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因为许家尚未来及给梁敏配司机,因为她需和许心柔座一辆车去学校。“妹妹,到了学校有任何不懂的,虽然来问我,大家是亲姐妹,我肯定会帮你的。”“现在的爸爸妈妈不在,没必要性装出这幅仁善的模样,你演得累,我望着也累。”梁敏找了个很舒服的坐姿,靠在后座上,“妹妹,到了学校有任何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大家是亲姐妹,我一定会帮你的。”。...

因为许家尚未来得及给梁敏配司机,所以她需要和许心柔座一辆车去学校。

“妹妹,到了学校有任何不懂的,尽管来问我,大家是亲姐妹,我一定会帮你的。”

“现在爸妈不在,没必要装出这幅良善的模样,你演得累,我看着也累。”梁敏找了个舒服的坐姿,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好不容易回来,我是真心想对你好的,为什么你认为我是别有用心,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呢?”许心柔的长相本来就是那种邻家姑娘型,温婉柔美、清纯动人,现在眉头微蹩,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哦……司机在呢。”梁敏只掀了掀眼皮,复又合上,“那你继续演。”

“你!”这个不识好歹的村姑!真以为回到许家就是飞上天变凤凰了吗?竟敢以这种态度对她!

许心柔气得牙痒痒,恨不得上手把梁敏掐死。可还有其他人在,她的好形象不能毁,因此心里再怎么气,表面上也只是尴尬地笑笑。

接下来,便是一路的沉默。

等到达翰林学府,两人下车之后,许心柔看看左右没什么人,才阴沉着脸,压低声音说道,“你别给脸不要脸!”

“终于舍得露出你的真面目了吗?每天装模作样,你不累吗?”梁敏冷冷睨了她一眼,眸中的嘲讽显而易见。

“那又怎样?至少家人都更加疼爱我,就算知道你悲惨经历,被打动又如何?爸妈首先考虑到的,还是我!”许心柔得意洋洋看着梁敏,原本她还有些担心的,怕爸妈把对她的爱转移到梁敏身上,结果她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所以呢?”

“所以你最好收敛点,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许心柔语气中带着威胁之意。

“你随意。”梁敏无所谓地耸耸肩,突然话头一转,“我倒是很好奇,知道爸妈要对付梁秋时,你有什么想法。”

“反正对我没影响,我能有什么想法?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许心柔对梁秋的结局毫不关心,语气漠然得很。

“哦?她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会很伤心的吧,毕竟她为了让你过得更好,可是千方百计把你我互换,还将秘密守了十几年呢。”

“你在这阴阳怪气做什么?”许心柔哼了一声,瞪着她,“那个低贱的女人,不配当我的妈!”

梁敏双手一下一下地鼓掌,歪嘴笑着,能让人莫名感觉到无限的嘲讽之意。

“你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意思,不过是佩服你罢了。”

“心柔。”不远处有几个女孩子站在一起说话,其中一个发现了许心柔,便朝这边招了招手。

“清弦!”许心柔脸上又挂上了那副温婉的笑容,朝那几个女孩子走过去。

“这位是?”名叫清弦的女孩子带着探寻的目光看向梁敏。

“这是我妹妹,叫梁敏,之前一直在比较偏僻的乡下,今天第一天来这边上学。”许心柔介绍道。

几个女孩的目光瞬时变得有些微妙,乡下来的,还是偏远乡下来的……

“这就是你之前提到的双胞胎妹妹啊,还以为会长得一样呢,结果差别这么大啊。”

“又不是每个双胞胎都长得一样。”许心柔轻松的回应着别人的话。

梁敏没有停留,继续朝前走,去找自己的班级所在地。

“她怎么一句话不说就走了呀!”

许心柔忸怩了几下,状似十分为难地开了口,“她从小就养在乡下,性子可能相对孤僻一些,有些礼数不太懂,而且都是双胞胎,我在父母身边生活,而她却不小心被人抱走,所以她觉得很不公平,对我也有一些怨言……”

剩下的话不用继续说下去,几个女孩也已经懂了,七嘴八舌开始批判梁敏。

“怎么这样啊,被抱走又不是你的错!”

“对呀,果然不愧是乡下来的,形成了什么三观啊!”

“这种人在哪都不好混!总是把气撒在无辜的人身上。”

……

“哎呀,你们快别说了,她毕竟是我的妹妹,她以前过得不算好,心里有怨气我也是能理解的。”许心柔在她们已经说了十几句才开始假情假意阻止。

“你呀,就是脾气太好了!”

“是呀,看把她给惯得。”

……

翰林学府是一所贵族学校,班级是按照学习成绩划分的,一共有ABCD四个等级,A是最好的,D毫无疑问是最差的,许心柔在B类班,梁敏作为一个新来者在D类班。学校的班级实习滚动制,每次期中和期末,成绩落后的将下放到后面的班级,成绩靠前的则会提到前面的班级。

梁敏找到了D(7)班,从后门走进去,现在还没上课,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说话闲谈,有些则是在走廊外打闹。

一位带着厚厚眼镜片的女同学注意到了这幅新面孔,她推了推镜框,凑过来,“这位校友怎么这么面生,是来找人的吗?”

