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吱’!随着急刹车声响了。劳斯莱斯幻影在距离傅晚棠仅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去,司机顶着雨赶忙车上走了下去,呵斥道:“你怎么看孩子的!要是撞到怎么办!”铁青天空噼里噼的下着豆大的雨点。傅晚棠身上的衣服被大雨淋得很湿、很狼狈不堪。她再顾别的,脸色惨白的迈巴赫在距离傅晚棠只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司机顶着雨急忙车上走了下来,训斥道:“你怎么看孩子的!万一撞到怎么办!”。...

‘吱’!

随着急刹车声响起。

迈巴赫在距离傅晚棠只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司机顶着雨急忙车上走了下来,训斥道:“你怎么看孩子的!万一撞到怎么办!”

阴沉天空噼里啪啦的下着豆大的雨点。

傅晚棠身上的衣服被大雨淋得很湿、很狼狈。

她顾不得别的,脸色苍白的将小三宝搂在怀里,不停的弯腰鞠躬朝着司机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的玩具被风刮跑了,是我没看好孩子,真的很抱歉……”

“道歉有什么用!”

司机不休不止的正想继续指责。

这时,迈巴赫的车窗滑了下来:“回来吧,贺总还有急事要处理。”

“是。”司机黑着脸应了一声,朝着傅晚棠晦气的呸了一口口水:“妈的,以后看好孩子!”

傅晚棠连忙点头,捡起地上的玩具抱着小三宝朝着躲雨的地方走。

可就在转身的瞬间。

她突然看到迈巴赫的后车厢内,坐着一个男人,他上身赤裸着,肩膀处有一处不断流血的狰狞伤口,而肩膀上有一片狰狞熟悉的……红色伤疤。

伤疤……

是他?!

傅晚棠瞳孔微缩,脑海中浮现出四年前那晚的男人,这个男人是宝宝的父亲吗?怎么会这么巧……

而且……他不是鸭子吗?

为什么会坐在一辆价格不菲的迈巴赫里?

与此同时。

坐进黑色商务车里的贺君钺,侧眸看了一眼傻站在路边淋雨的女人,黑眸幽深一片,这个女人有点眼熟……

“贺总,您身上的伤需要处理,需要现在带您去医院吗?”手下毕恭毕敬的问。

“不用。”贺君钺移开了视线,随手拿出一块消毒纱巾按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上,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扔给手下。

“里面有份名单,把名单里的人全部带来见我。”

“我要亲自审讯。”

*

傅晚棠带着宝宝们回到家,整个人都回不过神来,直到看到银行余额只剩下了一万块,她才渐渐缓过神。

京市的花销要比乡镇贵很多。

三个宝宝的学费一年最低也要四五万,还有宝宝的伙食费,家里的日常开销,这点钱根本撑不了多久。

傅晚棠苦笑一声,这些天她投了几十份简历,不是不适合,就是没有回信,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她和宝宝真的就要喝西北风了。

就在这时。

放在一侧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傅晚棠接听放在耳边,还没等开口说话,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女声:“是傅晚棠小姐吗?”

“是我,您是?”

“我是龙腾集团的HR,我们看到了您投的简历,您看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来面试一下?”

龙腾集团?

傅晚棠有些惊讶,龙腾集团是国内立于顶端的互联网公司,想要进龙腾集团的人不计其数,她的简历竟然通过了?

她有些欣喜,想都不想的直接答应:“好,那我明天上午过去面试可以吗?”

第二天一早。

傅晚棠坐车去了龙腾集团。

等她见到那个所谓的面试官,眼底的温度冷了下去:“怎么是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