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公主快醒醒啊!快快醒醒……”隐隐的哭泣声不停地地在舒染的耳旁回荡着。好吵!舒染的头不由得有些痛。而已那个声音依旧娇嗔不饶,依旧漠视着舒染的烦心的事。丰盈饱满卷翘的睫毛动了动,睁开眼睛了眼眸。掉入眼眸的是一张古香古色古香的大床围在轻纱,朱红色的锦他盖在身上,放眼中国望好吵!舒染的头不禁有些痛。只是那个声音依旧不依不饶,依然无视着舒染的烦心。。...

“公主醒醒啊!快醒醒……”隐隐的哭泣声不停地在舒染的耳旁回响着。

好吵!舒染的头不禁有些痛。只是那个声音依旧不依不饶,依然无视着舒染的烦心。

丰盈卷翘的睫毛动了动,睁开了眼眸。

落入眼眸的是一张古香古色的大床围着轻纱,朱红色的锦被盖在身上,放眼望去竟然没有一件现代化的物品。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公主你醒了!公主,公主……”一个身着绿衣古装的少女一脸泪痕却难掩喜色的看着舒染。

舒染皱了皱眉,这是哪个戏组和自己开的玩笑。“你们导演在哪儿?我要见他。”说出口才发现声音变了,原本自己的声音是有些软糯的感觉,但这次说出的声音却是清脆的像是玻璃裂开了一道缝隙。

“公主,你怎么了?什么导演?”少女很是疑惑,公主该不会把脑子磕坏了吧?

舒染顿时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给我拿镜子来,我要照镜子。”自己该不会穿越了吧。

少女一愣,舒染有些不耐烦,“你没听见?”声音不大却有着十足的皇家气势。

少女连忙去拿了一面铜镜,恭恭敬敬的递了上来。

舒染深吸了一口气,凤眸看向了镜子,镜子里的少女,秀眉宛如远山含黛,纤长的好像乌蝶羽翼般美丽的睫毛下是一双绝美的丹凤眼,清灵如水,灵气通透。精致的琼鼻,粉润莹泽的樱唇,无一不显示着镜子里的是个美女。

尽管阅人无数,但也不仅被这少女的美貌所折服。

舒染舒了一口气,前世的她就是个极美的人,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刚才还害怕自己穿越成个丑八怪呢。

少女有些害怕的小声问道:“公主,药膳来了。”她还没见过这么吓人的公主呢,以前公主不是最软弱的吗,怎么就变了,难道是太伤心了?

舒染的心蓦然的,又痛了。淡淡的道:“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少女突然“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满脸泪水的哀求道:“公主!奴婢知道,自己只是个奴婢,管不着主子的事,可是您必须要为您自己考虑考虑啊,千万不要再自寻短见了,求求您了公主!”

一向淡然的舒染见到这场面也是又好气又好笑,笑骂道:“死丫头!你这是在咒我吗?”

少女连忙把头磕的极响:“奴婢不敢!”

“行了行了,别磕了!再磕出疤痕来。”舒染淡淡然的笑道,“我不会再自寻短见了,你先出去吧!”

少女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舒染,但也只得下去了。临走时还不忘把门留了一道缝隙。

舒染靠在床头上,心,痛得像是一把无情的刀子在凌迟。记忆袭来,每一下呼吸都带着痛。

羽是个帅气温柔的少年,比舒染大两岁。苦追了舒染三年,最后舒染也答应了。可羽的家世不好,不仅没有背景,还有个病重的母亲。但舒染很愿意,她觉得羽又孝顺又善良,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

今天8月15日,是羽的生日。

她准备给羽一个惊喜的,偷偷的到羽租住的公寓,拿着蛋糕盒的手不仅因着兴奋而颤抖,原本,父母是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的,但在舒染的软磨硬泡下,也不得不答应了。

但一进门,舒染就看见了一个女人的LV包,顿时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脚步沉重的走上台阶,短短的二楼,舒染却走了整整五分钟。