“我是这个班的转校生。”梁敏淡淡的回复了这位女同学。

“转校生呀!欢迎欢迎!我叫陈彩洁。”陈彩洁朝她伸出手。

“梁敏。”梁敏轻轻回握一下她的手,很快松开。

“转来这么一个大美人,我们班上的男生可要高兴坏了。”

这么一会儿,说话的功夫,已经有其他人注意到了梁敏,有个唇红齿白的男生朝她吹了声口哨,慢慢走过来,将她逼到墙角,用手撑住墙壁来了个壁咚,用沙哑的声音在她耳旁说道,“哪里来的小仙女,怎么一见面就取走了我的心?”

身后很多同学开始鼓掌起哄,“洪哥好牛批!美女接受他,接受他!”

梁敏脸上没有半分波澜,冷漠地抬眼看着他。刚巧上课铃响,教室慢慢静下来,面前的男生朝她抛了个媚眼后回到了自己座位,“我们下课继续。”

座位基本坐满了人,只有后排两个座位空着,梁敏朝其中一个座位走去、坐下,将书本放到座位上。

教室突然传来了倒抽凉气的声音,她疑惑地抬起头,发现很多人朝她这边看。

发生什么了?她还没来得及弄明白,老师已经进了教室,她翻开书认真地听课,没想到就算在上课,也还是有些人偷偷看她。

等到下课时间,之前调戏她的男生又走了过来,“嘿,小仙女!我们认识一下呀,我叫楚洪。”

梁敏白眼都懒得翻,直接无视他的存在,低头看书。

“你知道自己坐了谁的位置吗?”就算梁敏不理他,也无法打消他勾搭小仙女的热情。

梁敏:“这个座位有人?”

楚洪:“何止有人,这是咱校霸城哥的位置!”

梁敏:“???”

楚洪:“城哥最讨厌别人碰他的东西了,不过他是我兄弟,如果你是我女朋友的话,我就罩着你呀!”

梁敏:“哦。”

她回复完,将自己的物品全部收拾好,放到了旁边的座位上,人也挪了过去。

“城哥旁边也不让坐人的,他不喜欢。还有,哦是什么意思?答应还是不答应?”楚洪追问。

“我要学习,请你离开,谢谢。”梁敏摊开数学书,拿出草稿本开始解题。

楚洪在身边使出了十八般武艺,奈何梁敏就当他是耳旁风,没有一丝想要理会的意思,他只能讪讪离开。

“没想到啊,咱们玉树临风的海王洪哥也有撩妹失败的一天!”一个身强体壮、皮肤黝黑但外貌憨厚的男生打趣道。

“看着吧,早晚让她成为我女朋友。”楚洪信心满满,朝后看的时候,望到了后门走进来的一个身影,喊了一句,“城哥!”

“嗯,去打篮球。”沈鸣城应了一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看到旁边坐了人,皱着眉头将她打量了一番。

而梁敏也正好看向他,与他对视,面前的男孩长得很干净,眉星剑目,穿着休闲的运动装,身材欣长,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高不可攀的气息,不过他一脸不高兴,平添了几分煞气。

“谁允许你坐我旁边的?”

“教室只有这一个空位。”

“我不喜欢别人坐我旁边,搬走!”沈鸣城踹了一脚自己的桌凳,“咚”的一声吸引了教室所有人的目光。

“城哥,她是新来的转学生,不懂规矩,先去篮球场吧,我来跟她说。”楚洪站在两个人中间打圆场。

“希望打球回来,别让我看到你还在这个位置。”沈鸣城极为不爽地准备转身离开。

“这位……城同学?”梁敏喊住了他,因为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听陈洪喊他城哥,所以她选择喊城同学。

沈鸣城不耐烦地回过头,满脸戾气,“我——姓沈。”

“你今日有血光之灾,最好诸事小心。”梁敏提醒道。

沈鸣城笑容带着危险,一步步走近,长腿一跨,踩在自己的凳子上,身体向着梁敏的方向前倾,两人的呼吸越来越近。

梁敏就定定保持着原来的位置,丝毫不惧地迎上他的目光。

直到离梁敏的脸不过两个拳头的距离,沈鸣城才堪堪停下来,用磁性的低音炮说着危险的话语,“我有没有血光之灾不劳你费心,但要是再挑衅我,你很快就会有血光之灾了。”

“哦。”梁敏表无表情回了一个字,没有再说其他的。

“城哥城哥,去打球,别跟她一个女生计较。”陈洪拉着沈鸣城往外走,朝梁敏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快搬。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