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哭叫,痛斥,惨嚎灌满她的耳朵,血液的腥味和地上的血流。她漫无目的地走着,我们走过童年时攀过的树,小娘跳入的井,和母亲尸体被打倒的草地。雪白的湖中摇弋的莲花被染红,被扭曲的空间的企图掰折。大吼着的懦弱的人,对着黑色的怪物骂着,但所有的声音都被削铁如泥的怒吼着的无能的人,对着黑色的怪物咒骂,但所有的声音都被削铁如泥的宝剑阻绝。。...

如娘娘

推荐指数:10分

《如娘娘》在线阅读

哭喊,痛骂,惨叫灌满她的耳朵,血液的腥味和地上的血流。她漫无目的地走着,走过儿时爬过的树,小娘跳进的井,和母亲尸体倒下的草地。雪白的湖中摇曳的莲花被染红,扭曲的空间的强行掰折。

怒吼着的无能的人,对着黑色的怪物咒骂,但所有的声音都被削铁如泥的宝剑阻绝。

“这双眼睛不错...”

黑色的怪物将手放在她的眼睛上,那双手向下滴着黑色的粘稠物。她强忍颤抖,顺从的跪在地上。

“娘娘?娘娘——”

呼喊声让她回过神来。

“娘娘?您怎么了?”

侍女红鸳关切的用手在她的眼前晃晃

“没什么,睹物思人罢了”

她笑了,将红鸳的手轻轻挥开,继续赏着眼前池塘里的莲花。

红鸳见娘娘不说话,退回了自己的位置,在那侯着的紫嫣悄悄同她讲话

“红鸳,刚刚你看见了吗?娘娘的眼神。”然后夸张的捂着嘴,强压下吐出口的话语,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红鸳侧过身,小声的警告“紫嫣,你不要再讲话了,小心叫娘娘听见”

紫嫣不以为然,嗤笑道:“听到了又怎样,一个六岁的女童罢了,还娘娘。”然后故意做出作呕的表情,“我怀疑,她那样的人就是个...”

“娘娘!”

红鸳突然大叫,对着紫嫣的背后匍匐在地上。

紫嫣紧张的转过头,低头正巧对上了那双眼睛。古井无波,不像个人的眼睛。

红鸳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说:“请娘娘饶恕紫嫣吧,她就是个不懂事的蠢丫头”

“那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女童的声线没有起伏波动,像说着最普通的话语“那就将她拨到浣衣局三月吧。”

顿了顿接着说“这张嘴,到是灵巧的紧”

红鸳听了如娘娘的话,只感觉身上的血液在倒流,怎么办?紫嫣是她在宫中寄托,她的好友。

她匍匐在地上使劲磕头,颤颤巍巍的喊着“请娘娘饶恕紫嫣吧!她,她才十六岁,还,还是个孩子啊”她跟在娘娘身边三年,是知道娘娘作为孤儿最疼爱亲近的就是孩子。

如娘娘平静的看着红鸳,看着她瘦弱的身体伏在地上。

“行吧,那你就替她受一半的惩罚吧。”

紫嫣还征楞在原地回不过神来,还是红鸳拉过了她,将她按在地上对着如娘娘磕头。

这个傻丫头还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而她的好友要替她受一半的罪过。

“如娘娘怎么来御花园逛了?”

迎面走来那个穿着紫色衣裙的女子,她的身边就一个侍女。裙子上粉色的蝴蝶,在阳光的照耀下随着她的步伐熠熠生辉。不过脸上带着倦容,衣裳也有着清晰的泥渍和褶皱。

“是楚才人啊”

如娘娘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面容清雅秀丽的女子。

楚才人用手绢轻掩嘴角,轻笑道“娘娘这是在做什么?怎么这么大动静”

如娘娘指了指紫嫣说道:“这个侍女,她背后说本宫坏话”然后孩子气的鼓了鼓腮帮“本宫生气了,要罚她”又指了指红鸳“她的好友告诉本宫她还是个孩子,要本宫别罚她的好友,让她代受一半的罪”

楚才人翘起的完美弧度的嘴角抽了抽,这宫中谁不知这如娘娘是个六岁孩童呢,这侍女也及笄了吧,怎么和如娘娘比小。

“不过让娘娘这么孩子气一次,倒也难得”

“是呀,不然本宫也不会放了她们。”然后随意挥了挥手,红鸳就带着失魂落魄的紫嫣下去了。替补的第三个贴身侍女粉鸢上前,递给了如娘娘一方帕子。

如娘娘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将帕子丢回粉鸢的手里。

楚才人两年前入的宫,注意到了如娘娘身旁的粉鸢。

“这是粉鸢吧?”

