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哦!”安栀茉点了点点头,往退后了一步,就见叶云和装出吃惊状的大张嘴巴,用手捂着:“茉茉,慕潇白没和你说吗?”安栀茉下意识朝慕潇白看了几眼,抬头一看慕潇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顺便一抬手替她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慕潇白温声道:“去年周年庆有节目的表演者不慕潇白温声道:“今年周年庆有节目的表演者不能当主持人,所以今年的女主持是她。”。...

“哦!”安栀茉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就见叶云和故作惊讶状的张大嘴巴,用手捂住:“茉茉,慕潇白没和你说吗?”

安栀茉下意识朝慕潇白看了一眼,只见慕潇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顺带抬手替她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

慕潇白温声道:“今年周年庆有节目的表演者不能当主持人,所以今年的女主持是她。”

安栀茉:“男主持呢?”

“还是慕潇白。”叶云和适时的接下话,表情不自然,假装有些不知所措:“茉茉,我以为慕潇白跟你说了,没想到……”

“没事。”安栀茉摇了摇头,脸上丝毫没有介意的表情:“慕潇白,要不你跟我一起跳舞吧!这样你就不用主持了。”

“不好吧?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始庆典了。”叶云和表面一副解忧的模样,抱住台本的手却忍不住紧握成拳头,偷偷望向慕潇白帅气的脸庞时,充满了仰望。

再望向安栀茉明艳动人的瓜子脸时,眼神里充满了嫉妒与不公。

她明明就喜欢慕潇白还要对外说不喜欢,既然她不喜欢慕潇白,那为何什么事情都要拉着他?

安栀茉与叶云和是从大学相遇,认识了三年的好友,她对她的担心深信不疑,绝无二心:“做主持很简单,有台本照着念就行了。”

叶云和的拳头忍不住又握紧了些,她的一句做主持很简单,就把她连着七天七夜背稿的努力说成了她的愚笨,安栀茉的天资聪颖。

叶云和继续说道:“我只是说你和慕潇白都没排练过舞蹈,临时上台会不会……”

“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安栀茉笑着摇了摇头,还没说完,就被慕潇白打断了,慕潇白朝着叶云和冷冷道:“你先进去,我待会就来。”

这语气,就像是六月的艳阳开始下起了大雪,不仅让人感到寒冷,还让人有些害怕,她从未见过慕潇白对安栀茉有过这种语气,也从未见过他用对安栀茉的语气对过别人。

特别是过了昨日那一夜。

她对慕潇白又想靠近,又充满一丝害怕:“好。”

叶云和先是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几步,而后转身先进了学校庆典布置的礼堂。

安栀茉看着小和离去的背影,疑惑道:“慕潇白,你其实早就知道了,不介意当主持人?”

“嗯!”慕潇白淡淡应声,想到她不喜欢他,又因为他从小陪着她长大的占有欲在刚刚那一刻又开始发作,他应下的语气就又开始充斥着不悦的情绪。

“你不开心了?”与慕潇白相处这么多年,安栀茉轻易就感受到了他的情绪。

慕潇白手握成拳,将不由控制的情绪收了收:“没有。”

“你不开心就跟我说。”安栀茉丝毫不相信他的说辞:“你不是说过你不喜欢跟除了我以外的人主持吗?若是老师不让你换下来,我就陪你一起去找老师说。”

说完,安栀茉已经开始思考该怎么执行了,就连说的语句也在脑海中组织好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