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正低下头去思考的她丝毫也没意外发现竟然不不经意间哄好了慕潇白的情绪。她要他陪她唱歌跳舞,也不是因为她的占据欲,不是她记住了了他曾说的一句话。“不需要了,进来吧!”慕潇白薄唇微勾,向前走了两步,转头,意外发现安栀茉还站在原地去思考,显然也没听见他说的话。慕潇白往退后她要他陪她跳舞,不是因为她的占有欲,而是她记住了他曾经说的一句话。。...

正低头思考的她丝毫没有发现居然不经意间哄好了慕潇白的情绪。

她要他陪她跳舞,不是因为她的占有欲,而是她记住了他曾经说的一句话。

“不用了,进去吧!”慕潇白薄唇微勾,往前走了两步,扭头,发现安栀茉还站在原地思考,显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慕潇白往后退了两步,伸出手在她的小脑袋上轻敲了下,她疑惑的抬起头来,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微风拂过,吹起慕潇白衣服上薰衣草的味道,就在她鼻尖萦绕着。

慕潇白贴近她的耳侧,温声且无端的解释道:“我只主持前半场,后半场舞池开场会换成别人。”

即使没有思考那么深的安栀茉,不知为何无端松了一口气,下意识看了一眼与她不过一指距离的俊脸,慕潇白细腻白皙的皮肤,清晰有型的下颌线,还有那微勾起的好看红唇。

“咚咚咚,咚咚咚”安栀茉仿若听到了自己剧烈响动的心跳声,让她不由自主睁大了双眼,伸出手捂住胸口,她这是怎么了?

慕潇白直立起身子,看着她的举动,觉得有些好笑:“你怎么了?”

安栀茉愣了一下,而后反应过来,看了看自己举动,窘迫的双手拍了拍,假装无事的放了下去。

“没,没怎么。”安栀茉握住慕潇白的手,带动他往前走着:“我们快点进去吧!快要开始了。”

边走着,边像是刚刚想到的一样,安栀茉尽量说的很自然:“对了,慕潇白,买药的时候也备点心脏药,以备不时之需嘛!”

崇阳北校是A市最好的一所大学,更是所有人心目中向往的大学,因为它不仅有专业精英的教师团队,它还崇尚快乐教学,所以每月最少两次学校的娱乐活动,成为了学生们的最爱。

周年庆的会场很大,坐下了几千人,狂热的喊着一个名字:“慕潇白!慕潇白!”

坐在狂热女生身旁的男生们一个个默默的嫌弃着她们,一边期待着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安栀茉的登场,只可惜上来的是个名不经传的女孩子,虽然长的清秀可人,可与他们心目中的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神安栀茉相差甚远,就连那气场,都明显不足。

而对于女孩子们来说,比起校花的光芒万丈,遥不可及,她们更喜欢这种平民配校草的搭配,这样对她们的威胁了更小些。

慕潇白清冷的声音响彻整个礼堂,熟稔的掌控所有流程的走向,即使叶云和已经将台本背的倒背如流了,说出来的流程却向背台词一样,还不如慕潇白的临场反应来的让人觉得舒服。

很快就到了安栀茉的节目,慕潇白清冷的声音明显变暖,报完幕便退居幕后等着安栀茉上台表演。

叶云和看着慕潇白颀长的背影,与以往的校庆不同,今年的校庆他全程全神贯注的看着前面的舞台。

“慕潇白。”叶云和试图打断他望向安栀茉表演的眼神。

慕潇白却对她的说话声置若罔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