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怀想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依栏怅惘人谁会,觉间潸然泪眼底。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出让。空有当初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接上:可以长久的疏离感让娥皇伤心,心中满心的愁绪更是压得她一病不起。便我便召了娥皇的妹妹周薇进宫照顾。妮雅是这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飘摇江山

推荐指数:10分

《飘摇江山》在线阅读

感怀

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凭栏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底。

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接上:

长久的疏离让娥皇难过,心中满怀的愁绪更是压得她一病不起。于是我便召了娥皇的妹妹周薇入宫照料。

薇儿就是这时走入了我的生活中,她与娥皇相差十四岁,和娥皇的容貌不相上下,更加的年轻,更加的多才多艺,在她身上我仿佛又看到了年轻时娥皇的影子,我不可抑制地沉沦了。我知道娥皇的病是为了我,但我是王,王是不会错的,娥皇有错,她错在不该病。

在薇儿身上,我得到了久违的快乐。我忘了告诉娥皇我召薇儿进宫了,对,我忘了。做王每天事情很多的。

终究娥皇还是知道了。

那是乾德二年的秋天,那天薇儿描了秀娥唇,我说好看,她说要不是因为嘴唇肿了才不秀这个。我问薇儿嘴唇怎么肿了,她却只望着我笑,并不言语。

我抚着薇儿的头,正在想等会再描个什么唇彩,却听到混账太监在外面哭,仲宣,薨。

薇儿愕然抬起头,“皇后那里知会了吗?”我哑然道。

我看着薇儿残破的秀娥唇彩,想起娥皇初入宫时节,两张面孔渐渐相汇在一起。

薇儿要起身,我的手微用力,按住她的头。薇儿的表情有点诧异、有点慌张、还有点释然,努力地笑出妩媚,低下了头。

我净身着衣后,方才想起那会儿问的话,狗奴才还没回。

便起身召来太监,问他“皇后那里知会了吗?”狗奴才说:“方才皇上问‘皇后那里知会了吗?’,奴才答:尚未。而后皇上未有吩咐,奴才们见皇上伤心皇子,不敢再惊扰。就使人禀报皇后了”

我皱着眉,想着仲宣年幼,虽是王子,不好用重礼。娥皇那里估计还需要使人安抚。

这时候有太监来报:娥皇,薨。

狗奴才!!!假传圣意!!!

刮了狗奴才,仍难解我心头郁郁。

娥皇就这么去了?不可能,一定是宫人谎报消息,朕定要让这假传消息的宫人不得好死。

我冲到娥皇的寝宫,满地的宫娥跪了一片,都在低声哭泣。

“你们哭什么!皇后没有死,没有死!都给我不准哭!”我状若疯癫,上前查看娥皇的遗体。

一探鼻息,真的,娥皇真的去了。敬宗在一旁说道,“陛下,皇后娘娘既然去了,就让她好好安息吧,您也不要太过伤心了,还是要保重龙体呀!”

他说什么,我伤心?我伤心什么,不过是一个失去我宠爱的皇后罢了,我又怎么会伤心?

对,我不会伤心!

转头,我便去了薇儿的寝宫。

薇儿喜欢水碧色,那就把她寝宫所有的物件都换成水碧色;薇儿喜欢珠宝,所以每次有什么稀奇的小玩意,我都会先派人送到她的宫中,一套一套的珠宝源源不断;薇儿喜欢制香,必须要用早上最新鲜的露水,于是我就派了大批的宫人特地为他采集,然后和薇儿一起研制。我为薇儿写词谱曲,薇儿陪我一起玩乐。

我不喜欢上朝,刚好,薇儿也不喜欢我上朝,于是,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和薇儿玩乐。我不喜欢老臣的絮絮叨叨,薇儿也不喜欢,于是,我们黏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我们两个是如此相似,一样喜欢奢侈的生活,一样不喜欢承担责任,一样的喜欢逃避,一样的懦弱。但那又怎样,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时间一点点流逝,我才意识到我对娥皇有多在乎。我无比后悔,听着我们以前一起谱写的《霓凰羽衣曲》,看着我们一起画的画,每一件都在向我昭示以前的美好,然而这些更让我痛苦万分,直到娥皇下葬,我都难以释怀。

可是人真的是很奇怪的东西,娥皇丧期还未过,我便召薇儿入宫了。

有大臣说皇后新丧,不宜嫁娶。我是个王,我要善纳谏言。我需要人陪伴。你们说不宜嫁娶,我就不娶,我只是召娥皇妹妹进宫陪我伤心。我是个王,我要保重龙体。

我对娥皇的喜爱是真的,对娥皇的怀念也是真的,我对薇儿的喜爱也是真的。

或许我本就是这样一个只求玩乐,只为自己的王,寡人有疾,寡人好色?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面对众人的争议与指责,我是个王,我要虚怀大度,君臣相得。

我说不出任何反驳甚至是辩解的话,还连累薇儿与我一起遭受这样的骂名,现在想来,我这样的王,是对的吗?至圣先师说的话,怎么可能是错的?

可我做这个王,怎么很不开心?

我只知道,我不能再想了。我需要一个人把自己拖出这个深渊,再不出去,我就要坠到谷底了。

终于在开宝元年,我给了薇儿该有的名分,我宣布迎周娥皇之妹周薇入宫为后,丧期未过,我急着将薇儿迎入中宫,在世人眼中看来可笑之极!

朝廷上下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一封又一封的折子递了上去,都在说周薇狐媚惑主,难堪中宫之位。可是我一概都不理会,我想,有了薇儿的陪伴我或许会开心点吧。

我更舍不得让薇儿哭。即使朝臣反对又如何,我是王,我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

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是这样,薇儿年轻,喜爱玩乐,更爱奢侈,与我性格甚是相合。身边没有了那个人的管束与唠叨,我与薇儿每天饮酒作乐,醉生梦死。

可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谏,说着与当初那人相同的话,不过是说辞换了一遍。

“陛下,要上朝啊,不要为了美色贻误国家大事。”

“陛下,不要再这样玩乐了,还是要以国事为重。”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听得我心烦,听得我头痛,最重要的是,听得我心痛。这样的话仿佛在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不,是提醒朕,朕做错了!

荒唐!朕不可能错!不可能!

可是理智终究战胜不了感情,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娥皇。

人生就是这样矛盾,在你拥有的时候,不懂珍惜,失去了却要开始后悔莫及。娥皇离世之后,我开始对她越发思念,然而却又难以舍弃薇儿带给我的快乐,于是我一边追忆娥皇,一边贪恋薇儿,两边都难以放下,但不幸的是,两边都没有把握住,不过这是后话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