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西苑的大街上,繁华热闹之极,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小贩们的叫卖声都充分地的体现出了西苑的国家富强。身穿男装的舒染和一脸苦瓜相的翠媛走在大街上,“公…子啊,我们去哪儿啊?”翠媛有些怕。当然自己陪得是一国公主啊,弄丢了自己可担不起啊!山水折扇“啪!”的打在翠身着男装的舒染和一脸苦瓜相的翠媛走在大街上,“公…子啊,我们去哪儿啊?”翠媛有些担心。毕竟自己陪得是一国公主啊,弄丢了自己可担不起啊!。...

西苑的大街上,繁华之极,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小贩们的叫卖声都充分的体现了西苑的富强。

身着男装的舒染和一脸苦瓜相的翠媛走在大街上,“公…子啊,我们去哪儿啊?”翠媛有些担心。毕竟自己陪得是一国公主啊,弄丢了自己可担不起啊!

山水折扇“啪!”的打在翠媛的脑袋上,“翠媛,好不容易出来了,就因该好好玩玩啊,诶诶,那个字画好漂亮……”

舒染的墨玉般的眸子转了转,妓院、皇宫、王府可是穿越必去之地啊,如今皇宫去过了,就差妓院和王府了。今天就去妓院吧!好好的欣赏一下花魁的美貌,再看看能不能自己开一个妓院。

浓妆艳抹的老鸨扭着臃肿的腰身,那红配绿的品位真是让人不不敢恭维。“哟!这是谁家的小公子哟,这摸样,比那女人还要美上三分呢!”翠媛被这声音吓得小脸惨白,舒染也差不了多少,差点就要吐了。

“你们的花,花魁在哪儿?”舒染的声音有些颤抖。

老鸨恶心死人不偿命的一笑,那大饼脸上的水粉就一个劲的往下掉,“哎呀,真不巧,今天这秋凉姑娘已经有人点了,诶,这媚玉姑娘呀也不比秋凉差,不如就让媚玉来伺候吧?”

舒染还未来得及答话,“怎么是你?”有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舒染回头一看,是北冥翊泽。

他今天穿着一身黑色的锦衣,上面用紫金色的线绣着一朵朵妖异的曼珠沙华,紫金冠下,一双琉璃色的眸子深邃的仿佛能把人吸进去,薄唇勾勒出一个清冽的弧度。

“好巧啊!”舒染表面上笑得灿烂,心里却在想,怎么这么衰~

“这是缘。”他淡淡的道,琉璃浅眸里划过一丝笑意。

“是啊,是缘……”我看是孽缘。舒染坐在了椅凳上,端起梨花木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抬起头,“没想到,阁下还是这种风流人士。”

北冥翊泽的眸子看向窗外,“人不风流枉少年。”

舒染点了点头,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可别告诉我父皇啊,我是偷偷溜出来的!”精致的小脸充满着灵动之气。

“嗯,不会。”北冥翊泽有些好笑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翠媛很紧张的拽着舒染的衣袂:“公,公子啊,我们该回去了吧?”

“好吧。”舒染对着北冥翊泽优雅的一笑,“我该回去了!再见!”说完拽着有些大的男装小跑的走了。

他的嘴角弯了弯,目光里有着狂傲的欲望!上官锦瑟,我们会再见的。

锦绣宫

“皇祖母?”还躺在床上的舒染有些紧张的皱了皱精致的眉,那门子的皇祖母啊?

“翠媛啊,就说我不舒服,就不去请安了!”舒染一想到要对着一个不认识的老太太叫祖母,就开始打怵了。

“那怎么行啊!公主!请安是必需的,快起来梳妆打扮。”翠媛一脸认真。

“哎呀,我的被子生病了,我要留下照顾她。”

“不行,快起来……”

半个时辰后……

“唉,翠媛,我怎么觉得你像个公主啊。”舒染无奈的看着菱花镜里忙碌的少女,有些无语了,到底谁是主子啊!

