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大将军楚建安拥兵自重,不遵皇命,罪不可赦,斩!”“楚家军即刻班师回朝,逾期不归视为谋逆,诛九族!”“楚氏一族流放三千里,永世不得召回!”……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

“大将军楚建安拥兵自重,不遵皇命,罪不可赦,斩!”

“楚家军即刻班师回朝,逾期不归视为谋逆,诛九族!”

“楚氏一族流放三千里,永世不得召回!”

……

大魏开元三年七月,大将军楚建安被斩,楚家军班师回朝的时候,被围困于天狼山,十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听闻噩耗,楚氏一族阖族自绝于流放路上,为大将军和枉死的楚家军鸣冤,但换来的只有朝廷轻描淡写的一句“楚氏果然阴毒如鸩羽”的评价,以及全族被挫骨扬灰的下场。

开元三年十月,魏国将士放弃抵抗投降,陈国军队如入无人之境,陈国紫邑侯斩杀魏国皇族贵胄于宫门前,魏国灭,陈魏两国三年之争,结束。

而齐国趁乱瓜分魏国十八座城池,陈国与齐国对峙半年后达成了停战协定,

三年后,陈国的国都突然冒出一个疯女人,手持两把巨斧冲入陈国国都斩杀重兵相护的相国大人、以及紫邑侯,最后力竭被万箭穿心而亡,引起天下一片哗然,

“咦,难道我没死?”

楚兮明明记得自己和奶兄都被扎成了箭垛子,可她现在竟然一点都不痛了,难道那个臭道士说的是真的,她扔都扔不掉的那张破符纸,真的能救她一命?

心里还在纳闷怎么回事呢,但很快,楚兮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她怎么飞起来了,而且还眼睁睁的看着地上有个“她”,被扎成了刺猬的模样,原来,她已经死了啊。

楚兮顿时嘴角抽抽,也有些无语,这死的可真够惨的,没过一会,那些陈国的士兵确认她是真的死了,立马一拥而上,然后把‘她’吊起来示众,

但好在,当时她决定去做这件事时候,就已经留下了钱,让人给她处理身后事,死得惨就算了,要是连最后的体面都没有了,可就真的是丢了她玉面小青龙的脸,

只是,楚兮盼星星盼月亮,都没有等到那个收了她钱的人来给她收尸,“她”最后都臭了,还挂在那里随风飘荡,

之后又来了几十个和尚和道士,围着她的尸体又是洒水,又是喷火的,嘴里更是念念有词,什么镇压,什么永世不得超生,暴晒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就可以将她挫骨扬灰,

楚兮那叫一个气啊,可惜她不能离开这城门方圆十里的地方,要不然,她非要去找那个收钱却不干事儿的死酒鬼算帐不可,骗子,大骗子,说好的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两个月过去了,楚兮已经习惯了每天抬头看一眼自己被挂在那城墙旁边的尸体,而周围,已经多了好多血迹斑斑的‘邻居’,但附近却好像只有她这一个孤魂野鬼,搞得她都有些寂寞了。

看着太阳升起的时候,楚兮照常打了个哈欠,然后熟练的躲到城门的阴影之下,她好像跟那些戏文里面的鬼不一样,可以见阳光,只是不能长时间的爆嗮,不然就会缩水一样的蔫吧,要跳进护城河里面泡几天,才能恢原来的样子,可惜护城河里面死了太多人了,她一点都不喜欢那水,还是躲着点阳光好了。

就在九九八十一天到的时候,楚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尸骨被放在一堆柴火上,她也走了过去,还伸手摸了一下那火焰,一点都不疼,又四处看了看,还是没有人来给她收尸,楚兮瘪了瘪嘴,只能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自己灰飞烟灭。

