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宋一然闭起眼睛,装作睡着。事到临身,没办法走一步看一步了,要理智。她手里握着一根做衣裳的针,是从赵小冬的针线盒子里翻出的。这几天赵小冬边做点针线活,边守着她,因为针线盒始终都放到炕头,很很容易就被她拿下了针。这根针没什么两样便她的救命稻草。事到临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必须冷静。。...

宋一然闭起眼睛,假装睡觉。

事到临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必须冷静。

她手里握着一根做衣裳的针,是从赵小冬的针线盒子里翻出来的。

这几天赵小冬一边做点针线活,一边守着她,所以针线盒一直都放在炕头,很容易就被她拿到了针。

这根针无异于是她的救命稻草。

赵三掀了帘子走了进来,他一进来,目光就粘在了宋一然的脸上,嘴里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笑。

美,真美!

赵三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搓着手朝炕边走来。

宋一然恶心的不行,可是却一动没动。

她听出来了,来的是个男人。

赵三以为宋一然睡着了,就坐到了炕上,自言自语道:“啧啧,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了。”

他早就盯上这小丫头了,才几年的工夫,她意出落成了这个模样!模样标致,身段也好,别看人家住牛棚,吃野菜,可是该鼓的地方早就鼓起来,小腰还没有村口那棵柳树粗呢!

赵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伸手就去解自己的裤腰带。

就在这时,宋一然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儿?”这个人,宋一然认识,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个叫赵三的人,是个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无赖。而且这个赵三多次在言语上骚扰原主,让原主不胜其烦,却也不敢告诉别人。

赵三没有想到宋一然会突然醒了,他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想起来这丫头病着,就剩下一口气吊着,怕个球?老马头的房子离村里那么远,她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赵三淫~笑两声,伸手就向宋一然摸了过来,一张臭哄哄的嘴也朝着宋一然脸上拱了过来,那副猥琐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吐出来。

宋一然也没躲,只是屏住了呼吸,等赵三靠过来的时候,她突然扬起手,用手里的针狠狠的刺进了赵三的上星穴。

上星穴是督脉经穴,位于人体头部,是人体大穴之一,平时针灸这个穴位,可以治疗热病,癫痫,头晕头痛等症。但是宋一然使用的手法比较特别,不同于针灸的平刺,而是用力快速的刺下去。

赵三只觉得眼前一花,头部传来了刺痛感,紧接着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宋一然看着趴在炕边的赵三,真是气得牙根痒痒,要不是她现在虚弱得厉害,她肯定不会放过这个人。

就在这时,外头突然想起杂乱的脚步声,赵小冬的声音隐隐传过来,“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不是疯了!她就是一个孩子,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你跟那个小娼~妇是一伙的,你自然向着她说话,俺们看得清清楚楚,赵三进屋了,那对狗~男女肯定没干好事,你让开,别让他们跑了。”

宋一然的汗毛都竖起来了,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局。

赵三想对她不轨,只是事情的一个开端而已,不管他得手与否,时间一到,马上会有人跟进,让他们两个人坐实‘狗~男女’的罪名。只要让人看到赵三在这里,那么她即便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了。

这个年代对作风问题抓得比较严,要是真被扣上“破。鞋”的帽子,她只能是个死!

很好!

一场大火没能烧死‘她’,又设了这个局来害她!

宋一然眼底有寒霜滑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生气过了。

那些人要闯进来,可是她却无力改变眼前的局面,她太被动了!

宋一然越想越生气,她使出浑身力气朝着赵三踢了过去,不管怎么样,她要把伤害减少到最低。赵三趴在地上和趴在炕上,是完全两个不同的结果!

就在宋一然的脚碰触到赵三身体的时候,外面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了,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本应该被她一脚踹到炕下的赵三,却突然凭空消失了!

宋一然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脚愣神!

谁来给她解释一下,刚才方生了什么事?赵三人呢?

就在这时,外头的人蜂拥而至,一下子全都涌到了屋里。原本就十分狭窄的屋子,立刻被塞得满满当当的。

“抓~奸~”一个大嗓门的妇人嚎了这么一嗓子。

“狗男女~”

“太不要脸了,伤风败俗。”

几个妇人还没看清楚屋里的情况,就七嘴八舌的骂了起来,等众人看清楚屋里只有宋一然一个人时,皆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赵小冬气喘吁吁的拨开人群挤进来,一脸的担心。

“小然……”赵小冬左看看,右看看,却根本没有看到赵三的影子。

赵小冬的一颗心这才算是落回到了肚子里。

宋一然淡定地打量着闯到屋子里的这些人,又看了看赵小冬,“婶儿,扶我起来。”

赵小冬瞪了那三个女人一眼,上前扶起宋一然,让她靠墙坐了起来。

“王莲花,田二妞,崔玉梅。”赵小冬十分气愤地道:“你们三个没事就瞎嚷嚷,满嘴里喷大粪,如今什么事都没有,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看热闹的人不少,屋里屋外的都是人,显然是一路跟过来,准备看热闹的!搞~破~鞋可是很大的热闹了。

听了赵小冬的话以后,人们都不由自主的向看了被点到名的那三个人。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明明一切都安排好了,可是赵三人呢?这屋子总共就这么大地方,一眼就能望到头,根本没有能藏人的地方。

“兴许是俺一时眼花,看错了!”王莲花三十多岁,长得胖胖的,看起来像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可惜一双眼睛里装着太多算计的光芒,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不好相与的。

“看错了?一句看错了,就能把这件事掀过去?你这样随便埋汰别人,是会把人逼死的。搞~破~鞋这种话也是能乱说的?你长没长脑袋?”赵小冬火气大得很,怕不能扑过去揍王莲花一顿。

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才就是她,在地里装模作样地说,看到赵三往老马头家来了!她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的,生怕别人不往歪处想似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