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她有些迷恋的望着独孤离歌,好美啊的人啊,这是真正的不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你的箫吹得真好听啊,我也可以再听一遍吗?”舒染小心翼翼的问着。“也可以。”不知道怎么回事,着天下夸他的箫吹得好的人不计其数,他都不屑一顾,但昨天,面前这个清丽动人心弦的少女说他的箫吹“可以。”不知怎么回事,着天下夸他的箫吹得好的人不计其数,他都不屑一顾,但今天,眼前这个清丽动人的少女说他的箫吹得好,他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

她有些痴迷的看着独孤离歌,好美的人啊,这就是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你的箫吹得真好听,我可以再听一遍吗?”舒染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以。”不知怎么回事,着天下夸他的箫吹得好的人不计其数,他都不屑一顾,但今天,眼前这个清丽动人的少女说他的箫吹得好,他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欣喜。

今天的夜空没有星星,但月亮好大,清澈的月光下,谪仙的少年,漫天飞舞的桃花雨,形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

一首曲子终了,舒染纤长有些上翘的眼睫毛上还有着晶莹的泪珠。

“这首曲子,好美。”舒染深吸了一口气。

“它叫《凤泣血》。”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淡淡的。

“凤泣血?”舒染又重复了一遍,一脸迷茫。

“我母亲做的曲子。”他没有说话,又拿起了玉箫开始吹。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你…你的眼眸里有着寂寥和孤独,你---因该很寂寞吧?”舒染清澈的眼眸看向独孤离歌。箫声蓦然停止。舒染觉得有些唐突,又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你……那个……”

独孤离歌只是淡然的一笑,“今年的桃花比以往还要美,明年……”眼眸看向舒染:“可不可以再陪我看桃花?”

舒染惊呆了,他这是在向我表白吗?

他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舒染,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舒染顿时觉得心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触了一下,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独孤离歌望着舒染的眼神里除了柔情还是柔情……

未央宫

“什么?!”上官风吃了一惊,“你要娶孤的女儿?”

“是的。”北冥翊泽琉璃色的眸子里有着看不清的情绪。

上官风深知北冥翊泽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人野心勃勃,而且听说有洁癖的他曾经因为一个女子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衣襟,就诛了那名女子的九族。还因为一个小孩子挡了他的路,策马踩死了这名小孩子。而且喜怒无常,他是一点也不想让北冥翊泽娶他心尖上的锦瑟。但这次人家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连聘礼都准备好了。

正在上官风犹豫的时候,北冥翊泽的话像一记惊雷一样响起:“皇上,北辰的战神小王爷兰陵楚率领三十万大军正往这个方向袭来。”

上官风深吸了一口气,他不能为了自己的女儿陷西苑的子民于水火之中。“好,下个月五月十三。”

“不。”北冥翊泽的声音更磁性了,挑了挑眉,俊美无涛的脸上笑意更深了,“十天后。”

上官风皱了皱英气的眉,说道:“有些紧促吧。”锦瑟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他也不忍心让女儿去哪个地方,他宁愿让女儿招一个平凡的驸马,也不愿让女儿远嫁给一个天之骄子。

北冥翊泽抚了抚他的墨发,全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倨傲气质,“怎么?”琉璃色的浅眸一眯,上官风顿时觉得寒气逼人。

迫于北冥翊泽的压力,上官风只得答应了。

锦绣宫

“不好了,公主!”翠媛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正悠闲地躺在贵妃榻上看书的舒染淡然地道:“怎么了?”

于是,翠媛就把在小太监哪儿听来的话一字不漏的传给了舒染。

“啪嗒!”舒染手里的书掉在了地上。大脑里一片空白,嫁给北冥翊泽?独孤离歌怎么办?自己的婚事自己都不能做主了。自己该怎么办?

