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要想活始终这样,就要有一个好的身体。这方面她是不怕的,虽然只在空间里待了一会儿,虽然她会觉得整个人精神了很多,她猜想的话自己长时间待在空间里,所以迅速便会完全恢复健康。虽然那样做的话,很容易引发别人的疑心,尤其是赵小冬,她始终在照料自己,肯定会发这方面她是不担心的,虽然只在空间里待了一会儿,但是她觉得整个人精神了很多,她猜测如果自己长时间待在空间里,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健康。但是那样做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特别是赵小冬,她一直在照顾自己,一定会发现异样的。。...

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有一个好的身体。

这方面她是不担心的,虽然只在空间里待了一会儿,但是她觉得整个人精神了很多,她猜测如果自己长时间待在空间里,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健康。但是那样做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特别是赵小冬,她一直在照顾自己,一定会发现异样的。

空间是个宝,但同时也是祸。这个年代,是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所以无论面对谁,空间和重生的秘密,都要捂得紧紧的。

宋一然打定主意,这两件事,跟谁都不能说。

她现在想得是,如何规划自己以后的出路。

她不可能永远留在大青山,过几年就恢复高考了,国家政~策有了改变,她一定要回到海市去!

那里,还有一对人渣等着她回去收拾呢!她既然答应了要替原主报仇,就不能失信。

张建设那个渣男是原主的亲爹,生死关头,扔下妻女,十足的人渣。他不但没想办法救她们,还狠狠的踩上一脚,成了间接害死宋清荷的凶手。

还有他的那个姘~~头,也不是好东西,都得收拾。

宋一然想着这些糟心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宋一然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只能躺在炕上等待救援。

好在赵小冬没让她等太久。

赵小冬进了屋,见宋一然气色不错,不由得点了点头,这孩子大难不死,但愿以后能少些灾难,多些福气。

“醒了?饿了没?”

宋一然慢悠悠的坐了起来,“还行!”

“怕你饿,下工就去做饭了!还是疙瘩汤,还有鸡蛋。”赵小冬手脚麻利地把东西摆好,打了热水要用毛巾给宋一然擦手。

宋一然连忙道:“婶子,我自己来。”

原主也是这样的性子,赵小冬没多想,就把毛巾递了过去。

宋一然擦了擦手,打开炕边的搪瓷碗,看到里面的疙瘩汤,宋一然心中十分感动,同时也很不是滋味。

“婶,这白面,都让我霍霍了吧?”

“咋叫霍霍呢!你现在身体不好,就应该吃点细粮呢。”赵小冬把包在毛巾里的鸡蛋拿出来,一点点的剥开以后递给宋一然道:“也怪婶子没本事,要不然割两斤肉给你吃,肯定好得更快。”

赵小冬家里养的老母鸡,早就变成鸡汤进了宋一然的肚子里了,要不是那点汤汤水水,只怕宋一然也醒不过来。

这个时候再说谢谢,就矫情了!等她以后有了能力,多帮赵小冬一把就是了。

宋一然端起搪瓷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她这分爽利劲,倒是让赵小冬刮目相看了!这孩子以前有股子别扭劲,总爱往牛角尖里面钻,现在这样多好,瞧着比以前懂事多了。

宋一然把疙瘩汤和鸡蛋都吃了,也才七分饱。

这个年头,能吃到七分饱,已经很幸福了。更何况她吃的是白面和鸡蛋啊,还颇有油水呢!

原主身子虚,不宜进补得太厉害,现在这样的饮食对她来说,刚刚好。

宋一然一把搪瓷碗放下,又喝了一些水,觉得全身上下都舒服极了。

“婶子,你还没吃饭是不是?”

赵小冬笑了笑,“家里现成的饭,晌午的时候,俺带了两个菜团子,现在不饿呢!”

菜团子也不顶饿啊!

宋一然也没去拆穿她的话,只道:“婶子,我有话跟你说。”

“你说!俺听着呢!”赵小冬发现了,这孩子自打醒过来以后,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性格改变了很多。

“我现在比之前好多了,用不了几天就能下地了!婶子,我一个人可以的,你别为了我来回跑了。”

赵小冬没想到宋一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知道为别人着想了!

“傻孩子,你这是跟婶子生分了?”

“不是,婶子,我这不是心疼你嘛!”宋一然叹了一口气,“等我好了,我就下地跟你们一起干活,也挣公分,我可以的。”

“你才多大啊,以前跟着你姥爷住牛棚,那不也是没办法吗?”赵小冬压低了声音,“这几年风声不像之前那样了,等你好了,俺跟队长说说,你让婶子家来,跟婶子一起做个伴儿?”

宋一然并不想去!

她这身上有太多秘密了,跟赵小冬住在一起,难免会暴露出一些问题!人心隔肚皮啊,就算现在赵小冬对她不错,但是她也不想拿重生,空间这样的惊天大秘密来赌赵小冬的人性。

正好,老马头的房子离村里比较远,但是离后山比较近。等她身体恢复了,她还要给自己规划一个系统的训练,尽快恢复到前世的身手。

宋一然承认,她是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人,不把自己从头到脚的武装个透彻,她不会安心。

所以,她真的适合自己一个人住。

“婶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照顾我。”宋一然摸了摸赵小冬略显粗糙的手,一字一句道:“可是我不能连累你,更不能总是依靠着别人活着!婶子,我不小了,以前吃过的亏还少吗?难道你还能护着我一辈子?”

“要是我姥爷还活着,瞧见我这没出息的样,他老人家又该伤心了!婶子,我不为别的,经过这回的事以后,我也想明白了,我想换个活法!”

赵小冬被宋一然说得哑口无言,她再能说会道,也不过是个乡下妇人,怎么可能说得过宋一然呢!

“你这孩子,以前是三天两头不说一句话,现在倒好,小嘴叭叭的,俺都快不认识了。”

宋一然笑了笑,没说话。

她这副羞涩的模样,落在赵小冬眼里,就有几分原来的样子了。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再怎么变,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判若两人。脾气,性格,生活习惯,还是应该保留一些原来的样子。

“那,那你一个人能行吗?”

宋一然就牵强的笑了一下,学着记忆中原主揪着衣角的动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郑重地道:“行,能行!”不行也得行!

赵小冬也实在没办法,她知道宋一然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犹豫再三,只好同意了!

“先说好啊!你要是一个人过不了,可得跟俺说,不能逞强,知道不?”

宋一然又笑了,她怎么会过不了呢!

一个人,再好不过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