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逆袭黄金时代第一章的全文深度阅读,群山之间,朔风四起,漫天飞雪。 一群手拿刀枪之人正悄悄地顺风而行。 山洼中,一个小镇会出现在这群人视线内。小镇内疾风顿敛,仅有鹅毛大雪旗号旋...一群手持刀斧之人正悄悄地顺风而行。。...

群山之间,朔风四起,漫天飞雪。

一群手持刀斧之人正悄悄地顺风而行。

山洼中,一个小镇出现在这群人视线内。小镇内烈风顿敛,只有鹅毛大雪打着旋儿飘扬而下。

一声呼啸,这群狂徒杀向镇内。

一时间鸡飞狗跳,哭喊求救声不绝。

一袭白衣的少年随着雪花从空中飘然而下。

手中长剑随即挥出,一道沛然剑气袭来。

几个追在最前面的歹徒头颅便飞了起来,身子朝前跑了几步,猛地扑倒在地。

“尔等宵小还不速速住手。”少年随即一声大喊。

那群歹徒闻言抬起头来,看向凭空而立的少年,大叫一声鬼,抱头四散。

少年哈哈大笑起来,落向小镇。蓦然间,飞雪顿消,小镇消失不见,他发现自己正急剧地坠向一个无底深渊。

少年猛然一惊,睁开眼来。

沾着霉斑的天花板映入眼帘,然后中间泛黄边缘发黑的墙壁接着闯入视线。

心依然在噗噗通通地剧烈跳动着,汗水浸满了全身,他的手正紧紧地抓着什么。

深渊怎么变成了房间?

悬着的心稍稍地平静了一些。

一股有些发霉的潮味此时传入鼻腔。

他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怎么就是梦呢?

少年摇了摇头。

然后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样,迅速地揭开被子,合身而起,套上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背包匆匆地向外走去。

“钥匙。”刚迈出门的少年听到叫声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押金尚未退还。

少年在裤兜里摸了摸,然后把手伸进去掏了出来,接着把钥匙递给房东转身就出了门。

没走几步,少年拍了拍脑袋,又折返回去。

房东脸上正带着笑,忽然便看见了走进来的少年,于是脸上的笑就消失了。

少年拿着押金再次走出那个简陋有些脏乱的宾馆。

没走几步,少年便听得身后传来一片叫艾森的声音。

谁会叫自己呢?少年有点疑惑。

说话间,头已经扭向了后边。

原来是昨晚一起聚餐的同学们。

艾森感动起来,又想起了“苟富贵勿相忘”的话语来。

“老弟,起来晚了,抱歉。”

“老弟,一起吃个早饭?”

“老弟,这是一点儿零食,路上吃,千万别客气哈。”

“老弟,包给我。”

艾森被这些话语包围起来,心一下就暖洋洋起来,哎!当时怎么就那么忽视和大家的交往了呢?

他有点自责了,有点后悔了。

恩,将来一定不能忘了他们。

艾森带着满腔的感动,一一回复了眼前诸位好友的关心。

大家摆摆手,齐齐说他太客气了,然后拿零食的那位同学又把零食递向艾森。

“沪市那么远,路上吃点什么打发时间。”

艾森看着大家真诚的笑意,于是道了谢,然后接过了那些零食。虽然他不怎么爱吃,但那也是同学们的心意,不能不领。不过包他依然自己背着,这种事儿再让别人代劳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同学们又是一番客气。

艾森抬头望了眼不远处的车站。

“艾森急着赶车,咱们就快点走吧。”一个眼尖的同学看出了艾森的着急。

艾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急,晚点儿应该也没事。”

“这怎么行,不能耽误车。咱们快点送老弟进站吧。”那同学反倒催促起其他同学了。

“不急,不急。票我已经买好了。”艾森只好撒了谎。

“果然是大学生,早有准备啊。”那同学说道。

“只有兄弟,没有大学生。”艾森认真地纠正道。先前冷落了同学们当然不好,现在来了这么一个表白心声的机会,他当然要抓住了。

“对,只有兄弟。”其他几人纷纷附和道。

于是他们走向附近的一个早点铺子。

刚买好早点,艾森便抢先付了钱,他没等别人开口就说:“昨晚你们掏了钱,今天就该我来,谁抢我跟谁急。”

大家看着艾森坚定的表情,也就各自落了座。

“昨儿晚没去乐呵乐呵?”一人开玩笑地说。

“没有,一回来就睡觉了。”艾森实话实话。

“可惜,一晚上就这么白白地睡过去了。”一个人好像有些惋惜一样地说。

“别胡说,艾森是个老实人。”

