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此刻化为为员外郎的黎寒山,眼神中并也没什么同情,看男人的神色也也没什么很好奇,他不在意这人是谁,也不在意这人的毒是怎么来的,更不在意这人能不能够活,他只怕小姐为什么伤后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倘若现在的小姐,绝会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救孩子,难道是被伤心了?小姐救了那些孩子,但那些孩子的家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给小姐请大夫,就是怕出几个铜板。。...

此刻化成为员外郎的黎寒山,眼神中并没有什么怜悯,看男人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好奇,他不在乎这人是谁,也不在乎这人的毒是怎么来的,更不在乎这人能不能活,

他只担心小姐为什么受伤后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若是以前的小姐,绝不会耽误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救人,眼睁睁的要看着这人死,更不会说不出要是人救不了,就找个风水宝地给埋了这样的话。

难道是被伤心了?小姐救了那些孩子,但那些孩子的家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给小姐请大夫,就是怕出几个铜板。

还是柳石头撒泼打滚,哭着喊着逼着柳氏给请了大夫,虽然小姐也用不着,绒花早在第一时间就给小姐做了诊治,但只要是正常人,知道这些,心里总归是不舒服的,

那些孩子被救的人家只是等着小姐醒了,送了一些鸡蛋白面,自己小姐又不是真的村姑,怎么会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小姐如今喝的药,里面的药材,都是名贵至极的,

黎寒山顿时又觉得有些头疼,小姐还是个孩子,要是因为这一件事,寒了心,左了性子,认为救人没什么好报,以后变得偏激,那他还真的对不起将军,将军那么信任他,他却让小姐受委屈了。

“既然小姐说了让你救,你尽力就行了,不能活,也是他的命,怪不得别人,让人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裳,给人一点体面。”

取下了男人身上的针,收好了药箱,绒花才回到:“知道了黎伯,我这就去翻翻爹给我医书,”

两人离开了柴房之后,很快就有人抬着一大桶的药浴过来,把男人给剥了干净,扔进了桶里,洗干净了男人身上的伤口和脸上的血迹,看到男人的脸的时候,把给男人洗澡的几个下人给惊得下巴都掉地上了。

“这……这是仙人吧……”

其中一个下人都有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好像刚出说出这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男人洗干净的脸,闭着眼睛,清俊的脸庞,带着一些出尘的意味,跟那些戏文中的谪仙人一样,他们手上的动作都轻缓了不少,生怕惊醒了这仙人一样的公子。

“小心点,别把公子给弄醒了,赶紧把药给公子上了,我去告诉黎先生。”

这些人能被选来这里保护楚兮,心性到底不比常人,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这样长相的男人,绝不会是什么默默无闻的人,他们在这里定居,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

“好的,才哥,”

剩下的两人把男人给弄了出来,伤口给药水给洗干净了之后,又用干净的水把男人身上又擦拭一遍,把绒花留下的伤药上好之后,才给男人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黎寒山此刻正在书房写信,之前他就已经把小姐要见大将军的信给送了出去,现在他写的是小姐性情有些变化的事情,

“黎先生~小的阿才有事禀报。”

“进来吧,”

黎寒山把信已经写好了,放进了信封,随后唤来了送信的人,把信给递了出去,才看向阿才,

“何事?”

“先生,柴房的那位公子,恐怕身份不简单,咱们真的要留下他吗?”

黎寒山眼神顿时有些犀利,哪怕阿才是他的心腹,他也容不下任何人质疑小姐的决定。

“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敢置喙这事!”

阿才立马吓得跪下,虽然黎寒山只是一个管家,但是他们这些跟了黎寒山十几年的人清楚的知道,黎寒山年轻的时候,可不是什么善茬,若不是他倦了那些打打杀杀,现在恐怕已经是楚家军中副将第一人了。

“先生饶命,小的不敢,小的只是有些担心,怕惹来祸事,那公子长得太好了,比京城第一公子,王家的大公子还要好看,”

黎寒山之前并没有看到男人的脸,但现在阿才说,那男人比王家大公子还好看,顿时心里也咯噔了一下,

王家大公子,在京城可谓是名人,惹得那些未嫁女儿家都快疯魔了,几个公主,为了让王家大公子尚主,都打起来了,皇家的脸面都被丢光了,甚至还有几个和离的郡主,一些权势惊人的贵妇人,都觊觎着他,若不是有秦相这个姨父在,怕是早就被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我知道了,这事我会处理,你让人关好门户,别让人闯进来了,也别让他出去见人,等他醒了,立刻来报。”

“是,小的告退,”

黎寒山现在不仅仅是头痛小姐左了性子,还有些担心这被小姐救下的男人怕是个麻烦,不过这些事,他倒是不会给楚兮说,天塌下来,还有他顶着呢,就算是他已经低调了十几年,但要是麻烦真的来了,他也是不怕的。

楚兮回到柳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柳大婶还真的没有给楚兮留饭,只有一个野菜团子孤零零的躺在那里,楚兮打开自己的柜子,摊了几个鸡蛋饼,吃饱喝足后,留了两个在锅里,这是她和柳大婶之间默契的相处模式,

柳家一共有三房人,柳大婶的男人是老大,是最老实的一个,也是被压榨得最狠的一个,在没有收养楚兮之前,他们一家子是吃得比鸡少,睡得比狗晚,干得比牛多,柳大婶的身子也硬生生的被磋磨得怀不上孩子。

楚兮被送来后,柳家一家子,第一时间就是打骂柳大婶,直到送楚兮的人拿出了二十两银子,说这是楚兮的寄养费,柳家才终于松了口。

柳大婶也是个精的,知道这钱要是不分家的,她是一个铜板都拿不到,逼着柳家分家,这可是她的娘家外甥女,跟柳家可没有什么关系,她就是拼着被休,拿着二十两银子带着楚兮一个小丫头片子改嫁,多得是人要娶她。

柳家本来就穷得叮当响,二十两银子,那可是巨款,怎么舍得放过,不过就是分家,就是多养一个丫头片子,白得那么多钱,给剩下的两个儿子娶媳妇都够了。

最后扯来扯去,柳家大房,带着五两银子,被分了出来,剩下的十五两,是作为大房的‘孝敬’银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