床上的女人衣服还未穿好,红晕未退的脸色,以及空气中弥漫的情欲的味道,都告诉了舒染他们刚刚做了什么。

“为什么?”舒染表面上无悲无喜,其实却是痛彻心扉。

“染染,我…,我过够了这种看人脸色的生活,她能帮我得到我想要的生活,染染,你是个好女孩,一定有比我好的男人来爱你,所以,对不起……”羽俊秀的脸上有些愧疚。

床上的女人嘲讽的看了舒染一眼,说了什么,但她都没听见,跌跌撞撞地跑下楼,她要不要告诉他,她其实是舒氏集团的独生女,未来的继承人,她要不要告诉他,其实她已经为他办好了去美国的签证,但……她什么都没说。

面无表情的打开了法拉利的车门,其实这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是给羽的生日礼物,可现在……

左胸处的痛楚让她呼吸不得,不知不觉中,车开到了大桥处,舒染美丽的嘴角弯了一个自嘲的弧度,猛地一脚油门,车子飞向了湖面……

舒染静静的把自己的心用绷带,一层层的包裹了起来。她想,这次就不会再受伤了吧?

“瑟儿,你怎么样了?”一个清越的声音打断了舒染的回忆,抬头一看,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身穿明黄色龙袍,长相不但不像电视上演的那么威武,还很是俊美。

“父皇。”舒染试探性的小声叫了一声。

“朕可怜的瑟儿啊。”上官风心疼的把舒染搂在怀里,“南宫绝尘那个薄情郎,把你害的这样惨。”

舒染越听越不明白了,轻声地道:“我好,好像失忆了。”

痴情公主

春日的阳光十分明媚,浅粉色的桃花把气质磅礴的宫殿衬托的更是多了几分优雅柔和,琉璃殿中,一名少女在对镜梳妆,空气中还氤氲着若有若无的幽兰的清香。

自古红颜多薄命。

这句话是一点也不假,舒染现在在一片异世大陆上,这里有四国,东临南起北辰西苑。这具身体,是西苑的公主,才15岁,叫上官锦瑟,在宫中排名第十一。

这上官锦瑟爱上了南起的质子南宫绝尘,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着南宫绝尘常常有意躲着上官锦瑟,但那天,南宫绝尘在御花园赏花的时候,好死不死碰见了上官锦瑟。

于是这上官锦瑟就犯起了花痴,但不知是南宫绝尘说了什么,上官锦瑟竟然以死相逼南宫绝尘娶她,南宫绝尘当时很是无奈,只得答应了她。但这小公主竟然相信了,前两天,南宫绝尘娶了王妃,着上官锦瑟是柔肠寸断,就一时想不开撞了墙,这才把21世纪的舒染的魂给勾了来。

舒染深深的为着小公主感觉不值,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会幸福吗?

正想着,翠媛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公主,快换衣服,好好打扮一下,北辰的并肩王爷来了,正在宴席上呢!”

舒染无奈的摇了摇头,“好,我知道了。”

北冥翊泽

舒染看着金色的大殿,脚步有些迟延。

翠媛好像看出来了舒染的紧张,“公主,您可不能让别国看了咱们的笑话啊!”

舒染想想也是,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煞那间,她觉得整个大殿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即然也进来了,那就硬着头皮撑下去吧。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电视剧可不是白看的。

“锦瑟,平身吧!来,坐在父皇身边。”上官风笑呵呵的道。

舒染顿时觉得几道嫉妒的眼神射在了身上,但还是很自然的坐在了上官风的身边。

今天的舒染一袭雪白色的纱衣,上面用银线绣的一朵朵美丽的蔷薇,淡雅又灵动,显得她是光彩照人。绝美动人的玉颜上略施粉黛,只是淡描黛眉,轻点樱唇。一头轻柔的秀发轻轻挽成少女的发型,不像是其他公主把首饰戴的满头都是像一个暴发户一样。只是戴了一只汉白玉制的白玉簪,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支簪子就能让一家人不愁吃喝几辈子了。明明是淡雅之极的颜色,却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就是凤熙公主?早就听说凤熙公主国色天香,今日一见,比本王想象中的还要美。”

舒染随着声音觅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少年。

那是何等的容貌?就像是混沌初开,照亮大地的那唯一的光芒般让人不敢直视,他身上有寒的冷冽,火的炽热,两种气质融合,却不损他的惊世之貌!

