”许心柔满脸担忧地看向她,端的是一副无辜小白花模样。

“我只是好奇,你和我有血缘关系吗?亦或者是我很好的朋友吗?”梁敏挑了挑眉,反问她。

“怎么这么问?”许心柔一时没摸清她想要做什么,只是梁敏问到了血缘,让她直觉感到了危险,内心微微警惕起来。

“你一与我无血缘关系,二不是与我关系好的小姐妹,我们总共才见了两次面,怎么妹妹长妹妹短地叫起来了?难道就不怕闪了舌头吗?”梁敏勾起了唇角,带着一抹讽刺的笑。

许心柔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梁敏是在提醒她,她与这个家中的人没有血缘关系吗?

“真相已大白,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呢?梁秋挺想念你这个亲生女儿的。”梁敏继续说道。

“姐姐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你这个坏女人欺……”

“之言。”许父开口制止了许之言,以上位者的姿态微抬下巴俯视梁敏,“我和你妈正要说这件事。”

“嗯,我也想听听你们的看法。”梁敏勾了勾嘴角,姿势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其实许父对她的态度,足以让她猜到他们想说的,不过她还是好奇,他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姿态说出那些话。

“你是我们的亲生孩子,但柔柔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不舍得她离开,也不希望她受人非议,对外就说你们俩是双胞胎姐妹,你出生时被人抱走了,如今才找回来。”许父语气强硬,不是在和她商量,而是在下通知,“她比你早出生几个小时,所以喊你妹妹也没有问题,以后好好相处。”

许心柔偷偷在一旁笑的得意,用目光挑衅地看着她,脸上分明写着“看吧,就算你来了又怎样?爸妈还是爱我”。

“她的想法呢?不愿意回亲生母亲的身边吗?”梁敏将目光投向许心柔,平静地与她对视,只是把“亲生母亲”四个字咬的很重。

“梁秋又没有养过她,没有感情,柔柔自然不愿意。”许父回答的很是肯定。

“嗯,我不想离开爸妈,想一直待在爸妈身边。”许心柔此时和所有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箍着许母的手臂轻摇,头枕在许母肩膀。

而许母则是带着宠溺笑容、欣慰地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

画面端的是无限温情,却让梁敏的眼睛被刺了一下,她别开头,不再看向那边,“你们打算怎么处理梁秋?”

听到这话,许家父母和许心柔都是一愣,目光聚焦在梁敏身上,沉默了几秒。

许父叹了一口气,“事情闹大的话,柔柔肯定会被外头的风言风语攻击,而且梁秋毕竟是柔柔的亲生母亲,我和你妈商量之后,打算不追究责任。你呢,也别心里不舒服,毕竟她也养了你十几年。”

“呵。”梁秋冷笑了一声,目光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

她原本就是一副冰美人长相,现在整张脸更像是隐隐附上了一层霜雪,“是的呢,虽然她偷走了我的人生,从小虐待我,只要不听话就殴打,让我几岁便开始全包家务,零下几度穿着单薄的衣服去拾柴火、三伏天让我顶着大太阳捡垃圾卖钱,还逼我嫁给村头四十几岁的老光棍,但毕竟是养了我十几年,而且还是你们柔柔宝贝的亲生母亲。所以怎么能追求责任呢,当然是要大度原谅啊!”

许母错愕地瞪大了眼睛,梁敏所在的村庄比较落后,也非常贫穷,她猜到自己女儿在那肯定过得不会太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惨。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时间眼眶氤氲起水汽。

许父的脸色黑了,他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儿确实没有太多感情,但听到这些事,也极为震惊,怎么说,也是他的亲骨肉,竟然被人这样对待!

许心柔则是一会儿看看许父,一会儿看看许母,见两人都有动容之色,开始担心起来,她对梁秋结局如何没有兴趣,但她怕爸妈因为梁敏的苦情戏码而产生愧疚与疼惜!

“我的房间在哪?没其他事的话,我收拾行李了。”梁敏站起身来,她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神色。

或许是因为对亲情尚存期待,被许父的话冲昏了头脑,那些话她脱口便说了出来,她现在不想再多说什么,只想找个安静的空间独自待着。

“在二楼左转第一间,我带你过去吧。”许父站起来准备给她带路。

“大可不必。”梁敏漠然地拒绝,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许父一向爱面子,在全家人面前被女儿这样对待,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梁敏到了自己的新房间,将行李箱拉开,里面全都是师父给她的东西,临走的时候,那小老头还因她找到亲生父母而高兴。

想到师父当时虽然不舍,但又催着她赶紧离开尽快和家人团聚的样子,梁敏不禁苦笑了一声。

她将行李箱中的东西都收拾好,搬了一张躺椅放在房内的落地窗前,懒懒靠在躺椅上,眺望窗外的景色,这一躺,就是一下午。

“叩叩叩……”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梁敏打开门,是许母。

“敏敏,之前是爸妈没考虑清楚,让你伤心了,我和你爸重新商量了,一定会让梁秋得到应有的惩罚,但不是用法律的途径,这样会把事情闹大,柔柔会被人指指点点的。我和你爸不会让梁秋好过的,你放心吧。”许母连声音都不敢太大,怕惊吓到已受伤极深的女儿,语气也是无比柔和。

“嗯。”梁敏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露出丝毫高兴的神色,只淡淡回了一句。

在这个家里,唯一对她有些许感情的也就只有生下她的许母了,但在许母心里,从小养大的许心柔还是比“空降”的梁敏重要,时时刻刻都在为许心柔着想,让梁敏退让。

“那现在下去吃晚饭吧。”许母以为她是接受了这个提议,展露出宽慰的笑颜。

饭桌上,梁敏姿态优雅,就算接受几双目光的凝视,动作依然不紧不慢,她原本就生得貌美,在配上从容的举止,美好得如同一副画卷。

“敏敏,我给你办好了转学手续,是柔柔现在就读的学校,这两天就可以去上学。”许父的语气还是一样的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是单方面地下命令。

“……”

“长辈跟你说话,你没……”

许母拉了拉许父,示意他别说下去,“敏敏啊,你之前的学校办学质量不太好,而且离咱家也远,上学不方便,所以爸妈把你转到翰林学府,和柔柔在一个学校,如果你有不懂的事或者遇到问题,都可以找柔柔。”

“妹妹要是在学校有什么问题或者遇到事了,我一定会帮忙的。”许心柔又是那副假惺惺的笑。

“姐姐,你不要管她。”许之言看向梁敏的时候依然带着敌意。

“敏敏?”许母见她一直不说话,试探性地喊她的名字。

梁敏拿起桌上的餐巾纸,将嘴擦干净,才惜字如金回了一个“哦”。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