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傅大小姐,好久看不见啊?”张琳琳坐在沙发上,轻轻一笑一声:“这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但是也没半点变化?”张琳琳曾是傅晚棠的同学。当初,张琳琳在学校疯狂的的暗恋张斌,明白傅晚棠和张斌谈恋爱后,她就在学校散布谣言,说她胡搞男女关系,最后被学校意外发现被开除当年,张琳琳在学校疯狂的暗恋张斌,知道傅晚棠和张斌恋爱之后,她就在学校散播谣言,说她乱搞男女关系,最后被学校发现开除。。...

“傅大小姐,好久不见啊?”张琳琳坐在沙发上,轻笑一声:“这么多年没见了,你怎么还是没有半点变化?”

张琳琳曾经是傅晚棠的同学。

当年,张琳琳在学校疯狂的暗恋张斌,知道傅晚棠和张斌恋爱之后,她就在学校散播谣言,说她乱搞男女关系,最后被学校发现开除。

傅晚棠不觉得张琳琳会这么好心。

眼底闪过警惕。

“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好歹我们也是同学一场。”张琳琳笑盈盈的指了指面前的位置:“快坐,我们一起叙叙旧聊聊天。”

傅晚棠想都不想的拒绝,转身就要离开。

“不用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张琳琳含着讽刺的声音传来:“傅晚棠,你怎么还是这副令人厌恶的傅家大小姐做派?这些年你难道还没认清自己身份吗?耍脾气也要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条件吧?”

傅晚棠攥紧手,脚步不停,继续往前走。

“我调查过你的银行流水,你现在卡里连一万块都没有,怎么在京市生存下去?”张琳琳冷笑道:“傅晚棠,我就这么告诉你,你的名声在京市已经烂透了,除了我愿意收你,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会要你,当然了,你可以去夜总会当小姐,凭你的身段,张张腿也能来钱!”

听着身后侮辱性的词汇。

傅晚棠放在身侧的手攥紧,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是的,就如同张琳琳所说,她的名声已经在京市烂透了,但凡是个公司只要看到她的简历都不会收……

傅晚棠的脚步渐渐停下。

神情挣扎。

难道她真的要在张琳琳手下工作吗?

傅晚棠坐着电梯准备离开龙腾。

却不想,因为走神下错了楼层,就在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惨烈的求饶声:“贺总,贺总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不远处的办公门是开着的,傅晚棠下意识抬起头,就看到里面有个男人跪在地上,头上脸上满是鲜血,不间断的磕头求饶。

“贺总,您就饶过我这一次吧。”

他磕的很重,灰色地板上染满了红色血迹。

傅晚棠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画面,吓得愣在了原地。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白皙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个小物件,他穿着合身的深黑色西装,脸上带着银色面具,将大半张脸都覆盖住,幽邃的黑眸如同万年寒冰。

声音低沉仿佛一丝温度:“一个活在食物链最低端的人,也敢泄露公司机密?”

男人惊恐的瑟瑟发抖:“贺总,您放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求您了,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您,您放了我吧!!”

“闭嘴,你太吵了。”轮椅上的男人话音刚落,就听到‘砰’的一声,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个磕头的男人就被保镖一脚踹飞,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嘴里不断往外涌出大口大口的鲜血。

候在一旁的人,立刻把这个人和死人一样拖了出去。

傅晚棠心脏急速加快,这个人……是死了吗?

之前,她就听父亲说过,商场如战场,有些事情比想象中的要残忍,甚至一步走错就会跌入地狱,她一直不相信。

直到看到这一幕……

傅晚棠身体僵硬的转过身,假装什么都没看到。

但,就在她转身的瞬间,贺君钺漆黑的眸子落在她身上。

眼神冰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