然而太阳都下山了,她的骨灰都被那些人给撒进了一口枯井,上面还贴满了符,她都还依旧活蹦乱跳,顿时把这些和尚和道士给从头骂到脚,又是一群骗子。

春去秋来,三年过去了,楚兮已经可以在整个陈国国都晃荡了,哪家的婆娘偷人了,哪家的儿子是别人的的种,她都一清二楚了,甚至连皇帝的宝库在哪里她都知道,可惜,就是没办法伸手摸一摸,万千珍宝,却只能看着,也是有些心塞。

数完了这些珍宝,发表完了“这都是老娘的江山”感慨后,楚兮遛达着出了宝库,几个大臣鬼鬼祟祟的拿着包袱往城南的方向而去,楚兮立马就跟了上去,如今陈国已经摇摇欲坠了,这些人,显然是想要逃走,之前她就看到了不少人逃走,

虽然她跟陈国有仇,可是看到这样背弃自己国家的人,楚兮依旧用自己可以穿过这些人身体的手,在这些人的脖子上掐了几下,发泄一下心中的鄙视。

“原来那个天下四公子之一的商少卿,竟然是玉氏王朝的的后人,也是他早死了,要不然,哪有那什么兴国郡主的事儿,

一个女人,竟然还想效仿前朝妖姬,牝鸡司晨,老夫是绝不对一个女人俯首称臣,眼不见为净,老夫决定效仿前朝反对妖姬为帝的大臣隐居,各位同僚,珍重……”

楚兮边听边一脸鄙夷的啧啧称奇,见过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把自己狼狈逃窜,贪生怕死给说得如此义正严辞的。

陈国在吞并了大半个魏国,本来可以一跃成为最强的大国,但却因为楚兮杀了他们的相国大人和紫邑侯,陈国损失惨重,而那些属于魏国的国土,他们已经无力控制,早已经吐出了一大半,倒是便宜了齐国捡了个漏。

她死后的第二年,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兴国郡主玉无欢,打着复辟玉氏王朝的口号,势不可挡,连齐国的新皇,都甘为玉无欢驱使,

同年,玉无欢发布了檄文,为那些无辜枉死的忠臣良将正名,同时秉承天命,一统天下,让受尽十数年苦难的百姓,能安享太平。

檄文一出,天下民心归顺,军队所到之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陈国被吞并,估计也就这一年的光景了。

这还是楚兮从老百姓偶尔的抱怨中信息,拼凑起来的,每当这个时候,楚兮都痛快得很,还是她高瞻远瞩,潜伏陈国,不惜一切代价,杀了这两人,陈国才会这么快的完蛋,楚家那些枉死的战士们,也终于可以安息了。

半年之后,陈国亡,在混战中历经了整整十年苦难的百姓,终于等到了天下统一,玉无欢,盛名之下,登基为女帝,齐国皇帝以江山为媒,成为皇夫,同时那些名满天下追随玉无欢的公子们,都纷纷入了玉无欢的后宫。

就在玉氏王朝复辟的那天,楚兮突然被吸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她就知道了,她所在的世界,尼玛就是一篇前期搞事业,后期开后宫,名叫《女帝崛起》的大女主文,

玉无欢,也不是真正的玉无欢,而是穿书而来的一缕十八线小演员的魂魄,她也不是什么前朝郡主,而是一个无意中得知了商少卿身份的一个外室女,被穿越女附身后,给自己强行拉扯了郡主的身份,收拢了商少卿的心腹势力。

更让楚兮差点气疯的是,不管是天下的百姓,还是那些为了保家护国的忠臣良将,只为了给女主开辟通天大道铺路,让女主民心所向而存在的。

一个个都是在拯救国家和自己的时候,突然掉链子,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降智,要么就是各种被强行狗带,死得可笑。

而她楚兮,生来尊贵的百年世家楚氏嫡女,只是一个炮灰,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替女主杀掉她最大的对手紫邑侯,让最强的陈国在短短三年之内就衰败了,

“去你妈的女主,去你妈的炮灰,老娘不服!”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