“公主,你可不能这么乱说……”以下省略一千字。

翠媛一边把一根淡雅的碧玉簪子插到舒染的秀发里,一边絮絮叨叨:“公主啊,一会儿你行礼时,眼睛不能乱看,要显出端庄的姿态……”

“哎呦,翠媛,你饶了我吧!从一早上起来你就开始说,一直说到现在,你说的不累,我听得都累了!”舒染可怜兮兮的看着翠媛。

翠媛显然很是无奈,公主以前不是最讲究礼仪姿态的吗,这一失忆,还真是性情大变。

“好了就走吧。”

“还没吃饭呢…”

“回来再吃。”

懿安宫

“唉,可怜的孩子,怎么就失忆了!哎呦,快来让哀家看看。”太后显然很是心疼,舒染刚上前,江玉莲江太后就把舒染抱在了怀里,这太后都有六十多岁了,但皮肤和脸蛋都保养得特别好,只有丹凤眼角有些眼角纹。

“皇祖母。”舒染轻声叫了一声。

“诶,瑟儿还记得皇祖母!”江玉莲喜极而泣。一旁站着一个身着墨绿的嬷嬷,拿过一条帕子递给舒染,看了一眼太后。

舒染会意,接过帕子轻轻地给太后擦着眼泪,并轻声安慰着:“皇祖母,瑟儿没事。”一只手在太后背上轻抚着。

太后微笑着,“瑟儿长大了,会心疼皇祖母了!”接着对着那名墨绿衣服的嬷嬷吩咐道:“莲心,把哀家的那根簪子拿来。”

不一会儿,嬷嬷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有着一个凤凰形的簪子,拿近一看,簪子是一凤凰的形状,雕刻的十分精致,就连那凤凰身上的翎羽,也都刻得入木三分,凤凰展翅欲飞,凤眼是一块红色的宝石,幽亮深邃,凤凰全身透着一股高贵的母仪天下的气质。

“这是?”太后见舒染一脸的迷茫,慈祥的一笑,说道:“这是哀家当年进宫的时候,太上皇赏的,那年哀家也就像你这么大,你莲心姑姑也还不大,太上皇说我甜美可人,温柔细腻,一定会有这凤凰展翅飞翔的时候,但…”太后还没说完,门外小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语香郡主驾到!”

进来了一个女子,十三四岁的年纪,容貌娇媚,眉目如画。身着嫩粉色彩蝶戏花裙,外罩一件粉红色绮罗大牡丹纹纱衣,把那刚刚发育的身姿勾勒的十分曼妙,亮丽的秀发梳成双环髻,对称的插着两支珍珠步摇,在金莲小步的节奏摇曳着。

“语香参见太后。”

太后看到来人微微的笑了一下,对着舒染介绍道:“这是你五叔襄王的女儿,语香。”

上官语香看着舒染,杏眼里闪过一丝妒忌。今天的舒染,一袭浅紫色的绸缎宫装,一头柔顺的秀发一半用一根碧玉簪子斜斜的固定住,另一半则是垂在胸前,娇嫩的肌肤白皙的令人遐思,凤眼里璀璨的如天上的星辰,小巧精致的琼鼻,小不点儿红的樱桃小嘴,整个人清丽绝伦,全身的气质是上官语香不能比的。

上官语香故作亲热地娇笑道:“姐姐啊,语香听说你失忆了,就连忙赶来了。”哼,上官锦瑟,就知道抢我的风头,上次在皇宴上没教训到你,看你这次怎么办!

舒染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上官语香来者不善,淡淡的一笑:“多谢妹妹挂心,我已经没事了。”

上官语香的眼眸故作不经意得看向莲心手里的托盘,“咦,这是什么?”上官语香好奇道。

太后笑了笑,道:“这是哀家赏给锦瑟的簪子。”优雅的端起了茶盅,又说道:“莲心,把哀家的那枚金丝玉镯拿来给语香。”

懿安宫里燃的都是龙凝香,但舒染从小闻不得这种浓艳的香味,清丽的俏脸就有些苍白。

上官语香谢过了太后,细心地发现了舒染的异常。“姐姐,你怎么了?”