这几天,舒染一直魂不守舍,去见了几次独孤离歌,但没说几句话就走了,上官衍也总来安慰自己,当然也有一些人嫉妒生恨。

“姐姐?”上官语香看着心不在焉睡在贵妃榻上的舒染,恨得牙痒痒。为什么她这么好命,投胎在了皇后娘娘的肚子里,能得到她没有也不敢想的东西,甚至就连她一见钟情的北冥翊泽也要娶她。此时的上官语香内心是恨意连天,再一看到舒染绝美的容貌,更是对舒染恨之入骨。上官锦瑟!你怎么不去死!我要你死!上官锦瑟你这个贱人!为什么北冥翊泽要娶你!一定是你勾引了他!上官语香在心里大喊着。意念至此,突然感到北冥翊泽一定是因为上官锦瑟勾引了他,才要娶她的。一想到这里,上官语香更是气急,从精致的发髻上拔下一支金簪,她想,如果上官锦瑟毁了容,是不是北冥翊泽就会娶她上官语香了。

上官语香手里的金簪刚要在舒染绝美娇嫩的脸上留下一道疤痕的时候,门外的宫女通报:“北辰并肩摄政王到!”

上官语香连忙把金簪藏在宽大的袖子里,虽然动作快,但还是被刚进门的北冥翊泽发现了,俊美的脸上依然含着温润的笑容,但琉璃色的眸子里划过一丝阴霾,这个女人真是胸大无脑,如果上官锦瑟毁了容,房间里只有她们俩两个人,一定会怀疑到上官语香的身上的。再说,即使上官锦瑟毁了容,也不可能轮到她上官语香做他的王妃吧?

“语香郡主也在?好巧啊!”北冥翊泽俊美无暇的脸上的笑容带着致命的诱惑,让人忍不住沉沦。

上官语香痴迷的看着他那惊世的容颜,忍不住呆了。

北冥翊泽看到上官语香的神情,就有了一种一种厌恶的心情。但可怜的上官语香并不知道此时北冥翊泽厌恶的心情,依然一副痴迷的表情,心里暗想:既然上官锦瑟能勾引得了北冥翊泽,那就说明自己也行。她深信,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挡得了她的柔媚。

但这次,她失算了。

试想一下,妖无邪和上官语香谁有魅力?北冥翊泽连妖无邪都能免疫,这上官语香无疑是找死。

上官语香娇羞的一笑,起身给北冥翊泽倒了一杯茶,神情娇媚的说道:“并肩王请喝茶。”

北冥翊泽垂下眼帘,微笑的接过:“谢了。”不着痕迹的躲过了上官语香的芊芊玉手的触摸。他有洁癖,极讨厌别人的触摸,这下对上官语香更是多了几分厌恶!

上官语香原本是准备趁机倒在北冥翊泽的身上的,但这么一来,就失算了。但她还是不甘心,看到北冥翊泽正温柔的看着晕睡在贵妃榻上的舒染时,心里的无名火又燃起来了,而且越燃越旺。心里想,拼了!

于是一个巧妙的转身,芊芊玉手里的茶朝着舒染的脸飞去,整个身子又往北冥翊泽的怀里倒去!

在上官语香看来,这次无疑一定会成功,不但能教训舒染,还能以一个男女授受不亲的罪名让北冥翊泽娶了她!在她自己看来,这招是非常的巧妙,但……

上官语香的这些小动作,北冥翊泽全都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有一种想揍人的冲动。于是,一手飞快的接住了那杯滚烫的热茶,一手不着痕迹的推了上官语香一把。紧接着,北冥翊泽用内力把手里的一滴热茶打到了上官语香的脚跟上。上官语香下一子就倒在了一旁的梨花木屏风上,磕的头破血流。

门外的宫女们听到异响就连忙跑进来查看,就看到了北冥翊泽在优雅的拿着一杯茶,而上官语香则是满脸血污的倒在屏风上。

不久,这件事情整个西苑都传遍了,上官语香对北冥翊泽投怀送抱不成,反而把自己的脸给毁了。成了整个西苑的笑谈。民间总有一些人:

甲:你简直就是个上官语香!

