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窗外淅沥沥的下着小雨,但是不至于乌云密布,大雨到来的征兆,却也镇定阴天,一时之间半会也停不下去的模样。窗户半开着,不时会有些微风趁着阴凉处的温度,迎面扑来而来,带着一丝凉意。而躺在床上的安栀沫,边盖在轻薄型的被子,边全身发烫,置身于于冰火两重天之中窗户半开着,时不时会有些微风趁着阴凉的温度,扑面而来,带着一丝凉意。。...

窗外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虽然不至于乌云密布,大雨来临的征兆,却也沉着阴天,一时半会也停不下来的模样。

窗户半开着,时不时会有些微风趁着阴凉的温度,扑面而来,带着一丝凉意。

而躺在床上的安栀沫,一边盖着轻薄的被子,一边全身发烫,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中。

一阵微风吹来,带着凉意拂面,好像额头上的烧缓了缓,身上却有些冷到瑟瑟发抖。

迷迷糊糊中,一股倔强的意念支撑着安栀茉,才不至于让她完全陷入昏迷。

她让人去通知慕潇白了,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了,慕潇白怎么还不来?

如果慕潇白在,那张冰凉的木桌子上,肯定摆满了能把她治好的感冒药,而不是任由她在这里冰火两重天。

“哐哐哐……”就在安栀茉以为自己就快坚持不住,可能会就这样悄无声息死掉时,寂静的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安栀茉熟悉的开门声,“吱啦”一声,门被扭动开来,不出一秒,安栀茉就被人从床上抱起,搂在怀里。

慕潇白将手中的东西随意往桌上一放,抱起安栀茉在自己怀里找了一个最适合她倚靠的位置,皱起眉头,淡淡道:“发烧了?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你买药?”

安栀茉抬眼,入目就是慕潇白皱着眉头的俊脸,烧到全身乏力的手张了张,本能的想做一个伸出手抓住慕潇白衣领的动作,却没想因为乏力而变成了将手搭在慕潇白的胸前。

即使这样,安栀茉与生俱来的自信与骄傲丝毫没丢,安栀茉看了慕潇白许久,确定他确实是在担心她,才得意的笑了起来。

平日里甜美的嗓音也因为被烧久了变得沙哑:“慕潇白,我要死了。”

“不许瞎说。”慕潇白的眉头上的皱纹越发加深,手上拥着她的动作松弛有度,却丝毫不影响他严厉的话语。

将身子微侧,一手搂着安栀茉的腰,安栀茉身上滚烫的温度贴的慕潇白身上都渐渐升温起来,另一只手将刚刚带过来的药,按照盒子上吩咐的剂量,将药取出来,放在手心,递到云落倾嘴边:“来,把药吃了就好了。”

安栀茉小手无力的一甩,小脸傲娇一别:“我不吃。”

慕潇白将安栀茉拥紧了一点,温声道:“乖,吃完就好了。”

安栀茉不理会慕潇白,别着头命令道:“慕潇白,我不允许你和别人约会。”

“先把药吃了,我们再慢慢聊。”慕潇白敛了敛眉眼,感觉到安栀茉身上迟迟不下降的可怕温度,选择暂时无视她的话语。

“慕潇白!”安栀茉想靠加重语气得到他的回复,可无奈烧了好久的嗓子干,涩,难,耐,声音虚弱沙哑,在安栀茉看来一点震慑力都不存在。

果不其然,慕潇白依旧回避她的问题,淡淡的话语说的比她加重语气的声音还要大:“先喝药。”

说完,慕潇白手微动,就轻易将安栀茉的脸扭了过来。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