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拓跋小妖作家的一本男频小说是御美猎人,该小说的主角是萧凡叶若兰,是一本都市小说,这本小说在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提供更多深度阅读了,萧凡叶若兰小说精彩的片段:萧凡爬起来而起,在一片惊叫之中,提着欧式路灯再度冲进人群,打得上次还猖狂无比的混子们,哭爹喊娘,屁滚尿流。而且他每招每式都配合着步法挪动,以至于他无论如何用力,重心都不会不稳。。...

御美猎人

推荐指数:10分

《御美猎人》在线阅读

御美猎人第14章 无法原谅你

疤脸福在旁边看的真切,只见萧凡每次动作,看似粗犷随性,实则很有章法。

而且他每招每式都配合着步法挪动,以至于他无论如何用力,重心都不会不稳。

“散开,这小子是个练家子,让我来!”福哥说话间,脱掉了身上的T恤,露出了满身腱子肉。

他虽然没有王力的块头大,但是四肢异常粗壮,愤怒的时候,面上的疤痕更加狰狞。

只听怒吼一声,提着砂钵大的拳头,朝前跑来。

萧凡赶紧向前探出欧式路灯,准备来招拦拿扎,首先把他压制住再说。

可谁知道那疤脸福见他胳膊耸动,绕步抬手,咔的一拳把路灯杆荡开。

紧接着欺身而上,扑到近前后飞身而起,一记劈拳凌空砸了下去。

萧凡心里叫了声好,这虎形劈拳神形具备,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算是这疤脸福的绝技了。

他巍然不惧,将手中的路灯用力向后撑在地上,然后身子后仰弹起,双腿如同重炮一般踹出。

由下至上,把这招双龙出海用了个活络。这是五郎八卦棍中的高招,他学了多年。

嘭嘭两声,福哥的胸口中招,一声惨叫,向后翻飞出去,直接化作滚地葫芦。

萧凡翻身而起,在一片惊呼之中,提着欧式路灯再次冲入人群,打的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混子们,哭爹喊娘,屁滚尿流。

叶梦瑶怔怔的看着这一切,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过了良久,才感觉到危险解除,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了下来。

可一放松,酒劲就上来了,她趴在围栏边呕了一阵,紧接着靠在那里有些人事不省。

“德玛西亚,我看到了什么?武器大师贾克斯!”

“他们是在玩COS吗?简直太逼真了,大神啊。”

过路的两个电竞迷学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掏出手机来拍。

片刻,萧凡扔下路灯,坐在环湖围栏边点了根万宝路,静静的看着湖中挣扎求救的一群混混。

每个靠岸的都会被他重新打回去,最后哭爹喊娘之中,那帮家伙朝着远处游走了。

抽完一支烟,他这才蹲下身,拍了拍叶梦瑶,说道:“回家啊!”

但后者昏昏沉沉,神志不清,看样子刚才被灌了不少酒。

这才几天,她就两次中招,这个女人真是太不知自爱了,他真恨不得把她留在这里,明天再来给她收尸。

终究,他还是俯身把她扛在肩上,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扬长而去。

也不用乘车,快走一阵,很快就到了酒店。

周围的人见怪不怪,这“捡尸”的事情常有发生,只是捡回去的很多满身是毒。为了一时爽,惹了一身病,不值啊。

“你住在哪个房间?门禁密码多少?”萧凡把叶梦瑶扶起来,追问着。

“我啊,我住在你家。”叶梦瑶抬起头,迷离着眼睛,还伸手来捏他下巴。打了个酒嗝后又说道:“帅哥?你想泡我吗?”

萧凡头皮发麻,竟然被调戏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实话实说道:“不,我不想泡你,只想上你。”

“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满脑子污秽的思想,去死吧。”她瞬间变脸,生气的跳起来要揍他。

妈的,发酒疯。

他知道不能在这里纠缠,赶紧开门进了自己房间。

扶着她躺下的时候,腰肢被她双腿一勾,自己也跟着跌了下去。

“想碰我,没门,去死吧混蛋。”她嘴里骂着,张口咬在他肩膀上。

他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推开,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看了眼深深的齿痕,气的差点给她一巴掌。

这才认识没多久,自己就救了她两次,可对方却不知好歹。

在干爹眼中,他是意志坚韧的汉子。可在她这里,他却犯贱的心软无比,每次都要管她。

叹了口气,他起身准备给她倒水。

可刚起身,就见叶梦瑶的喉咙中一阵滚动,身子也挣扎挪动了几下。

“别……别吐在爸爸床上!”萧凡惊呼了声,一把拽起她的衣领,直接把她拖拽到了床边。

哇哇……

叶梦瑶老实不客气,张口就吐,不过她似乎没吃什么,吐的全是酒水跟酸水。

萧凡有轻微的洁癖,看到这情况一阵阵反胃,一溜烟躲到了沙发边。

他顺势拿起茶几上的万宝路,准备抽一根压压惊,目光却不敢离开小窗户。

忽然床上的叶梦瑶又不安的滚动了起来,他大惊失色,健步如飞赶了回来。

可还是晚了一步,噗通声,她直接跌下床,不偏不倚的倒在了吐出来的酒水中。

“我现在把你送回酒吧好不好?”萧凡征求她的意见。

“不要,我好难受,好难受……”她皱眉呢喃,又让人看得心疼无比。

沉默了片刻,他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好人做到底。

他把她用大毛巾裹起来拉到沙发上,然后压着厌恶,一件件的帮她把衣服剥掉,直到剩下……

还剩什么,连上面最后一件他顺手也解开了。没办法,上面也沾了酸水。

只剩下一条小内裤的美女,静静的躺在他怀里。

她的胴体再次呈现,真的很美很诱人。因为饮酒而变得白里透红的肌肤,仿佛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让人难以抗拒。

深吸了口气,他抱起了她。她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一副任君采摘的娇羞。

最后他还是把她放回了床上,到底他无法做到趁人之危。

把衣服扔进洗衣机后,他打了一晚上的十段锦,直到天快亮才睡着。

次日清晨,被一声河东狮吼惊醒,他已经习惯了,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片刻,叶梦瑶裹着床单从卧室冲出来,扑到沙发上就开始厮打他。

“臭流氓,我跟你拼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她气鼓鼓的抓挠,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

他被弄得烦了,一转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捏着她的下巴红着眼吼道:“老子昨天被你折腾了大半夜,早上刚睡着,你又发什么疯?”

