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鸣城真是要呕血了,他憋了一个星期的气,怒气冲冲回来责问这女的,结果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任他自己有多头顶火大,对方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我要去学习。还连谢谢您都提早说了,他能咋办?总不可能会真的打女生。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就当是这女的胡说八道,而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就当是这女的胡说八道,而自己正好倒霉吧。。...

沈鸣城简直要吐血了,他憋了一个礼拜的气,怒气冲冲过来质问这女的,结果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任他自己多么头顶冒火,对方云淡风轻的来了一句:我要学习。还连谢谢都提前说了,他能咋办?总不可能真的打女生。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就当是这女的胡说八道,而自己正好倒霉吧。

沈鸣城回到自己的位置,倒头睡觉。

上课铃响,数学老师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教室:“同学们,把书本拿出来,翻到三十七页,今天我们要学正弦定理……”

梁敏全神贯注听着数学老师讲课,突然被一个很轻的东西砸到了头,她看着桌子上一团纸条,疑惑地看向四周,发现楚洪正对着她挤眉弄眼。

梁敏懒得理他,当做什么都没看到,继续将注意力放在老师讲的内容上。

不一会儿又一团纸条丢过来,梁敏翻了个白眼,双手交叉,给他比了一个拒绝的手势。

楚洪是什么人?学校有名的花心大少!能是这种被拒绝就乖乖放弃的人吗?越被拒绝越能激起他的胜负欲,他就觉得越好玩,越想把这姑娘拿下。

正认真听课的梁敏,突然被前桌戳了一下,她疑惑地看过去,前桌丢了一张已经折成心形的精美纸张给她,她看向楚洪,果不其然,真的是他。

楚洪向她抛了个媚眼,做个手势示意她打开这张纸。

梁敏可不想一节课就这么被耽误了,赶紧打开纸条,看到上面写着:“做我女朋友吧!”

“不行,别想。”梁敏快速写下这四个字,扔回给楚洪。

“梁敏,站起来。”数学老师用戒尺敲了几下桌子,一脸不高兴,“你在那里扔什么东西呢?”

“……”梁敏生无可恋地站起来,楚洪扔了好几次都没有被老师发现,她只扔了一次而已,居然就被抓到了!

全班大部分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梁敏垂着头,觉得这种情况着实没脸。

“这节课站着上。”数学老师说完,继续讲刚刚的知识点。

下课铃响,老师一走出教室,楚洪马上跑到梁敏面前:“小仙女,今天害你罚站,是我的错,你能不能原谅我?还有让你做我女朋友的事,还有商量的余地不?”

“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原谅你。”

“什么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别说一个了,就是十个我也答应啊!但是做不到的那我没法答应喽,只能委屈小仙女换一个条件。”楚洪那么多前女友可不是白交的,练就了对女生察言观色的本事,看她的表情大概能猜到她想提啥条件,估计就是让他离她远一点,或者再也不要缠着她之类的。

所以楚洪没有把话说的太满,给自己留有余地。

“那算了。”梁敏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懒得费口舌,“第二个问题我也不想回答。”

梁敏说着,起身准备走出教室,路过沈鸣城旁边的时候,被一对课间追逐玩闹的男生推了一把,一时没有站稳,竟然直接朝着沈鸣城倒去!

“啊!”梁敏直接扑向了沈鸣城,那姿势活像是从背后抱住了他。

沈鸣城睡得好好的,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他发着起床气,皱着眉转头想要发火,鼻尖传来一股好闻的奶香味。

“对不起。”梁敏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急急道了歉,冲出教室,她的脸红得厉害,刚刚沈鸣城的嘴唇,分明碰到了她的脸,这还是她第一次跟男生靠的那么近,而且居然被亲到了!

刚刚事情发生的那瞬间,教室一下子就安静了,当时处在教室里的学生连个大气都没敢出,生怕自己受到波及,沈鸣城本来脾气就不好,而且有很严重的起床气,被吵醒了后果很可怕的!

之前有次被一个老师吵醒了,他当场踢翻了好几张桌椅,那老师被砸到了脚也没敢吭一声,把自己缩得跟个鸵鸟似的,结果第二天还是被开除了。

没想到他这次竟然没有发火,只是呆呆地趴在桌子上,右手大拇指撑着脸颊,食指和中指放在嘴唇上,眼神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思绪已经飘远了。

而梁敏,正朝着厕所狂奔而去,她要冷静一下!看着镜子里脸红的自己,梁敏只觉得自己没出息,不过是碰一下而已,又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好脸红的?她用手掌接了一些水,拍在自己脸上。

“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乡巴佬啊。”一声尖锐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梁敏从镜子里看到这女生正目光不善地看着她,她瞧这女生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她实在不想浪费时间跟这些莫名其妙的人纠缠,甩了甩手中的水便准备离开。

“喂,你没听到我说话吗?乡巴佬。”那女生拦住了她的去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梁敏也没有开口,而是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等她说明来意。

这女生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咽了下口水才开口道:“喂,你不过是乡下来的,装出这么拽的样子给谁看啊?”

“有事请直说,我很忙。”梁敏原本就在不太好的学校,又被逼着赚钱,学业落下了很多,她现在只想多看书多学习,真不想被这些无关的事情打扰,“没事的话请让开。”

“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来的大忙人呢!这幅人见人厌的鬼样子,也就心柔善良,才一直说你好话。”女生指着她的鼻子,冲她疾声厉色。

她想起来了,这女生是许心柔的朋友,好像叫做清弦,怪不得无故找茬,合着是给许心柔打抱不平啊。

梁敏伸手捏住了她的手腕,趁机在她手腕处画了几笔:“用手指着别人可是没有家教的表现哦,连我乡巴佬都懂的规矩,你这城里人不懂吗?还有火气别太大,很容易把好运烧光,到时候可只剩霉运了哦!”

说完,梁敏才把她的手放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