太后也发觉了舒染难看的脸色,“瑟儿,你怎么了。来人呐,传太医!”

舒染虚弱地道:“皇祖母,瑟儿没事……”

“没事脸色怎么会这么差!”太后嗔怪道,“怎么不知道保养自己的身子。”

太医来了,给舒染把了线脉。

“公主的身子没事,就是有些虚弱,略服几剂药就好了。”

太医并不像舒染想象的那样一脸白胡子的老头,而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大约二十多岁,脸色白净,黑曜石般的眸子里有着一种邪肆的味道。

太后这才放心,“好了。沈太医,你下去吧。”

“是。”沈连城倜傥邪魅的脸让舒染不由自主得多看了他几眼。他好像是感觉到了,朝着舒染抛了一个十足的媚眼!

舒染连忙把目光转向别处,古代的山水真养人,男人都这麽妖孽。

这几天舒染也是很悠闲,没有人来打扰,只有那个人妖沈太医时不时的来给她把脉,以及写药膳和食膳。还有那个对她羡慕嫉妒恨的上官语香,偶尔来几次,讨论讨论女红,以及琴棋书画之类的,但每次舒染都是爱答不理的,弄得上官语香很是尴尬。

舒染这几天把皇宫的一切都打听明白了,皇后林可暖在生上官锦瑟时难产而死,由于上官锦瑟从小没有母后,就养在了太后的身边。舒染还整理出来了一个清单:

大哥上官暗(早逝)

二哥上官霆(在边境打仗,不常回宫)

三哥上官远(性格清雅,自小体弱多病,不问政事也没多大权力)

四哥上官昊(性格暴戾,有着非常大的野心)

五哥上官衍(闲云野鹤,风流俊秀。自小就喜欢花鸟鱼虫之类的。同时,也是西苑出了名的风流才子)

六哥上官耀(温文尔雅,是西苑很多女子的梦中情人)

七哥上官影(两年前落水身亡)

八哥上官阳(从小天资异于常人,三岁时就能七步成诗,是西苑数一数二的天才少年)

九哥上官端(天天流连于花丛中,天生的风流情种。)

十哥上官睿(容颜比女子还要美,性格十分忧郁。)

第十一就是上官锦瑟,也就是舒染。

漫天的桃花飞舞着,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香味,那粉色的桃花瓣调皮得在人的头上降落。舒染在桃花林里散着步,心想,能不能碰上那名谪仙的白衣男子。一想起那名白衣男子,舒染的心就开始泛起了涟漪……

隐隐约约好像有这悠扬缱绻的箫声,舒染的心狂跳起来,是他吗?独孤离歌?

一袭白衣,纤尘不染。

清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白皙的肌肤在月下闪动着迷人的光辉,修长的手指拿着玉箫,他的身后有着桃花飘落,如此协调的美景,竟然让人不忍心去打破。

“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他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情绪。

舒染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在?”

“你的心跳得那么快,生病了吗?”他转过了身来,在银色的月光下,他的天人之姿更是美轮美奂。

舒染的脸上有些红晕,难道,他知道我的心意了吗?

“怎么不说话?”他有些惊讶,自己向来惜字如金,更不会与一个女子说了这么多的话,怎么今天……

“你……”

“你……”

舒染的脸更红了:“……你先说吧。”

独孤离歌清冷的毫无波澜的眸子里竟然划过一丝温柔。“你是凤熙公主?”

躲在暗中的影卫揉了揉眼睛,自己没看错吧!一向云淡风轻的主子也会心动?一定是眼花,对!一定是自己眼睛花了……影卫在心里碎碎念。

“是的…”舒染小声道,接着又急忙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只是……只是……”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

独孤离歌看着舒染,“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

舒染竟感到有些释然,“谢谢……”

她有些痴迷的看着独孤离歌,好美的人啊,这就是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第三章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