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惊!新来的女转校生竟有胆挑衅校霸!#一个以此为题的匿名帖瞬间在学校论坛激起了千层浪。帖子配了一张图片,正是沈鸣城与梁敏最后对视的照片,中间那两拳宽的空间还被P上了VS两个...

#惊!新来的女转校生竟有胆挑衅校霸!#一个以此为题的匿名帖瞬间在学校论坛激起了千层浪。

帖子配了一张图片,正是沈鸣城与梁敏最后对视的照片,中间那两拳宽的空间还被P上了VS两个字母。

1楼:标题党?从哪儿看出的挑衅?

2楼:谁说标题党?真事好嘛!亲眼所见那转校生不仅坐在城哥旁边的位置上,还说他今天有血光之灾呢!

3楼:女勇士啊,敢惹城哥!

4楼:这女的我知道,乡下来的。

5楼:我们学校还有乡下来的?开什么玩笑呢?

6楼:指不定通过什么手段进来的,看这迷信的样子,还血光之灾呢!

7楼:啊!!!慕了慕了,居然可以离城哥这么近,再往前一点可就要亲上了!

8楼:楼上的,请停止花痴行为,不要脑补偶像剧!没见照片里的火药味都快溢出来了吗?

……

68楼:弱弱说一句……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转校生长得很好看吗?

69楼: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70楼:这么一说还真是,她的侧颜好完美啊!爱了爱了!

71楼:在线求一张她的正面照!

……

论坛炸开了锅,作为被讨论的中心,梁敏正低头专心看书,对于论坛的事完全不知。她已经搬到了角落,隔沈鸣城的位置有很长一段距离。

沈鸣城和一起出去打球的几个男生直接逃课了,老师可能已经习以为常,看了眼空着的位置,并没有多说什么。

“李老师。”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老师敲门进来,有些轻微的气喘,神色略显慌张,“你们班的沈鸣城打篮球受伤了!”

“什么?!”李老师是D(7)班的班主任,正背对着学生在黑板上写字,听到这消息,手中的粉笔“咔嚓”一声断了。

“沈鸣城正投篮,谁知篮球架突然倒了,直接把人砸倒压在下面,出了很多血,已经送医务室了,快去看看吧。”年轻的老师语气急切。

“同学们,老师有事处理,这节课你们先上自习。”李老师说完,匆匆扔下书本向医务室飞奔过去,这可是沈家的少爷啊!要命了!

教室里一片哗然。

“我不是听错了吧,城哥居然受伤了?”

“学校怎么搞的,体育设施居然有安全隐患?”

“每年交这么多学费,居然没钱来完善体育设施吗?不求多高端,至少别出事吧!”

“沈家可是学校最大的股东,居然把城哥砸出血,这下学校负责人可有的受喽!”

“砸出血?血光之灾?!”一个人突然拔高了音量惊呼。

全班人不约而同将目光转向了某个角落,在那里,梁敏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低头做作业,似乎刚刚沈鸣城被砸的消息影响不到她,同学们的喧嚣也影响不到她,她的眼里只有学习。

……

学校论坛又炸了。

#校霸被篮球架砸伤!学校将面临怎样的问责?#帖子配上了一张已倒的篮球架图片,地面上沾着些血迹。

1楼:前排吃瓜。

2楼:城哥要发火了!学校负责人可得脱层皮。

3楼:我今天在现场,真的太突然了,眼看着城哥正在投篮,刚眨一下眼,人已经被篮球架砸了。

4楼:情况很严重吗?

……

32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有个帖子,说是一转校生挑衅城哥,说城哥今天有血光之灾。

33楼:对,我也记得,真被她说中了,难道是预知未来?

34楼:醒醒吧,你还活在梦里呢?预知未来?你还真敢想。不过是一个乡下姑娘迷信,刚好发生了偶然事件罢了。

35楼:对呀,一个偶然事件有什么好瞎猜的。

……

放学后,梁敏背着书包往外走,半路上看到许心柔和几个女生有说有笑,她转了个方向准备绕开走。

“妹妹!”

梁敏皱了皱眉头,装作没听见。

许心柔一路小跑着到了她身边,脸蛋红扑扑的,“妹妹怎么不理我呀?”

