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天早晨,李张小凡煮了野菜粥,煮了六个鸡蛋。望着简简单的单,虽然对于长时期吃不饱的李大壮他们来说了是很难得的丰盛的美食了。成了孤儿的他们,从来不也没吃过一口鸡蛋了。早晨吃了粥和鸡蛋,他们幸福和快乐感爆棚了,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大姐,我们昨天干嘛?”李二壮迫不早上吃了粥和鸡蛋,他们幸福感爆棚了,每个人都斗志昂扬。。...

第二天早上,李碧瑶煮了野菜粥,煮了六个鸡蛋。看着简简单单,但是对于长期吃不饱的李大壮他们来说已经是难得的丰盛了。成为孤儿的他们,从来没有吃过一口鸡蛋了。

早上吃了粥和鸡蛋,他们幸福感爆棚了,每个人都斗志昂扬。

“大姐,我们今天干嘛?”李二壮迫不及待地追问了。

李碧瑶看着吃饱肚子的几个弟弟妹妹,他们都一幅要出去干活的架势。

“今天还是去湖里,今天这样安排。二壮教大壮游水,教会后学着插鱼。二朵和三朵在湖泊周围继续搜索野菜和菌子。小朵就不要去干活了,就在湖边看着哥哥插鱼。我在周围看看有没有野味,抓到野味后我就回家带上昨天的兔子去集市换钱。”

听到可以学游水和插鱼,李大壮开心极了,一个劲地傻笑。

李小朵听到不用干活,以为大姐嫌弃她了,不开心极了,嘴巴嘟嘟的。

李碧瑶看着嘴巴可以挂瓶子的李小朵,不禁笑了。

“小朵朵,你帮大姐看着哥哥们有没有偷懒,我从集市回来带糖给你吃。”

听到监督这个任务,并且还有糖吃,李小朵一下子多云转晴了。

“好呀,大姐,我一定看着大哥和二哥,不让他们偷懒。”

李大壮和李二壮听到小妹的话,都翻了白眼,他们心里想:幼稚,我是会偷懒的人吗?

李碧瑶又带着弟弟妹妹往湖泊方向去,这次李碧瑶没有去插鱼,她的目标是野味。

经过一番搜索,李碧瑶发现了一群野鸡。野鸡会飞,而且它们都很机灵。李碧瑶手上没有21世纪的枪,也没有古代猎户的弓箭,想要抓住野鸡就得很费劲了。

李碧瑶捡了几颗小石子,她趴在地上寻找下手的好时机。

野鸡们在觅食,李碧瑶用石子瞄准最大的野鸡。心里数一二三,李碧瑶用石子击中了一个野鸡。其他野鸡收到惊吓,四处逃跑,李碧瑶接连飞出几粒石子。野鸡在移动,所以有些石子没有命中目标,李碧瑶一共收获了三只野鸡。

捡到野鸡后,李碧瑶没有停留,立马往家赶,回到家带上兔子就往集市去。

集市在大阳镇上,离杏花村很远,走路得差不多两个小时。

风尘仆仆,李碧瑶终于进了镇子。原主记忆里是来过镇子的,所以跟着记忆找到了集市。

早市已经过了,集市上没有多少行人。李碧瑶临时改变计划,她准备到酒楼去销售她的货物。

李碧瑶跟人打听到了大阳镇最大的酒楼是顺德酒楼,她找到了顺德酒楼。

正是中午吃饭时间,酒楼里有很多人在用餐。

“小二哥,我找你们掌柜的,卖野味。”

小二听到有人叫,抬头看,一个穿得破破烂烂又很瘦的女子。小二心里顿时有点不乐意,觉得这是个穷鬼,没钱吃饭的,不过他不敢怎么刁难对方,店里规矩不得随意得罪来店里的人。

“卖野味的呀,你先进去等着,我去叫掌柜的。”小二淡淡地说。

李碧瑶没有计较小二的轻视,她知道自己一身破破烂烂,以貌取人是人之常情。

李碧瑶进入内楼的一个小房间等着,等了好一会儿,掌柜才姗姗来迟。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走进来,人有点富态,肚子肥肥的,看着很慈善。

“姑娘,是你要卖野味,有什么野味?”

“有兔子和野鸡。”李碧瑶不卑不亢地回答。

眼前的姑娘没有一丝胆怯,落落大方的样子给胡掌柜心里留了一个好印象。

“拿出来看看吧。”胡掌柜摸着胡子说。

李碧瑶从挑来的箩筐里拿出了野鸡和兔子。

一看到野鸡和兔子,胡掌柜眼睛都直了,好家伙呀,还是活的。

“掌柜的,开个价格吧,我想你们是镇上最大的酒楼,可能不会骗我的。”李碧瑶先声夺人。

胡掌柜听到对方的恭维,心里暗喜,想了一个合适的价格。

“兔子是活的,30文一斤,野鸡也是活的,35文一斤。这已经是最高的价格了,要不是活的,还卖不上这么高的价格。”

李碧瑶听到这个价格,心里狂喜,这个价格已经比她的预算要高了。

“行,我相信掌柜。”李碧瑶直接应下。

胡掌柜看到这么爽快的人,没有那些斤斤计较的农户样子,心里也是很满意。

“你来过秤。”胡掌柜吩咐在外边等着的人,外边的人听到就进来过秤了。

兔子22斤,660文,野鸡16斤,560文,加起来一共是1220文。

从酒楼出来,李碧瑶兜里揣了一千多文,兜里有钱,整个人都容光焕发了。

李碧瑶去吃了一碗云吞,花了8文,最后跑去街上买了一些麦芽糖才回家。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