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那丫头额头被砸中,一瞬间就流血,血腥气飞散而来,顾临渊一瞬间脸色惨白,几欲做呕。“君古灵,你肆无忌惮---”痛疼让他说不了比较完整的话,而那丫头急忙双膝跪地叩头,“少夫人饶命,婢子求少夫人别再精神折磨少主了,他身子弱受不起啊---”君古灵黑脸:“我是少夫人还“君古灵,你放肆---”。...

那丫头额头被砸中,瞬间开始流血,血腥气四散而来,顾临渊瞬间脸色惨白,几欲作呕。

“君古灵,你放肆---”

疼痛让他说不了完整的话,而那丫头赶忙跪地磕头,“少夫人饶命,奴婢求少夫人别再折磨少主了,他身子弱受不起啊---”

君古灵黑脸:“我是少夫人还是你是少夫人,这个院子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来人,把她给拖出去,要是再有下次严惩不贷。”

很快院子里就来了几个婆子将哭哭啼啼的下人拖走了。

顾临渊此刻满头全是汗,痛的他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她。

“看什么看?不痛了是吗?”

君古灵凶完人,又迅速的继续将药物炼化丢进了浴桶,顾临渊痛的撕心裂肺,却咬着牙不肯在吭一声,如此一刻钟之后才消散。

而顾临渊也已经昏了过去。

君古灵这幅身子没有修为,只能干烧魂力将这些药物消融,随着融的越多,她的脸色越苍白,此刻她额上也都是虚汗,浑身无力,却还是伸手为顾临渊把了脉。

“有效果,如此不出七日便可成功续脉。”

想到这儿她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随后将人捞出,忍着不适,给他随意裹了一件袍子,这才丢在了榻上。

而她因魂力消耗过大,又没有丹药进补,因此倒床就睡。

可这边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递到了苍梧城。

此刻城主夫人坐在梳妆台前正在从头上拔掉一根金钗,听完下人回禀,诧异的道:“这样吗?那就在多留她几日吧,让那个小孽种多受些折磨也好。”

“是,一个天之骄子被一个傻子如此欺辱,想来少城主怕是恨不得羞愤而死了。”

城主夫人笑了笑,随后一脸严肃的道,“且不可掉以轻心,明日让医师过去看看。”

“奴婢这就吩咐下去。”

......

一夜好眠,翌日清晨。

顾临渊悠悠醒来,可睁眼便看到了一张绝美无暇的脸。

少女面白如玉,五官精致迷人,合着眼,睫毛浓密黑如鸦羽,呼吸平稳显然睡的正香,不是君古灵是谁?

不仅如此,这个女人竟然将腿压在他的身上,手臂搂紧紧搂着他,顾临渊看着凌乱的衣衫,顿时脸色铁青,咬紧了后槽牙。

“君-古-灵---”

睡的好好的突然被打扰,起床气极大的君古灵满是戾气,“谁敢吵本仙子,找死吗?”

结果一睁眼对上比她戾气还重的顾临渊瞬间愣住了。

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腿还在人家身上,胳膊还紧紧的搂着人家?

君古灵:......

就是,有点离谱。

“你是有多饥渴?”

顾临渊满沉如水,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生吞了。

而君古灵咽了咽口水,轻轻的收回了胳膊和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可说出的话差点没把人其吐血。

“咳,我饥不饥渴不重要,重要的是某人能不能行还是两码事?”

说完还对他笑了笑,一副小瞧人的模样。

“你?”

男主最不能忍的是什么?就是说他不行。

少年气盛,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顿时气的面皮发红,眼神如刀,就在他要爆发的瞬间医师不请自来了。

“少城主,城主夫人给您请了医师---”

“滚出去---”

一声怒吼,吓的端着盥洗盆的丫头一个哆嗦,一个没端稳水差点溢出来。

这一大清早就这么大的火气,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开始乱转。

倒是君古灵自顾自的下了床榻,洗漱过后整理完衣衫,淡淡的开了口。

“请医师进来。”

顾临渊沉着脸,“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

“是吗?”君古灵站在那儿转身对他微微一笑,“这可由不得你,等什么时候你能站起来再说吧--”

那一脸傲慢样,气的顾临渊直接就笑了,随后眼神阴狠,咬牙切齿的盯着她。

医师一进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心里微惊,不过他并未多言,直接上前请脉。

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块方巾搭在了顾临渊的手腕,这才挽好袖子一点点的探了过去。

而在一旁的君古灵都看傻眼了,讽刺的道:“你是大姑娘吗?居然还要在腕上放手帕?”

“闭嘴--”

顾临渊显然被激怒了,仿佛她敢在说一句下一刻就把她碎尸万段一般。

君古灵撇了撇嘴,最后眸中金光一闪。

忽然,顾临渊顿觉浑身气血淤滞,身体暗沉乏力,而医师皱了皱眉,缕了下胡须,抬起手道:“少城主气郁于胸,乃心绪不畅所致,还望少城主万万想开些,待老朽开道方子,明日在来为您请平安脉。”

待那老医师一走,顾临渊的身体又变回了原来模样,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直接皱起了眉头。

“你做了什么?”

“你说呢?”君古灵淡淡的撇了他一眼,随后高声道,“怎么还不上早膳?想饿死我吗?”

与其说这是早膳,还不如说是午膳来的贴切,毕竟已经日上三竿了。

随着汤汤水水的端过来,君古灵直接怒了,用力一拍桌子,“城主府是穷的连饭都吃不起了吗?吃这些汤汤水水,打发要饭的呢?本,本姑娘要吃肉--,从新做。”

下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找管事去商量了。

“什么?还嫌弃上了?”

老管家脸色不太好,那丫头小心翼翼的道,“要不奴婢回没有?”

“不用,她要什么给她上,我倒要看看她玩儿什么把戏。”

昨天苍梧城那边可发话了,小事儿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满足她,所以,他也没必要拦着。

得了管家的话,很快厨房就送来了一份新的席面。

菜品特别丰盛,什么鸡汤燕窝,烧鸡炖肉,满满摆了一桌面。

君古灵大吃大喝,吃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眉飞色舞,心满意足,而反观顾临渊身前只放了一碗清水粥和一碟小菜,几个白面馒头。

此刻他的脸别提多黑了,简直阴云密布,就这么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子,眼神冰冷挑着眉,用力的将筷子往桌面一摔。

啪--

“你身子骨弱,只能吃这个。”

君古灵半点不慌,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排骨,一双乌黑灵动的大眼睛笑成一对弯月,声音轻快隐隐透着幸灾乐祸的之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