“那个谁说的,食色性也。”另外一个人表示着反对。

“孔子,白痴。”一个人说。

“管他是谁,反正那意思不就是这个意思么。”那人嘿嘿笑了一下。“这个”他咬的很重。

“食色性也不是那个意思,也不是孔子说的。”艾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张口说道。

“哦?”方才反对的同学看着艾森。

“这句话出自《孟子·告子》,告子最里面提到了这句话。他的原意是吃美好的东西,是本性。”艾森本来还想说追求仁义也是人的本性,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他不是老师,也不是他们的长辈。

“哦,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吃好吃的东西,可不就是说的是现在么。”说食色性也的同学说道。

“呦,原来你是一个正人君子呀。失敬失敬。”

“去,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大学生,当然就是君子了。”那同学拍了拍艾森的肩膀说道。

艾森笑了笑说:“过誉,过誉。”

“老弟,要不等会咱们去尝个鲜?”

“都说了老弟是个正经人。”

“他还要坐车呢。”

“去省城第一班车九点才走呢,现在才七点多一点儿。”

艾森张了张嘴,但想起刚才说的话,又闭上了嘴巴。

“老弟,怎么样,等会爽快爽快去?”

“哥几个请你,如何?”

艾森尴尬地摇摇头。他当然知道他们的意思。

“兄弟,这也是历练。别那么难为情。”

“是啊,青城宾馆的那几个很嫩。”那同学说着便嘿嘿地笑了起来。

剩下的几个同学瞥了一眼他,笑骂他没个正行,然后议论起来。

他们的话让艾森觉得如坐针毡,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好了,都别说了。”有同学看了眼艾森说道。

大家的议论声这才停歇下来。

艾森的脸色慢慢恢复了正常。

早饭总算是吃完了,艾森用纸抹了抹嘴。然后抓起背包,提着零食站了起来。

同学们也跟着站了起来。

一片“苟富贵,勿相忘”声中,艾森走进了车站。

艾森边走边回头冲他们摆着手,让他们早点回去。

站外,那几个人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你的消息准确么?”

“我叔就是组织部的,你说呢?”李同学很是肯定地说。

“可我怎么都觉得有些不靠谱啊,这个艾森将来真的能进县府?”一个人疑惑地问。

“这风声传来的未免有些早吧,他这才大二呀。”另一个人也怀疑起来。

“你懂个屁,国内有几个南都大学?那里出来的可个个都是人才。听叔说党大会上提出这几年要加快人才引进的步伐,县委已经决定把人才指标强行纳入到晋升体系之中。人才指标里规定的大学就有南都大学。”李同学回答道。

“可他学的是医学化工专业,而且他自己也说了将来要当一个药剂师的呀。”先前质疑的人继续表达着疑惑。

“照你这么说,咱们主席便该去造机器了?”李哥反驳道。

“艾森这小子走了什么运。他那样的能进县府?就算进了县府后能当得了官?还不得罪一大片人,要是真的狗可能都不吃屎了。”另外一个说。

“大家不能这么想,当官可不一定非得要圆滑才行,有些官照样很讲原则,官运也不错。”李同学一副很有见识的样子说道。

“也是,万一这小子要真的当了官,咱们这顿饭也没白吃,到时就好找他了。”一个人赞同地点了点头。

剩下的两个也跟着附和了一声。

“咱哥们当中要是能出一个当官的就好了,就有照应了。”

“谁让人家学习好呢?”

“唉!”

“对了,你叔是组织部的?那咱们还——”有人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说。

“咳,是堂叔。”李同学捂了一下嘴,然后把头扭到一边去。

“堂叔也很近的呀,什么时间咱们问候问候一下老人家。”那人接着说。

“恩恩,艾森那小子我看着就烦,方才还摆谱!要是能和——”

“咳咳,我还没见过人家的面呢。”李同学的声音有些低。

“没见面?”

“论辈分,我该叫人家叔,我是恒子辈,人家比我高一辈,可不就是叔么。”李同学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哦——”

“大家别走呀,但县里引进人才的消息是千真万确的。”

“哦。”

那人郁郁寡欢了一阵也走了。

候车厅外,艾森的头一下大了起来。

这未免也太多了些吧。

艾森看着站内乌泱泱的人头,有些发愁了。

连门都挤不进去了,这还怎么买票?