她的眼睛红了起来,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委屈的很快两行泪水就滑了出来。

他最受不了这样了,赶紧松开她,说道:“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了,别哭了。”

“可是我无法原谅你。”她坐起身来,双手抱着膝盖,埋首哭了起来。

萧凡一阵郁闷,他说道:“怎么就无法原谅我了?昨天你被夜巴黎的人纠缠,可是我把你救回来的。”

“可是……可是你回来就把我……已经两次了,为什么就没有单纯的好心呢,为什么英雄救美要附加这种卑劣的条件呢?”她很生气,可作为高知识分子,实在不会骂脏话。

萧凡仰天长叹,他说道:“可能是我的方式不对,昨天我就该让你躺在呕吐物上睡觉。不,或许我压根就不该救你。你期待的,是那个大公子的临幸吧?”

啪……

这次她真的生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就给了他一个巴掌。

饶是他功夫如此之高,也没料到她忽然暴起,要知道她刚才还是一副没有任何威胁的样子。

“我还没贱到人尽可夫,像你跟他这样卑鄙无耻的男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期待。”叶梦瑶说着,抓起桌上的一杯水,又想浇。

昨天她就是这样浇李大公子的!

本来她很欣赏那个表面上谈吐不凡的男人,甚至的确有接受他追求的想法,要不然也不会去宋宝斋帮忙了。

可是谁知道,他竟然那样卑鄙,两次用龌蹉的手段对付她。

要不是萧凡,她恐怕早已经……

不,萧凡更是无耻,他捡了现成的,每次都趁人之危。

因此,她更痛萧凡,所以抓起水杯就要浇他。

“够了!”萧凡一把擒住她的手腕,抢下水杯。他指着沙发冷冷的说道:“你的衣服在那里,拿上它给我滚,以后,你的事我不会再管。”

她心里莫名的愤怒,用力推开他,跑到沙发边抱起了叠的整整齐齐、洗的干干净净的衣服,哭着夺门而去。

他摸了摸脸颊,心里暗骂臭娘们儿,他要不是个爷们儿,今天非揍她一顿,干她一炮。

给她气的够呛,他抽了支烟后再睡就睡不着了,最后只能洗漱后下楼吃早餐。

一如既往的晨跑加打拳,今天他心中有怒火,打的时候带了点气,打出来的效果,那是气势磅礴。

一套虎拳打完,还不过瘾。想起昨天在湖岸边打的棍法,索性从旁边取了根趁手的棍子,噼里啪啦打了起来。

他打的是五郎八卦棍,从八卦衍生而来,变化多端,看起来很养眼。

他的功夫是源自他干爹,深究的话,是源自孙禄堂那一脉。

要是当年的虎头少保孙禄堂有天下第一手的美称,他擅长的拳法是太极拳、八卦掌与形意拳。

所以他的门人,多是三拳皆学,而且根据他留下来的典籍跟心得,这三拳也的确有互通之理,学习起来有融会贯通之效。

内家拳嘛,配合上吐纳调息,打出来的拳法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套棍法打完,他收棍吐气,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跟喝彩声,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围了不少人了。

他目前会的棍法就这一套,枪法倒是有两套,一套是形意拳的五行连环枪,一套是赵子龙所传,后来被改造为太极十三枪。

“不错不错,年轻人能把棍法打到神形具备,算是有点真本事了。”一个面色红润,身材宽厚的长须老者笑着走了出来。

他看样子已经有七八十的高龄,可精神烁烁,目光如炬。而且体态不瘦,肤色偏红,这老者不是精通养生之道,就有延年之术。

虽然人家的夸赞不算多高,但是萧凡也不敢造次,笑着拱手道:“老伯说笑了,我也就是练过几天,没事瞎扑腾两下。”

“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年轻人能做到这些,日后必有大成就。”他微笑着拍了拍他肩膀。

正要说点什么,身后有个老太太招手道:“老马,赶紧过来领班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好吧好吧,别催了!”老马回头冲着萧凡笑了笑,又拍了拍他肩膀,说道:“内外兼修方可成器,你那八卦棍有气无力。我说的力,不是劲,而是纯粹的体力。”

说完,他也不看萧凡变化多端的脸色,立即冲着老太太喊道:“阿丽啊,我们练到哪步了?”

“今天练虎式!”老太太应了声。

老马跑到一群老太太前面,开始做示范动作,打的竟然是五禽戏。

萧凡去学校的路上,都在思考老马说的话。他力气那么大,怎么可能是有气无力呢?

内外兼修、体力、体能……

猛然间,他想起了那日在书斋外面遇到的顾崇积,此人的身体坚硬如铁,他当时偷袭的全力一拳都没能把他打废。

这老头不简单啊,一眼就看出他内家拳虽然略有小成,但是身体素质却不太好。

看来以后的锻炼要加量啊!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