这少年一袭黑衣衬得他的如雪肌肤更是白的透明,紫金冠束起的那头绸缎般的发更为他填了几分妖冶的美,眉眼沉静的如同宇宙般深不可测,他绝美的嘴角含着淡淡的浅笑,邪魅的一抬眸,琉璃色的眸子里闪过无数的妖娆气息,竟有种说不出到不尽的冷魅,举手抬足间,便有着诱惑的气息围绕。

这尘世间,竟有如此容貌!

他很美,美得令人窒息,美得令人臣服。明知道是飞蛾扑火,但也不忍拒绝那一份不属于自己的美!

不可抗拒的是容颜,不可接近的是气质。

他一直在笑,但这一份笑意,却是怎么也不肯深到眼底。

舒染愣愣地看这他那古井般深不见低的琉璃色眼眸,直到上面染上了一些复杂的神色时,她才回过了神。

“阁下谬赞了。”舒染刚从惊艳中回过神来,玉颜淡淡的道。

这人架子这么大,应该就是那个什么并肩王了吧?

那人又是淡淡的春风桃花笑:“听说公主的琴艺天下无双,不知在下是否有耳福一听?”还未等舒染答话,紧接着话锋一转:“本王想---公主不会不答应吧?”

看来这次不答应是不行了。

舒染轻松一笑:“荣幸之至。”绝美的丹凤眼看向上官风,上官风只是温和的一笑,很是人安心。他对自己的女儿可是很有信心的!

舒染翩翩的走到摆好的古琴旁坐下,想了想,就弹这首!

青葱般纤长白皙的玉指轻抚上古琴,刚开时众人还没觉得有什么,但后来,众人顿时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宴席上了,而是在一处桃花林中,粉色的桃花瓣纷纷扬扬的飘落……宛如一场梦幻的雪,一阵桃花的幽香袭来,众人顿时觉得全身一振,浑身的疲乏顿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舒适的惬意。

琴声停了好久,众人才缓过神来,这次舒染给他们的不仅仅是惊艳而已,还有一种折服。

舒染淡然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啪,啪,啪!”北冥翊泽不知什么时候清醒了,“公主果然才貌双全,本王佩服!”看向舒染的琉璃色浅眸炽热了起来!

众人也逐渐清醒了过来,什么声音都有,有阿谀奉承的,有佩服的,也有一些妒恨的。

舒染不喜欢被北冥翊泽这种看猎物的眼神盯上,有些不自然地福了福身,“父皇,儿臣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了。

上官风可是个道道地地的儿控,一听女儿有些累了,十分心疼,“瑟儿,你要是累了,就赶快回去吧!”

“儿臣告退。”舒染福了福身,临走时还能看见北冥翊泽复杂的眼神。

桃林邂逅绝色美男

舒染走得很快,但没有回自己的锦绣宫,而是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一片桃林中,看着绝美的桃花,不由得把刚才的事忘到脑后了。

只听得一阵缱绻缠绵的箫声传来,舒染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去。

“什么人!”一道清透的声音响起。

那人身着白衣,一头墨发随意的在身后飘扬,一双清冷的眸子如同千年的寒冰般冷得彻骨,眼角有些上扬,全身透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薄薄的水润的嘴唇,显得就几分风情的诱惑。容颜淡淡的如同天上的仙人误落凡间!

好美!

舒染吃惊世间还有这般绝色的容颜。这名男子也就不到二十岁,却有着与他年纪不符的深沉。

“你是什么人?”他略粉的薄唇微启。

“我,我是这的宫女。”声音有些急促,可能是他长得太好了,但看见和眼前人容颜不相上下的北冥翊泽怎么没有这样呢?

他没有说话。沉默,沉默。在沉默。过了一会儿,舒染看着他那惊世的容颜,小声的问道:“你是什么人啊?”

他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那玉制的箫,又吹了起来。

舒染呆呆的看着他,心想,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第一章完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