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黎伯三人被劝诫过,否者楚兮遇上了生命危险,否者他们一般是不能够干涉楚兮的事情,让楚兮真的像楚大丫像的生活,这一次楚兮摆脱了危险后,黎伯就撤出了暗地里照料楚兮的人,绒花会觉得分外的难受啊,在楚兮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跪倒领罪了,“这而已出乎意料,出来吧,”绒楚兮伸出了手,绒花如今的医术虽然还有些稚嫩,但足够应付当下的情况了,要不然,伤得那么重,一般人恐怕根本就活不下来,。...

黎伯等人被告诫过,除非楚兮遇到了生命危险,否则他们一般是不能插手楚兮的事情,让楚兮真的像楚大丫一样的生活,

这次楚兮脱离了危险之后,黎伯就撤走了暗中照看楚兮的人,绒花觉得格外的难受,在楚兮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跪下请罪了,

“这只是意外,起来吧,”

绒花没有察觉到自家小姐有什么异样,连忙伸手扶着楚兮坐着:“小姐,奴婢再帮您把把脉。”

楚兮伸出了手,绒花如今的医术虽然还有些稚嫩,但足够应付当下的情况了,要不然,伤得那么重,一般人恐怕根本就活不下来,

“小姐,您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您昏迷的时候,呛了水,伤了肺腑,得再喝几贴药,奴婢已经把今天的药带来了。”

看到眼前黑漆漆的药,绒花熟练的拿出了摆放了五六种糖稞子的小碟子,放在一旁,正准备好好的哄楚兮喝药的时候,

楚兮看都没有看那些糖稞子一眼,端起药,仰头一口气就喝完了,

倒是把绒花给看呆了,什么时候小姐喝药这么痛快了?

顿时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小姐,可是这些糖稞子不合您的胃口?”

“没有,以后给我送药的时候,不用再准备糖稞子了,你告诉黎伯,我要见父亲,让他尽快安排一下。”

绒花这时总算是察觉到了小姐的不对劲,似乎好像小姐一下子就长大了,又有些沧桑的感觉,

只是这个念头刚出来的时候,绒花就甩了甩脑袋,小姐就算是在这个小山村长大,但该有的东西都有,只是不在明面上而已,

小姐一直都无忧无虑的,分明就是一个孩子,怎么会有沧桑的感觉呢?肯定是她想错了。

收拾好了药碗,绒花退出去的时候,立刻又恢复了她黎员外家的表小姐的傲气模样,绝不会有人想到,她竟然会是这个孤女楚大丫的丫头。

嘴里的苦味还萦绕在口腔之中,楚兮却并没有觉得苦,这点苦,算得了什么呢。

曾经的楚兮,最讨厌的就是喝药,每次一喝药,满院子人仰马翻的,直到后来吃够了苦,就再也不觉得药苦了,又忍不住想起了曾经的事情,

上一世,受尽了宠爱的她,被娇惯得厉害,直到景宗二十四年的时候,楚兮迎来了她人生中,最黑暗痛苦的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至亲至爱一个个的死去。

陈国无端开战,掳走了三位皇子为质,其中还包括储君太子建,当地的守将向大将军楚濂云求助,远在庆城的楚濂云和其长子楚建舟为救三位皇子,千里赶赴平城,却陷入了包围,最后战死,平城之战爆发,陈国趁势强占了魏国近三分之一的国土,

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景宗受惊驾崩,大臣们只能手忙脚乱的,扶持了七皇子登基,定国号为开元年,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七皇子早就被养废了,就是个付不起的阿斗,

奸相秦嗣源异军突起,短短半年时间,就掌握了朝廷的大权,

而在这内忧外患之际,百年世家楚氏,因为战败,也成为了众矢之的,楚家军的二十万大军的军权面临被吞并的危机,其他几位楚家旁支的叔伯分量不够,根本没有足够的威望掌控楚家军,让天下心服口服,

随后楚家二公子楚建安毅然舍弃了探花郎的身份,投笔从戎,在军师虎先生和几位楚家军的副将协助之下,成为新的楚家军将军,才稳住了楚家军的局面,却也彻底得罪了秦嗣源,

楚兮也是在那个时候,突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没人知道楚氏嫡女离开了,京城中,黎伯安排了莲叶代替她的身份,继续留在了楚家大宅中。

好在天不亡魏国,楚建安,带着楚家军,苦战三年,旁支的叔伯和那些堂兄弟们,死伤殆尽,楚家军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才终于有了一个可观的局面,胜利就在不远处了。

谁知就在楚家军要拿下攻下平城的咽喉九黎寨的时候,朝廷竟然一日之间,连下十二道金牌要召回主将,理由竟然是质疑楚家军的用心。

有人散布谣言,楚家军居心不良,名为爱国,实为报当年朝廷想求和而献上了不少楚家军人头的私仇,不顾战火纷飞让百姓民不聊生,这样可笑的流言竟然被朝廷的人上。纲上线出动十二道金牌。

让人意外的是,楚建安,愣是回去了,上一世的楚兮,到死都没想通,就算二哥楚建安是文人出身,对早已经千疮百孔又摇摇欲坠的朝廷还抱有希望,也不至于面对胜利在望,突然脑子就抽了,不顾大好局面,不顾手下人的劝解,执意回京申辩,

可惜那个时候的楚兮,只是收到了楚建安的一封信,楚建安以为,皇帝只是忌惮他,要架空他,不过他也不在意,他本身就不是武将,就算会被撤销权柄,只要能收复失地,楚家军的权柄,他可以拱手让人,他要给楚家军挣一条活路。

楚建安做梦都不知道,回去的路,是一条黄泉道,把楚家军和楚氏一族都推上了绝路。

开元三年七月,圣旨下,探花郎出身的大将军楚建安或有谋逆之心,被处斩,楚氏一族,也因为后来楚家军全军覆灭,再也没有任何依仗,而被人灭族。

所有人都以为楚氏一族是以死明鸣冤,但楚兮知道不是,她还活着,莲叶和她身边被带走的那些婢女下人,是绝不可能轻易的去死,所以楚氏一族,是被人杀害的。

楚氏一族的灭亡,就跟儿戏似的,楚建安,虽然有些文人的臭毛病,但脑子绝对没有坑,却做出了当初那跟失智了一般的事情,

现在楚兮明白了,楚建安,也是一个炮灰工具人,目的大概就是为了加快魏国的灭亡吧,要不然,女主怎么能有机会统一天下呢,

想到上一世楚家真是死得冤,楚兮就有些牙痒痒的,现在是景宗二十三年,还有一年的时间,本来还算英明的太子建,会莫名其妙的在代天巡狩的时候,带着大皇子和三皇子微服私访,最后自投罗网被抓住,

随后本来可以跟陈国抗衡的魏国,丢失了国土不说,还会跟脑抽了一样,奉上大量的财物保证太子建三人的安全,父亲楚濂云和大哥楚建舟更是千里奔赴送人头,硬生生的把三国鼎立的局面给搞成两国争霸,

而她也神助攻女主,弄死了陈国的文武双雄,两国争霸的局面,直接变成了女主牛逼独霸天下的局面,

想到这个被设定好的局面,楚兮突然有些头疼,还有一年的时间,她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脱离工具人这个设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