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陌黎炎用手于股着她的头发,漠视她的争扎,“抵达S市,还得一个多小时,你就躺我腿上睡一会儿。”叶星梦争扎但是没办法心里骂街嘴上却笑道,“这好吧,我要不然睡一个多小时,你腿麻了,怎么办?”陌黎炎漠视这句话,闭上了眼睛。这个死亡……角度看上来,叶星梦突叶星梦挣扎不过只能心里骂人嘴上却笑道,“这不好吧,我要是睡一个多小时,你腿麻了,怎么办?”。...

陌黎炎用手玩弄着她的头发,无视她的挣扎,“到达S市,还要一个多小时,你就躺我腿上睡一会儿。”

叶星梦挣扎不过只能心里骂人嘴上却笑道,“这不好吧,我要是睡一个多小时,你腿麻了,怎么办?”

陌黎炎无视这句话,闭上了眼睛。

这个死亡角度看上去,叶星梦突然心里有点嫉妒。

即使死亡角度,他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只是倒是比平时多了几分柔和。

哼,闭上眼睛的时候倒像个人,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尤其那冰冷的眼神,即使只是盯着你望,再加全身自带危险气场,让你看了就想远离。

叶星梦闻到了他身上蔚蓝香水味,她如果记得不错,原文女主前男友就很喜欢这个香水味,因为这是女主送的。

他这是,,,唉,何必呢!

说起来女主前男友和他还有另一层关系,女主前男友叫申栎,是陌黎炎的弟弟,也是他特别恨的人,因为申栎是私生子,他的母亲间接害死了陌黎炎的生母,而他们共同的父亲则是杀害他母亲的元凶。

陌黎炎小小年纪作为直接证人不顾爷爷为了企业着想,毅然决定配合警察,甚至还直言如果爷爷敢贿赂,他绝对敢告发。

那个时候的陌黎炎已经成年,像极了一个杀疯了的人,坚决要求执行死刑,虽然最后法院还是判了无期徒刑。

而那个时候申栎才十岁,她的母亲最终由于陌黎炎没有直接证据,所以只能作罢。

但是陌黎炎一直恨这个女人,连同恨申栎,所以一直派人关注着,他的爷爷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对于叶星梦,那是因为一方面叶星梦喜欢申栎不喜欢他,让他特别受挫,另一方面就是连带罪过。

在叶星梦看来,这个人有很大问题,心理问题占很大成分。

。。。

S市。庭维酒店。

陌黎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见她醒了,立即把她拉的坐起来,“到了。”

叶星梦懵逼的望着周边环境,揉了揉自己已经乱的发型,迷糊糊的问道,“现在几点?”

陌黎炎默默的揉揉腿,松松被她枕麻的双腿,听到她这句话,“下午三点。”

“啊?”叶星梦吃惊了一下,紧接着怀疑的望了他一眼,看了一眼手表,当即无奈道,“你以后别吓我好不好,你对一个女孩子温柔点。”

陌黎炎凉凉的瞄了她一眼,“你还是不是女孩,心里没数吗?”

叶星梦:。。。。。。

陌黎炎将车门打开并拽着她的手腕下了车,向叶星梦证明了自己不会温柔的对待女人。

叶星梦走的急她都没有怎么打量这个酒店的外景,就隐约记得外面有喷泉,还有石像,这要是发生什么事了,自己还没办法描述清楚。

不过叶星梦趁着酒店入住的空档,倒是好好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只是她这番打量有点,,,

陌黎炎将她的身份证交给前台工作人员,便强行把她四处打探的头拉到摄像机前,并低声道。

“有时间让你好好看,你先办入住。”

叶星梦呆呆的点点头,便开始办入住,只是她心里总觉得有点怪异,这人不会当自己没有见过世面吧。

“这是你们的房卡。”

叶星梦率先拿了房卡,并记下了酒店的名字。

陌黎炎深深的望了她几眼,“你不觉得你很怪吗?”

叶星梦尴尬的笑了一声,“不好意思,被害妄想症,我总要熟悉一下周边环境吧。”

陌黎炎脸色变了变,语气微冷道,“你很诚实啊!”

叶星梦求饶一般的表情,抓住他的手臂,“我们回房间吧。”

陌黎炎不想吃她那套,将手臂抽了回来改抓着她的手腕,“叶星梦,愚蠢的人不会在自家酒店害人。”

被害妄想症叶星梦:呵呵。

陌黎炎懒得跟她说那么多,将她拽到电梯后,脸色一直保持着老子心情非常不爽的状态。

到了放门口,叶星梦将房卡给了陌黎炎,陌黎炎眯起眼睛望了她好一会儿,这才开始打开门。

“你怎么不进?”

叶星梦手微微握紧,“满足你大男子主义不行吗?你先进。”

“有病。”陌黎炎将她拽了进来,将门关上并把她抵在门上。

“你是不是因为上次的事,对酒店有阴影了?”

叶星梦轻轻的嗯了一声,“抱歉。”

其实不是,她已经不是原主了,原主也没这种阴影,她那是被私生饭吓得。

她那个时候刚红,她的团队还处于不成熟状态,面对突然爆红的她,很多事情处理的不是很好,所以导致她一次住酒店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正猥琐的对自己拍照。

自此之后,她就有了这么个心理疾病,这个病也被黑粉扒出来过。

陌黎炎见她情绪低落,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又是自己,他心里突然挣扎起来。

自己好像说什么都没有用,也没有意义。

“那以后不住酒店,改住民宿,实在不行,我在S市买房。”

叶星梦被他这土豪行为惊羡到了,虽然自己上一世也挺有钱的,但是现在的她很穷啊!

“其实我觉得出差可以不带着我。”

陌黎炎原本因为那件事心里有点的愧疚一下子没了。

“你不会是装的吧?”

叶星梦欲哭无泪,委屈道,“我没有,你要是想带就带吧。”

陌黎炎冷哼一声,“将行李放好了就跟我去餐厅吃午饭。”

叶星梦乖巧应了一声,一边放行李一边问道,“下午你谈生意,那我要做什么吗?总不至于傻傻的坐在你旁边吧?”

陌黎炎随口道,“不需要,你就充当门面即可。”

叶星梦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脸,心里想着:长的漂亮就是好,还能被人包养,坐着也能帮别人忙。

陌黎炎看着她对着镜子诡异动作,心里不禁发怵,这个女人不会撞墙真把人撞傻了吧?

“那有钱拿吗?”

陌黎炎愣了一下,“我给你那张卡不是钱吗?你自己没花,就把它忘了?”

叶星梦刚想说那不是我自己的钱,但是想到眼前人是暴君,这种寻求经济独立的事还需慢慢来。

“没有,开个玩笑。”

陌黎炎白了她一眼,便拽着她的手腕走出了门,并对保镖道,“守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