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唔~狗狗,抱一抱。”叶星梦边哼哼唧唧一声,边蹭着萨多罗,而已昨天的萨多罗怎么有点儿硬,她用手摸了摸意外发现也没毛,再往上摸,摸到了耳朵,耳朵,,,狗怎么会有人类的耳朵?叶星梦带着疑惑睁开眼睛了眼睛,看见眼前脸黑到想杀了自己的表情,立刻吓得的连滚带爬的狗怎么会有人类的耳朵?。...

“唔~狗狗,抱抱。”叶星梦一边哼唧一声,一边蹭着萨摩耶,只是今天的萨摩耶怎么有点硬,她用手摸了摸发现没有毛,再往上摸,摸到了耳朵,耳朵,,,

狗怎么会有人类的耳朵?

叶星梦带着疑惑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脸黑到想杀了自己的表情,立即吓得的连滚带爬的站到床边。

一夜没睡好的陌黎炎捏了捏眉心,他望着叶星梦将被子全身包裹着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叶星梦此刻心里特别懊恼,她怎么就躺倒了他的怀里,这要是被他知道自己把他当成了狗,明年的今天就是忌日了吧。

在大佬发火之前,叶星梦率先道歉,低着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令陌黎炎想发火的心压了下去。

“你把被子给我。”

叶星梦这才看到陌黎炎是裸睡的状态,她立即将被子扔给了他,并转了个身。

靠!所以她昨晚就这么抱了个裸体睡了一夜。

陌黎炎见她转身,耳朵泛红,一副纯情的样子,嘲讽道,“又不是第一次了,你装什么?”

叶星梦拳头慢慢捏紧,心里骂了一句,老娘穿过来就是第一次看到你的裸体,装你妹了。

叶星梦转过头,便看到他将头枕在肩膀上好整以暇的望着自己,望的她不知道该穿衣服还是继续躺床上。

“狗?”

叶星梦心里警铃大作,“什么狗?”

陌黎炎用鼻子出气一声,不耐烦的再次提示,“你刚刚说梦话,让狗抱你,可是你不是怕狗吗?”

叶星梦努力掩饰心里的慌张,淡定的说道,“我只怕土狗,和一些看起来很凶以及没拴绳的狗,对于宠物狗,像萨摩耶和泰迪,我是不怕的。”

陌黎炎冷笑一声,“所以你把我当萨摩耶了?”

陌黎炎一想到她梦里把自己当狗,一直蹭来蹭去,那手和脚都特别不安分,他就特别想弄死这个女人。

叶星梦尴尬的笑了一声,歉意道,“对不起,我,,我就是说了梦话,我以后不会了。”

陌黎炎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意味深明,“你前半夜一直做噩梦,嘴里一直喊让我不要打你,后半夜你就把我当狗,闹了我一夜,你说这笔账怎么算?”

叶星梦望着他眼睛底下的黑眼圈,面上展现出深深的愧疚之情,心里确实活该,一想到昨晚的噩梦,她就害怕,虽然不知道噩梦是怎么结束的,但是还不是因为他才如此的。

“今晚我罚自己不睡觉,你看可以吗?”

陌黎炎微微摇摇头,“你不睡觉,耽误的是我,我怎么舍得让你一个人不睡觉?”

叶星梦默默的再次握拳,脸色变得有点冷淡,低声道,“那你说,要如何?”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好想抽他怎么办?

陌黎炎站起身,然后慢慢的走到她面前,就见她望向一旁,他眼底微冷,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行让她望向自己。

“既然答应我了,要跟我好好过日子,那么夫妻义务是不是应该好好履行了?”

叶星梦就知道他要说这个,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陌黎炎放下手,在她倔强的眼神中,抓住她的后脑勺,刚要靠近她的嘴唇,就见对方反抗的小眼神,以及细微的手部动作,他当即将她气愤的甩在床上。

“叶星梦!我劝你想清楚,别让我每次都对你动粗才肯就范,我去洗个澡,今早没兴趣动你,你赶紧去吃饭,等我一起去外地出差。”

叶星梦趴在床上,眼角一滴泪落了下来,她紧紧的抓着床单,这让她想到了初进娱乐圈的时候,她也是差点,如果不是那个人偶然路过,恐怕,,,

叶星梦在他洗澡水中,快速的整理情绪,紧接着便穿好了衣服下楼。

“夫人,早饭已经准备好了。”

叶星梦轻轻的嗯了一声,回以礼貌的笑容,便准备去厨房盛粥,却被保姆打断了。

“夫人,先生说三餐都需要等他一起吃。”

叶星梦尴尬了一下,当即把碗放到了原处,她被那条狗气的都忘了他定的封建规矩。

于是陌黎炎洗完澡下来的时候,便看到叶星星正坐在沙发上看手机。

“你怎么不吃早饭?”

叶星梦放下手机,阴阳怪气道,“一家之主没吃饭,我哪敢吃?”

陌黎炎脸色立即变得阴沉,冷眼盯着她,这个女人是在跟自己耍脾气,很好!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陌黎炎望向保姆道,“她以后要是想先吃就先吃。”

保姆刚要应,就听到叶星梦淡漠的语气。

“不了,还是一家人一起吃饭比较好,多等你一会儿,是我做妻子的应该做的事情。”

陌黎炎听着她夹枪带棒的话,气的低吼一声,“叶星梦!你是不是找抽?”

保姆被他两要干架的气势吓得立即说道,“先生,夫人,你们别吵了,我帮你们盛饭。”

叶星梦轻声说了声谢谢,紧接着淡淡的扫了一眼他,不出一口气,她实在难受的狠,虽然心里也挺怂的。

陌黎炎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赶飞机要紧,不跟她计较。

陌黎炎没发现的事,他对叶星梦的忍耐力正在渐渐的改变了。

一顿早饭,在叶星梦淡然喝粥和陌黎炎满心疑惑中结束。

陌黎炎望着眼前穿着牛仔裙的女人,心里想着,温驯的小白兔和露出爪牙的小猫,到底哪个是它?这个女人,还是说只要一碰到那事,她就露出爪牙了?

保姆望着先生夫人一前一后的走,她总觉得夫人好像哪里变了,虽然之前夫人也恨先生,但是她不敢冲撞先生,不过,先生好像也有点变了,害,日子啊,果然还是需要两个人磨合。

在去机场的路上,陌黎炎慢慢的睁开眼睛,余光看到那个女人枕着自己肩膀,想到早餐前发生的事,冷哼一声。

“昨晚睡的跟猪一样,现在还比我困。”

叶星梦立即睁开眼睛坐正,紧接着望向窗外,心里吐槽着,靠,你才是猪,我那是过去当演员不怎么睡觉,你懂个屁。

陌黎炎伸手一拽将她倒在自己的大腿上,淡淡的说道,“睡吧,我可不想你到时候哈欠连天出现在别人面前。”

“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