“嗯。”如娘娘随意的应答了。

“娘娘身边竟还留着这么个残缺的人儿”

这宫中谁人不知晓,如娘娘不喜欢残缺的物件,最好双数。记得有次她的盘子花色不是双数的莲花,她发火活活烧死了布置餐具的太监。

而她身边的侍女太监最次也是清秀的小美人,而粉鸢长相最是好,也最得如娘娘喜欢。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那粉鸢居然被人毒哑了,后来再也没人看见她。有传言是粉鸢太高调,得罪了如娘娘,被如娘娘毒哑后残害了。

后来如娘娘残暴变态的名声更甚了,民间甚至还有童谣说她是地狱里爬出来霍乱人间蛊惑帝王的妖女。不过也不想想,就如娘娘这年纪身材和脸,皇帝图什么?图她可以当他闺女的年纪吗。但是如果放在疯子皇帝身上就觉得正常多了,毕竟是个疯子。

“她的脸本宫实在喜欢,想念的紧了就传回来继续侍候着了”

楚才人抬头看了看太阳:“这天气着实炎热,不如娘娘移步璇玑轩避避暑。正巧妾身得了上好的粉莲梨冻。”

“那正好,就去坐坐吧。”

如娘娘点头,身后的粉鸢低头跟在后面。

楚才人和如娘娘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璇玑轩了。

楚才人的侍女妙语从井里取了凉着的粉莲梨冻,为两位贵人到了茶。

楚才人眼神一扫,那妙语就下去了。

如娘娘看她这架势便知有话要说,示意粉鸢去将门窗关住了。

楚才人眼眶突然泛满了泪水,嘤嘤的哭泣了起来。

如娘娘没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茶,看着楚才人哭。

好一会,那楚才人才止住了哭泣。

“又让娘娘看了笑话”然后又歉意的笑笑:“还假意借着吃食的事哄着娘娘来。”

“无事,反正本宫也是闲着。”

那楚才人原名楚淑雪,两年前入的宫,一入宫就封为了才人。要知道当今除了皇后,玩笑一样的如娘娘和一个怜婕妤就再未有一个九嫔以上的位份了。当然,皇上的后宫还有几位九品末位的更衣和无数没有名分的宫女舞女呢。毕竟这当今可是个不按世俗道德伦理来的疯子。

“娘娘知道,妾身入宫就得了七品的才人着实吸人眼球。可,可这次那怜婕妤就太过分了。”

因为要妃及上才有一宫,嫔及上才有一殿,才人只能有个轩啊阁啊的了。所以楚才人被分到了溪谷宫中的怜许殿里的璇玑轩。怜婕妤对疯子皇帝有着迷一样的偏执的爱恋。见到这入宫就获得如此殊荣的楚才人那是可了劲的磋磨。

但是因为之前皇帝对楚才人的那股子清高秀丽有着兴趣,所以怜婕妤也只是暗地里使些手段,可如今皇帝对这楚才人兴趣没了,这不就放开了手脚吗?

“嗯”如娘娘示意楚才人接着说。

楚淑雪吸了口气,又用清清玲玲的口语道:“怜婕妤将妾身的冰尽数扣下了,那些个管事的太监觉得妾身人微言轻就怠慢了。若只是如此就算了,她还将妾身的衣物全部烧了,被褥被扔进泥里。昨日将殿的门也锁死了,让妾身在门口坐了一夜。今个去问却道昨日太晚了,没注意到妾身就将门关了”

楚淑雪气的浑身止不住颤抖,气冲冲的重重摔了下茶杯:“妾身知道她是故意的,可这般损面子的事太过分了。但是妾身不得宠,又没有傲人的家世”

然后求助般的望向了如娘娘。

如娘娘抿了口茶,道:“皇后娘娘多年不问宫中事务,都由本宫管着。幸皇上妃嫔稀少,倒是有闲心帮着你理下公道”

哪里是妃嫔少,其实是活下来的少罢了。这么多的没有名分的女子闹的不可开交,这如娘娘管过吗?

没有。因为她知道这只是皇帝的乐趣。但是楚才人不一样,她可是那位让她照顾着的。

为何让她这么个六岁孩童照顾着?呵,这里人可不会对宫中的人抱有轻视的心。毕竟三岁的孩子都有十八般心眼呢。更何况连如娘娘自己都没把自己当个孩子。

不过这不妨碍她把这宫里的孩子当做孩子。毕竟纵使大人千错万错这才到世上的孩子总没错。

出了璇玑轩,如娘娘说:“去冷宫里逛逛,看看能不能捡到孩子。”

若是粉鸢还能说话一定要说,这宫里早在两年前就布满了娘娘的眼线,若是能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捡到孩子那就只剩下奇迹或是两年前生的。不过看娘娘这话应该是两年前生的。

原来这冷宫里有个宫女居然生下了一个皇子,不过生下之前这宫女就像疯了,也幸得因此没被皇帝杀了。毕竟在大梁朝皇宫里生下孩子就等于自杀。那些眼线见是个疯子就疏忽管理,所以让那宫女瞒过所有人生下孩子还一手带到三岁。也是这次大搜查被发现了。

但是一个疯子还能带活一个出生的孩子还三岁了,这里面的细节就值得人推敲一二了

如娘娘的脸色有些阴沉,“这冷宫里看着的人着实要敲打一番了。”居然这么晚才发现,真是让人错过了那么多好时机教育洗脑了。也不知道那孩子如何。

二人移步到了冷宫,见到了哪位奇女子和那幸运的孩子。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