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边说着,安栀茉边左右看了看,大大地的眼睛里透着疑惑。慕潇白望着她空白的手腕,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敛了敛眼眸,淡淡问着:“什么时候丢的?”安栀茉也没看见慕潇白的异样,想了想摇摇头:“不记得我了,像是前天早上就他不在了。”安栀茉咬了咬唇瓣,语气中掩藏忍不住的慕潇白看着她空白的手腕,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敛了敛眼眸,淡淡问道:“什么时候丢的?”。...

边说着,安栀茉边左右看了看,大大的眼睛里透着疑惑。

慕潇白看着她空白的手腕,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敛了敛眼眸,淡淡问道:“什么时候丢的?”

安栀茉没有看到慕潇白的异样,想了想摇头:“不记得了,好像昨天晚上就不在了。”

安栀茉咬了咬唇瓣,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可惜:“我还挺喜欢那个手链的,怎么就弄丢了?”

慕潇白温声道:“不急,我去给你找。”

“好。”即使只是一句话,找不找得到都不确定,安栀茉却完全的放下心来,就等着她的手链回归了。

在她的印象里,慕潇白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休息一会,安栀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布满褶皱的衣服,一脸嫌弃的走进了浴室。

等她出来时,就看见慕潇白正在接电话,好奇心使安栀茉不由自主的朝慕潇白靠了过去,就听见是自己老爸喋喋不休的叮嘱声。

一会叮嘱这个,一会叮嘱这个,慕潇白认真有礼的听着,偶尔还回应一句,证明自己时刻在听。

“老爸!”不想再听他啰嗦的安栀茉立刻爬到慕潇白身旁拿过他的手机,趴在他身上,打断了爸爸的话语。

慕潇白也顺势接过她手中的干毛巾,替她温柔的理着湿发。

安瑞峰听到女儿的声音,语气中不乏惊讶:“茉茉,你居然醒了?”

听到这话的安栀茉忍不住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十点三十分赫然立于手机顶上。

安栀茉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十点半还叫居然醒了,她在她老爸心目中到底是有多能睡啊?

安栀茉下意识看了一眼慕潇白,而后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回答道:“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得早?”

安瑞峰:“我还以为你知道今天是崇阳北校的周年庆,特意赶早的,听说你这次还有独舞表演,表演的时候要小心,不要……”

半分钟不到,安瑞峰又开始暴露出自己操心的特性,开始嘱咐起安栀茉来。

安栀茉听着,皱起眉头,将手机拿远了些,小声的问道:“我们学校的周年庆这么快就到了?”

“嗯!”慕潇白点了点头,同样小而温声道:“你的裙子我已经放在你的床上了,下午两点准时举行周年庆庆典。”

“哦!”虽然意料之外,对于安栀茉这种每年必举办一次活动的人来说,早就熟能生巧了。

小学,初中,高中,大一,大二,都因为她和慕潇白出色的外表无一例外的从未错过任何一次活动的主持。

听爸爸说的差不多了,安栀茉借机问道:“老爸,我们这个月的生活费呢?你给我们转了吗?”

“转了。”安瑞峰语重心长的道:“我已经转给潇白了,茉茉你也不小了,该有点理财意识,不要有钱就花,学学潇白的理财和管理能力……”

又是一群喋喋不休的叮嘱声,让她向慕潇白看齐,向慕潇白学习,这番话从她上大一开始就开始唠叨,一直到现在大三,安栀茉听着,可谓是倒背如流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