乙:什么?!欺人太甚!你竟然把我比作上官语香!太过分了……

几乎都成了贱人的代名词。

有些时候,不能惹得人,就千万不要惹,不然的话……

襄王府

“母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还躺在床上的上官语香咬牙切齿的怒吼道,“我要杀了那个贱人!上官锦瑟!你这个贱人,我……唔唔……”

吓得襄王妃紧忙捂住上官语香的嘴,“语香!隔墙有耳,小心祸从口出啊!”这上官锦瑟可是皇上唯一的女儿,要被皇上知道了有人咒他的女儿死,还不把他们一家都给赐死啊!

上官语香现在是对舒染恨之入骨,但对北冥翊泽却是又爱又恨,爱的显然比恨得多。

襄王妃怜惜地说道:“香儿,母妃给你去找了宫里医术最高明的沈连城,应该一会儿就到了。乖啊!再等等。”

上官锦瑟,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北冥翊泽我上官语香要定了!上官语香在心里恨恨地想着。

一个时辰后

沈连城来了,即使穿着宽大的太医服,也能显得他身姿挺拔,俊美邪魅的脸上带着吊儿当啷的笑意,一头墨发慵懒的披在肩头,有些玩世不恭的倜傥风流。

嘴里还叼着无名的小草,他一路走来,可是把那些大丫鬟小媳妇羞得脸透红。

襄王妃有些半信半疑的看着沈连城,这一副风流的样子,哪像个救死扶伤的大夫?倒像个豪门公子哥儿。

的确,这沈连城家境不错,父亲、哥哥经商,两个姐姐也嫁的不错,所以说他沈家富可敌国一点也不夸张。他天性风流,又潇洒秀逸。人称:沈公子。

襄王妃皱着眉头说道:“沈公子,这语香的脸……”

沈连城邪邪的一笑,这一笑可把襄王妃身后的那俩名半大的丫鬟迷的神魂颠倒,都连自己姓什么都不记得了。“襄王妃,在下的医术还是过得去的。”他笑得像个狐狸。言下之意就是,我是大夫,大夫的事情不用你管。

襄王妃是个极聪明的,听出了沈连城的不敬。但她也不好说什么。

上官语香一看到沈连城,娇媚的双颊就变得透红,她没想到这个太医也长得那么帅,虽然没有北冥翊泽那么倾国倾城,但也算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

沈连城为娇羞的上官语香把了脉,又开了几幅药,要走的时候,一个光彩照人的少女来了,她美丽动人的俏脸上显然是特意的化了妆,又给她平添了几分妩媚,身穿淡黄色蝴蝶纹的荷叶裙,外套一件淡红色的绮罗百合水纹纱衣,她就是襄王府的庶女---上官语嫣。

上官语嫣是襄王的一个侍妾的女儿,身份低微,今天听说沈连城要来,就想能不能攀上高枝做凤凰,就刻意的化了妆,换上了最好的衣服。这让沈连城有些惊讶,着13岁的女孩,在现代就是上小学初中的年纪,在这里就要谈婚论嫁了,真是让人头疼……自己可没有恋童癖。

上官语嫣娇声道:“沈太医,我姐姐怎么样了?”一双大眼睛里水光潋滟,我见犹怜。一副关心姐姐的样子。

沈连城一个21世纪17岁的高中生,是不可能对一个13岁的小妹妹产生什么情愫的,对上官语嫣的怀柔策略选择视而不见。

“她没事了,再吃几天药就能好了。”看着小姑娘泫然欲泣的样子,沈连城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是真的惹上麻烦了。

上官语嫣立刻一副开心的样子,小脸上挂着娇媚的笑容:“小女子在这里替姐姐谢谢沈公子了。”

沈连城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位小萝莉长得很不错,但实在是难缠,而且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虚伪的女人。看来想要脱身就只能智取了……

第四章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