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鹿仙和猪仙目光落在一面犹如抽疯通常乱扑棱的旗帜上,这货怎么看都像中了毒咒,故意地与那小小书童对着干。俩仙登时已不再吵嘴,猪仙抓了一把瓜子递过来鹿仙,坐于在椅子上磕着瓜子,看这小书童如何应付能化解。周笙虽获知昨日必然有诸多出乎意料,但没想起居然如此不给她喘俩仙顿时不再拌嘴,猪仙抓了一把瓜子递给鹿仙,端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看这小书童如何应对化解。。...

鹿仙和猪仙目光落在一面如同抽风一般乱扑棱的旗帜上,这货怎么看都像中了毒咒,故意与那小小书童作对。

俩仙顿时不再拌嘴,猪仙抓了一把瓜子递给鹿仙,端坐在椅子上磕着瓜子,看这小书童如何应对化解。

周笙虽知晓今日必定有诸多意外,但没想到竟然如此不给她喘息机会。

她无奈落在这面不按正常风向飘摇的旗帜前,抬脚踹在龙凤旗杆上,这使得它抽的更加厉害。

坐在上方的鹿仙和猪仙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腿,瓜子都掉了一地。

“八卦乾坤,镇龙凤!”

周笙双脚蹬地而起,伸手点在存储灵力的手链上,一道精纯的灵力涌入周笙眉心,随着她手上的法诀不断结出,一道道红色光晕向四周散开。

这面旗帜顿时瑟瑟发抖,比刚才颤动的更加厉害,但也听话了些许,起码会按着风向飘摇。

识时务者为俊杰,旗帜也懂得这点。

周笙嘴角微微翘起,眼睛微眯,手指微屈指向这面旗帜。

“临!”随着她一声怒叱,环在她身周的光晕从身上升腾而起,缓缓落在这面旗帜上。

随着这层光晕落下,这面旗帜乖乖立好,一动不动,旗面随风摆动,灵力飘摇。

乖巧的不像话。

周笙随手从百宝囊中抓出一颗丹药扔进嘴里,如琼汁般的丹药流入腹中,她的灵力逐渐恢复。

“区区旗帜也想翻天?”周笙仰头叉腰,一脸挑衅的环视八十一面龙凤旗,然而并没有任何一面旗帜理会她。

鹿仙面无表情的将脚下瓜子清理干净,内心毫无波澜,好似已经习惯这种“事故”场面,全然忘记先才紧张的差点把自己胡须揪光。

猪仙打趣道:“其实没有胡须的你还算帅气,干脆直接拽秃得了!”

鹿仙瞥了眼猪仙,不打算理会他,一天天除了吃啥也不知道!

留有胡须方能体现他的成熟与帅气!

你懂个……屁!

鹿仙默默将视线转回,看向周笙。

此时周笙悠哉巡视,也不忘进入修行状态,好让自己的灵力处于最佳状态。

这些龙凤旗似是有灵,有欺软怕硬之嫌,只要周笙途径便老老实实,只要她错开视线,就有某些旗帜在底线上来回试探。

小小晃动一下,跳动一下,偷个懒不去飘,零零总总的小动作层出不穷。

坐在高位上的两位仙看着乐呵,仿佛忘记龙凤旗对于忘仙门的重要意义,任由那些旗帜们乱搞。

周笙突然回头,一面龙凤旗歪着旗杆玩,正因它动作最大,丝毫不知收敛,才被抓个正着。

“我说鹿仙笑的满脸褶子,原是你们一直在搞小动作。”周笙不经意间瞥到鹿仙看好戏的模样,这才下意识回头,不曾想看到这面旗居然歪着旗杆卖萌。

你一面旗不应该威风凛凛吗?搁这卖萌也不怕其他龙凤旗笑话!

周笙背着手来到跟前,仰起头道:“玩的挺高兴?用我帮你吗?看看你的旗杆硬,还是我的手段硬?”

自从顺利镇压几个闹事的龙凤旗,周笙也不再紧张,反而心情愉悦的跟这旗帜闲聊。

既然一切尽在掌握中,那就大可不必把自己整的那么累。

这面龙凤旗捣蛋被逮住,立刻恢复原有模样,好似从未发生什么。

周笙并不打算放过它,既然调皮那就镇压,周笙不惜消耗灵力对着它就是几个禁制,进行全面压制!

周笙目光扫视一圈,龇牙坏笑,除却刚刚教训过的几面旗帜,其余的都一顿乱拍。

“让你们捣蛋!让你们欺负我!让你们令我不痛快!”周笙恶狠狠的念叨着,将所有龙凤旗都整治一遍,保证它们不会因自身原因再去破坏这场婚礼。

看着乖巧无比的龙凤旗,周笙心情大爽,恨不得叉腰仰头大笑。

只是又觉得那样比较傻,才没有去做,省得被鹿仙与猪仙看了笑话。

“也不知阿璃准备的怎样,她大婚我不能以真实身份参加,着实遗憾。”周笙抬头看向婚礼场地,轻声叹道。

随即她调整心情,以最佳状态守护龙凤旗,她总觉得还有未知情况在等自己。

周笙目光猎猎,感知一切靠近龙凤旗的力量,一切不明力量都要消灭于无形之中,防患未然。

看到如此谨慎的小书童,鹿仙与猪仙齐齐点头,打算等事情了结,付双倍灵液与他。

能够保证龙凤旗的正常,双倍灵液并不多。

再过半个时辰,其他仙门的小仙、上仙都会前来观礼,那才是最要紧的时刻。

仙界有三大仙门——忘仙、登仙与留仙。

想成为上仙者或散修,或加入三大仙门,身入仙门不仅有师门长辈教导修炼,还有更多资源提供,而这些小仙则为仙门出力。

因为云泽之地异动,除忘仙门外,其他仙门也派出不少上仙前往,因此此次前来观礼的以小仙居多,上仙寥寥无几。

尽管如此,也没有人小瞧这场婚礼。

卫璃仙子身份贵重,乃上古水神之女,如今虽为小仙,但成为上仙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仙子要嫁的这位应诀上仙,乃风神之子,人品贵重,年纪轻轻便登位上仙,不可限量。

这两位青梅竹马,是仙界的模范仙侣,于半年前定下婚期,而婚礼现场便选择了这忘仙门。

至于为何选择这里,猜测谣言满天飞,但始终无人站出详说缘由,悬念便留存至今。

等待宾客登门这半个时辰内,忘仙门内一片祥和,井井有条,就连周笙也难得清静一会儿。

周笙远远的站着,入目是高朋满座,现场好不热闹。

“嗯?你在做什么?”周笙眯着眼,一脸严肃的抓住一只手,看向来人。

来人面相普通,一错眼或许就能忘记他的模样,此时这人的手距离龙凤旗杆只有一根手指,若非周笙一直警惕,瞬间移动到此处,怕是就要被这人得手!

“小仙就是好奇这龙凤大旗,所以想触摸一下,你,你是谁,放开我!”

“这龙凤旗可不是你能触摸的,作为我们的客人请守规矩,不该碰的不要碰。”周笙撒开这人的手,目光冷冽,好似此人再敢越雷池一步,便会被她劈成渣渣。

此人见事不可为,灰溜溜逃走。

周笙依旧警觉,一双眸子泛着红光。

这些外来之仙,天知道他们怀着什么心思,万一破坏婚礼,或想落忘仙门的面子,不可不防。

有那人的试探,实力不足之仙不敢妄动,一则想等时机,再则想观望他人再次试探。

直到一名上仙悄声靠近,脸上挂着自信笑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