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怀想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依栏怅惘人谁会,觉间潸然泪眼底。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出让。空有当初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我封王了,我觉间得高兴。很多人都说这是我的幸运的人。他们都不明白,我的幸运的人,随着继位为王了渐远。第二个幸运的人也不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飘摇江山

推荐指数:10分

《飘摇江山》在线阅读

感怀

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凭栏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底。

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我封王了,我不觉得开心。很多人都说这是我的幸运。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幸运,随着登基为王已经远去。

第二个幸运也不是成为了王,而是,遇到了她。

娥皇是我封王之时,父王给我许配的妻子,在我登基之后,自然就封她做了我的皇后。她的父亲是我南唐的重臣周宗,父王登基之后,为了稳固权势,就为我们倆指了这门亲事。

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父王为我们倆指婚的宴会上。还记得那天是父王的四十岁生日宴会,文武百官都入宫为父王贺寿,娥皇也随她的父亲周宗一起参加了父王的生日宴会,并在宴会上弹奏了一首琵琶曲。我已经忘记了那天她弹奏的是什么曲子,但我依稀记得,那首曲子是多么的动听,以至于我后来久久不能忘记。

父王也在她弹奏之后,龙颜大悦,当即就向周宗提亲,给我进行了联姻。

我开始对这段姻缘是非常不满的,我当时不过才19岁,却要为了父王的权势牺牲自己的婚姻。尽管她的琵琶弹得很好,但我并不了解她,甚至都不认识她。

奈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就是为了大局,我也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只好不情不愿的接受了这门婚事。

“殿下,臣女周蔷,小名娥皇,见过殿下。”宴会结束之后不久,父王就给我们倆安排了一次会面,那是我第一次正式见娥皇。她在侍女的陪同下,与我见礼,可能是知道即将要嫁与我为妻,脸上带了一抹羞红,都不敢抬眼看我。

看着她柔美的身姿还有那天姿国色的容颜,我惊觉世上竟有如此貌美的女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吧!”我赶忙扶起了她,看着她害羞的样子,我竟也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好像也不会说话了。

这次短促的会面虽匆匆结束,但打消了我心中所有的不安,甚至对这段姻缘竟生出点期待的心情来。

时间过得很快,我俩的成亲之日很快就到了。父王在这期间,封我做了王爷并在宫外修建了王府,在众人的欢笑声中,我迎娶娥皇做了我的王妃。成亲之后,我对娥皇非常满意,她温柔贤淑,知书达理,不仅通晓各种史书,还擅长歌舞,精通音律,我与她在一起仿佛都忘记了其他的一切不愉快。

不久之后,我便登基为帝,娥皇也与我一起入宫做了我的王后。

入宫之后,我依旧和以前一样,不理国事,每天都与娥皇一起饮酒作乐,醉生梦死。我还命人将大殿上的梁栋窗壁,拱柱阶砌,都装上了隔屉,上面插满各种各样的花枝,将其命名为“锦洞天”。

我与娥皇就在这“锦洞天”下弹琴做诗,饮酒作乐,好不快活。可渐渐地,娥皇变了。

“陛下,还是去上朝吧,不要为了臣妾贻误国家大事。”

“陛下,您不要再这样玩乐了,还是要以国事为重。”

“陛下,宋朝逐渐壮大,您还是要早做打算,避免到时候祸水难收。”

“陛下,您再这样下去,臣妾担心那宋朝赵匡胤……”

……

她开始变得啰嗦,变得让我烦躁,说出的每句话我都不喜欢,我记得她以前是那样温柔贤淑,让我喜爱。可现在句句话都令我不喜,我南唐如此国力强盛,她却说什么风雨飘摇,更何况我朝与宋朝一直交好,那赵匡胤又有什么理由攻打我朝,她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我不再喜爱去她那里,而是选择逐渐疏离,选择敷衍与应付,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藏在眼底的忧伤与哀怨。

命运休戚,生死轮转。

即使我每天修道礼佛,却还是参不透时命运数,我不知道已经亲手扼杀了自己的幸运。

就像幼儿渴望母乳,懵懵懂懂的我,找寻着属于我的第三份幸运。

长久的疏离让娥皇难过,心中满怀的愁绪更是压得她一病不起。于是我便召了娥皇的妹妹周薇入宫照料。

薇儿就是这时走入了我的生活中,她与娥皇相差十四岁,和娥皇的容貌不相上下,更加的年轻,更加的多才多艺,在她身上我仿佛又看到了年轻时娥皇的影子,我不可抑制地沉沦了。我知道娥皇的病是为了我,但我是王,王是不会错的,娥皇有错,她错在不该病。

在薇儿身上,我得到了久违的快乐。我忘了告诉娥皇我召薇儿进宫了,对,我忘了。做王每天事情很多的。

终究娥皇还是知道了。

那是乾德二年的秋天,那天薇儿描了秀娥唇,我说好看,她说要不是因为嘴唇肿了才不秀这个。我问薇儿嘴唇怎么肿了,她却只望着我笑,并不言语。

我抚着薇儿的头,正在想等会再描个什么唇彩,却听到混账太监在外面哭,仲宣,薨。

薇儿愕然抬起头,“皇后那里知会了吗?”我哑然道。

我看着薇儿残破的秀娥唇彩,想起娥皇初入宫时节,两张面孔渐渐相汇在一起。

薇儿要起身,我的手微用力,按住她的头。薇儿的表情有点诧异、有点慌张、还有点释然,努力地笑出妩媚,低下了头。

我净身着衣后,方才想起那会儿问的话,狗奴才还没回。

便起身召来太监,问他“皇后那里知会了吗?”狗奴才说:“方才皇上问‘皇后那里知会了吗?’,奴才答:尚未。而后皇上未有吩咐,奴才们见皇上伤心皇子,不敢再惊扰。就使人禀报皇后了”

我皱着眉,想着仲宣年幼,虽是王子,不好用重礼。娥皇那里估计还需要使人安抚。

这时候有太监来报:娥皇,薨。

狗奴才!!!假传圣意!!!

刮了狗奴才,仍难解我心头郁郁。

娥皇就这么去了?不可能,一定是宫人谎报消息,朕定要让这假传消息的宫人不得好死。

我冲到娥皇的寝宫,满地的宫娥跪了一片,都在低声哭泣。

“你们哭什么!皇后没有死,没有死!都给我不准哭!”我状若疯癫,上前查看娥皇的遗体。

一探鼻息,真的,娥皇真的去了。敬宗在一旁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既然去了,就让她好好安息吧,您也不要太过伤心了,还是要保重龙体呀!”

他说什么,我伤心?我伤心什么,不过是一个失去我宠爱的皇后罢了,我又怎么会伤心?

对,我不会伤心!

转头,我便去了薇儿的寝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