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星梦到空气就要深陷死通常的静寂,急忙张口,“哥,我刚醒,还有点儿累,我想短暂休息了。”叶星辰望着而如今对自己如此冷谈的妹妹,整个人变的更为疲倦,他慢慢的的松手叶星梦的手,就怀恋现在那个总是会粘着自己的妹妹。“你也可以别恨我吗?我们也可以回过去的吗?”叶叶星辰望着如今对自己如此冷淡的妹妹,整个人变得更加疲惫,他慢慢的松开叶星梦的手,开始怀念以前那个总是黏着自己的妹妹。。...

叶星梦见空气又要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连忙开口,“哥,我刚醒,还有点累,我想休息了。”

叶星辰望着如今对自己如此冷淡的妹妹,整个人变得更加疲惫,他慢慢的松开叶星梦的手,开始怀念以前那个总是黏着自己的妹妹。

“你可以别恨我吗?我们可以回到过去吗?”

叶星梦嘴角抽了几下,她怎么觉得这句话有毒呢!

“你永远是我哥,我没有恨过你,我知道你也是无奈之举。”

叶星辰听到她如此懂事的话,心里更加痛了,他眼圈红了,“哥哥知道,至从我娶了你嫂子,你就一直受委屈,可我也没办法,我,,”

叶星梦心里叹气一声,她出声阻止了他的煽情,“哥,都过去了,我都嫁人了,我现在过的不也挺好的吗?你跟嫂子过的好就行了。”

“我从来不怪你,年幼就失去父母,让你到了30岁才娶妻子,就为了抚养我长大,我感恩还来不及,你就别伤心了,我这不好好的吗?”

叶星梦说到最后声音有点哽咽,其实她说这段话让她想到了现实中的父母哥哥,家人知道自己去世应该很难受吧,希望他们可以好好的,不要太难过。

“好,你也别哭了,刚醒来,别哭坏了身子。”

叶星辰见妹妹突然哭了,便将她抱入怀里,安慰着。

“哥。”叶星梦慢慢推开他的怀抱,擦了一把眼泪,“我很好,你别担心了。”

叶星辰望着妹妹的眼睛轻声道,“以后他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哥哥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你那天突然拿着结婚证领着他上门说你已经结婚了,我那个时候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是我清醒过来总觉得哪里不对,所以,你,,”

他最终还是把他的欲言又止说出来了。

叶星梦心里咯噔了一下,幸好她是演员,当即胡扯了一个借口,“哥,你别瞎想了,现在不是很流行闪婚吗?他有钱有才有身材,你怕什么?再者,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能有什么危险。”

叶星辰望着她用极其轻松的语气说出的话,心里疑惑着,她这当真只是随便找个人凑合吗?可是她之前可是说过此生不嫁的。

“哥,其实我那天已经想松口答应嫂子给自己找的那门婚事的,但是我找到了更好的。”

叶星梦见他疑惑,再次加了一句,以证实自己确实不再执着于为前男友守寡。

叶星辰听到她提那事叹气一声,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但是你有事一定要记得哥哥,哥哥永远是你的后盾,不要顾及你嫂子。”

叶星梦嘴角轻扬,给了他一抹甜甜的笑容,并目送着他离开。

看来他来这趟是为了证明陌黎炎对自己是不是有威胁,不愧是兄妹啊!

可惜了原文女主本身就对哥哥有敌意,再加上陌黎炎这个潜在的危险,心中有顾及,所以她直接拒绝了哥哥的探视,当然她那个更多的以为哥哥要跟她要钱。

叶星辰走出病房,望了一眼旁边站定的保镖,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是不放心,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那么快的就领了证。

罢了,我还是先走吧,日后再慢慢观察。

叶星梦重新躺好后,一不小心看到自己的手表,心里咯噔了一下。

监听器,如果记得不错,原文里面,这个是男主监听女主的工具。

叶星梦扶额,心里已经骂了cp粉八百遍了,不就合作了一次玄幻言情剧,怎么就让他们磕的这么昏天昏地。

其实也不怪,叶星梦作为刚有热度的女明星和顶级流量影帝陶黎炎合作的新剧一经官宣,让她一时被骂上热搜,各类胡编乱造的谣言铺天盖地,这个时候,陶黎炎突然转发她官宣微博,并借原著经典语句支持她。

这一下,让刚有点火花差点被掐灭的叶星梦感激涕零,也让一些人默默磕cp兴奋不已。

剧一播,叶星梦凭借演技以及剧里的CP感热度高涨,一下子成功挤入小花行列。

叶星梦其实心里是感谢陌黎炎的,所以对于CP粉嗑糖保持无畏的态度,甚至他们的同人文她也会看,所以她就这么穿了。

害,早知道就不看了,这大概就是黑粉嘴里强行炒作的报应,虽然她根本没想过炒作,磕自己和别的男明星同人文有什么错吗?

叶星梦叹气不止,陌黎炎啊,陌黎炎,过去我对你就是感激,还带着点崇拜你入神的演技,现在我对你只有恐惧以及悔不当初。

明明是一张脸,人设一变,完全不一样啊!

另一边的陌黎炎闭着眼睛听着她不断的叹气,嘴角勾起冷笑,心里想着:这是在叹气自己没有死成吗?

“陌总,您给叶小姐特地带的粥要冷了。”

陌黎炎慢慢睁开眼睛,紧紧的拽着保温袋,打开车门大跨步往医院走去。

特助望着他的背影叹气一声,他永远看不透总裁这种爱人方式。

陌黎炎到病房门口特意放慢脚步,透过窗户见里面的人正无聊的玩手表,眼睛微眯,这个女人是不是在想怎么把这个手表扔了?

“嘭!”

突然踹门吓了叶星梦一跳,手一抖手表便掉到了自己鼻子上,让她忍不住吃痛哼了一声。

陌黎炎则是幸灾乐祸的冷笑了一声,将保温袋放在了桌子上,随口问道,“你跟你哥怎么说的?”

叶星梦摸着自己的鼻子道,“就说楼梯上摔倒的。”

陌黎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饿了吧,我给你带了粥。”

叶星梦不知道为何毛骨悚然,她怎么听出临死之前最后一顿的感觉呢!

“吃吧。”陌黎炎将饭盒端到她面前,看到她用复杂的眼神盯着饭盒,便猜到了什么。

他先是自己吃了一口,紧接着淡淡的说道,“放心,我不会舍得让你死的,你死了,我还怎么活下去。”

这句话如果换成现实中的陌黎炎,可能就会让她感动不已了。

“没有。”叶星梦端起饭盒便开始吃起来,只是被一个人一直盯着,多少有点惴惴不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