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高烧不退的安栀茉烧的小脸通红,就像是涂厚了腮红,相对于她平时里的猖狂骄横的精致优雅小脸,现在的这样,竟看起来分外很乖巧可爱的。安栀茉没可以得到自己想的答案,命令道:“慕潇白,我要听你说你爱我。”听见这句话,慕潇白身形一顿,目光暗淡下去,他爱她,在这个世界上安栀茉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命令道:“慕潇白,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高烧不退的安栀茉烧的小脸通红,就像是涂厚了腮红,比起她平日里的嚣张跋扈的精致小脸,现在这样,竟显得格外乖巧可爱。

安栀茉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命令道:“慕潇白,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听到这句话,慕潇白身形一顿,目光黯淡下来,他爱她,在这个世界上,怕是没人比他更爱她。

只是……

慕潇白的手被安栀茉的小手搭的晃动了下,安栀茉不满慕潇白的停顿不语,再次命令道:“我要听你说你爱我。”

慕潇白抿了抿唇,一抹苦涩从喉咙里滑过:“我爱你,你就会爱我么?”

没有回复,却让一直固执的安栀茉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唇瓣,张大嘴吞下了慕潇白递过来的药丸,还下意识的伸出小舌头在他手掌心舔了一下,吃下去还得意的朝慕潇白扬了扬嘴角,活脱脱就像是一只小猫咪。

这没有任何防备心的举动,总会让慕潇白不由自主的迷失自我,认为她是爱自己的。

下一秒,总会有一盆冷水朝他迎面泼来,湿透全身。

安栀茉笑着道:“我不会爱你的,但是你要记住,你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礼物,没有我的命令,永远不能离开我。”

即使这回答属于被拒绝过一次以后意料之中的答案,慕潇白也不由自主的苦涩了一番。

薄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刚刚才吃过感冒药的安栀茉药性上头,伸出纤细的双手搂住慕潇白粗壮的腰,蹭了蹭道:“慕潇白,我困了。”

简单六个字就将他心中的苦涩瞬间转变为心甘情愿的付出与值得。

慕潇白拧开瓶盖,递到迷迷糊糊的安栀茉嘴唇旁,让她顺着他的手喝了好几口水,干涩的唇瓣微微恢复一些水润,才放过她,让她就这般把他当成抱枕一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安栀茉感觉迷迷糊糊中被人轻推开来,转个身,又继续沉睡。

“慕潇白!”安栀茉莫名惊醒,从床上惊坐而起,先是环顾四周,而后下床打开房门小跑出去,就闻见一股诱人芳香味。

慕潇白刚好从厨房将做好的牛肉粉端出来摆上桌,一抬头,就看见安栀茉身上衣服褶皱,惊叹的站在房门口。

“洗漱完,过来吃饭。”

慕潇白淡淡的话语把安栀茉喊醒,安栀茉立刻回以甜甜的笑容:“好!”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安栀茉手脚并用窜上椅子上,昨夜发烧就如同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一般,导致她一觉醒来,都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

慕潇白走过来,替她穿上拖鞋,才在她对面缓缓坐下,同她一起吃着早餐。

早起的少女未施粉黛,脸色早已没了昨日的苍白,白里透红,发丝漆黑如墨,大大的眼睛疑惑的转了转,狼吞虎咽的小嘴被一层油包裹着,就如那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一般,明艳动人。

妆前的她有多稚嫩,妆后的她就有多美艳。

安栀茉喝了一口汤,满足的放下了让她欲罢不能的碗,在慕潇白眼下甩了甩自己白皙的手腕:“你送我的手链去哪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