梁敏冷冷看了一眼,每天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样子,她真的不累吗?

“你没必要这样吧?心柔可是你姐姐,她又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女生A为好友打抱不平。

“是啊,她是真心对你这个妹妹好的,你怎么一点都不领情呢?”女生B立刻附和。

“就是,看这高高在上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那里来的大小姐呢,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女生C同样语出嘲讽。

“你们是住海边吗?管这么宽。”梁敏原本是懒得理这些事,但她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实在惹人烦,“我和你们认识吗?和你们嘴里所谓的心柔熟吗?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当癞皮狗是吗?特意拦下我,是想找骂?”

这边的动静不小,吸引了一些学生驻足围观。

“妹妹,别这样好不好?我知道你因为小时候在医院被人抱走,过得不好,所以觉得不平衡,可我甚至恨不得和你交换。”许心柔眉头微蹩,眼眶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显得楚楚可怜,“从你回来后,我努力地想要拉近和你的关系,为什么你还是不接受我呢?不接受我,我无话可说,可是为什么连我的朋友,你也这样不客气,有什么火冲我一个人发就好了。”

“心柔,你就是太善良了,所以才容易受欺负,别这样惯着她。”女生A愤愤不平。

“你们脑子是不是水太多?有找我麻烦的时间,不如晃晃脑子,好好听一曲涛声依旧。”梁敏冷哼一声,转身离开,“别在我面前给自己加戏,想演的话,北上横店,慢走不送。”

梁敏没有坐家里的车,而是打车回去。或许是她之前态度太过于平和,让许心柔觉得她是软柿子,总来找茬,这次她当众怼回去,希望许心柔得了教训,能消停一阵子。

果不其然,许心柔没有再作妖,连饭桌上都是老老实实的,只时不时用恨恨的眼光看着她。

梁敏吃完饭便上楼温习功课写作业,她原来的学校教育水平没跟上,再加上梁秋总是逼她赚钱、嫁人,所以她的成绩确实不理想。文化对于一个人而言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所以现在要尽快把落下的知识慢慢补回来。

门外响起敲门声,梁敏打开门,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被滋了一脸水。

“哈!你这个乡巴佬,让你欺负姐姐,我要给你一个教训。”许之言拿着水枪向梁敏脸上“扫射”。

许心柔可真有出息,自己不敢过来作妖,撺掇一个六岁小孩过来。

梁敏一边用手挡住射向自己的水柱,一边将他手里的水枪夺过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滋了他一脸水。

“啊啊啊!”许之言大声尖叫,“你这个臭女人!”

梁敏停止向他射水,看着跟个落汤鸡似的、但又强装恶狠狠模样的许之言,她轻笑出声。

“你你你!居然笑我!”

“你可真是傻乎乎的。”梁敏把水枪交还给他,“每次都被许心柔唬来打头阵,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呀。”

“我才不是小孩子!我已经六岁了,长大了!”许之言用水枪对着她,却没有喷水,或许是怕又被反喷。

“快回房间休息吧。”梁敏说完,将房门关闭,继续奋笔疾书。

许之言呆呆站在门外,这个乡巴佬,好像也不是那么令人讨厌啊!

……

沈鸣城一个礼拜之后便回到了学校上课,看到梁敏的时候眼睛都在冒火,“喂!”

“嗯?”梁敏抬起头,看着他。

“你上次跟我说什么P话?为什么你一说完我还真出事了!”因为这件事,爸妈知道了他平时爱逃课,勒令他以后都不许迟到早退。

“我提醒了你,是你自己不听。”

“那篮球架不会是你搞的鬼吧?”他真是信了邪,天天打都没事,就那天遇到这女人之后就出事了。

“与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你第一天见面,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你?是你自己那天被霉运缠上罢了,如果你没有去打球,那个篮球架也不会出问题。”梁敏真是后悔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多事,现在都被人怀疑上了,“且不说你打球的时候我一直在教室,如果是我搞的鬼,我怎么确保那架子准确砸到你?”

“被霉运缠上?你跟我在这搞迷信呢?”

“信不信随你,反正不是我搞的鬼,我要学习了,请不要影响我,谢谢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