哎,还是起得晚了。

青城之所以号称青城,因为四围皆碧,树木葱郁。但并没一条大河,所以在古时也不是什么重镇,到了近代依然闭塞。不过倒也和平,据大人讲,鬼子的飞机都不屑于飞到他们这里来。建国后,不知怎么地好像出了一个青城的大官,这才修了一条通往省城的公路。青城此时才算是摆脱了与世隔绝的落后面貌。

到了现在外面改革之风早已传遍,这里才开始有些胆大的人去了南方,接着出去的人逐年多了起来。

艾森没想到会是一年一个高峰的节奏。

去年人也多,但人并没塞满候车厅。

但现在已经塞满了候车厅。

他试着挤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完全是徒劳无功,于是就放弃了。

虽然候车厅内已经人满为患,但好在候车厅并不大。一个二十来万人口的小县城能需要多大的车站呢?那时政府机关之间的攀比之风还不太盛行。

艾森于是就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着,站着站着就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昨天的场景来。

他是昨天下午到的县城,到了县城后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到省城的班车已经停发了。不过他本来就没打算当天走的。

他在车站附近随便找了个便宜的小旅馆住下了,倒不是住不起。而是住进条件稍微好点的旅馆,便会时不时地接到一些嗲声嗲气的电话。

去年便是这样,他在县城条件不错的宾馆里住着,刚吃过晚饭正想看会电视,放在床头的电话就响了。

他接了起来,便听到一个女孩故意嗲着普通话问他需不需要服务。

他还以为是打扫卫生的,就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

结果过了一会儿,一个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孩推门走了进来。

艾森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忙说不需要。

那女孩直接大骂起来。

最后还是艾森给了二十块钱才算了事。

艾森不知道风气会变得这么快,他当年上高中时男生和女生走路都是离得远远的。

倘若男生和女生在公共场合多说了几句话,班上都得议论许久。

订好房间,他就去了母校。

在走出母校时不曾想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见面便大叫一声艾森。

艾森吃了一惊,没反应过来,那人上来便是一个拥抱,然后说好久不见。接着又是握手说今日实在运气,总算是见到了。

南都大学的粉丝?咱高中也有考上南都大学的人?不对,这人好像有点面熟。

但艾森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到底是谁,于是随机应变着。

这人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松开了手,自我介绍了一番。

恩,好像是有个行李的同学,当时还同过桌。

艾森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又拉过了对方的手,晃了几下,然后自责了一番。

艾森对此也很无奈,谁让自己是一个脸盲症患者呢。

俩人一番客气后,李同学说还有好几个住在附近的同学也早都想找个机会和他坐坐。

艾森当然表示了反对,但架不住对方热情,艾森也就同意了。

毕竟都是同学,几年未见在一起吃个饭也很正常。

那同学让他在学校里稍微等等,然后就出去了。

还没等艾森转完一圈,李同学便带领着其他几人赶来了。

一番客气后,他们一起去了学校跟前的一家小饭店。

坐定后,大家便开始闲聊起来。

“老弟呀,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么羡慕你,每回运动会都能拿第一。特牛!”一个同学说着伸出了大拇指。

“是呀,是呀,咱班班主任也一个劲地夸说艾森集体荣誉感强。”另外一个同学也跟着接起了话题。

“可不,老弟,你不知道,你现在应该是咱班的名人了呢。老师说你要不是提前一年毕业的话,清华北大都是手拿把捏的。”又一个同学也说了起来。

“岂止是咱班的名人,现在一说艾森,学校里那个不知道?”李同学也不甘落后地接起了话题。

艾森听着这些话,先前的生疏感一下就消失了好多。

“大家言重了,兄弟虽然比大家能早毕业一年,比大家读书多一点,但先前也有很多不是之处。我相信你们好好努力也会取得成功的。”艾森被大家的热情所感染,话一下就变得多了起来。

大家楞了,什么叫好好努力?你是长辈?

李同学很快就打破了僵局,他干笑了一声说:“人无完人,老弟最大的缺点就是谦虚。”

“那里那里,先前兄弟确实有些不太善于和人打交道,脾气也太直了。”艾森很是真诚。

“这是什么话,高三那一年班主任经常那你做例子,说越专注越成功。你当时没有分心玩,两年便考上了南都大学。”一个同学赶紧说道。

“老师言过其实了。其实啊,我也很贪玩的,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当时高考前一天我还到溜冰场滑了一下午的旱冰呢。”艾森低调地说。

大家又是稍微一愣。这是非得要秀智商不可呀。

“这个,学习要科学,要科学,老弟能做到劳逸结合,很不简单呀。”一个同学眼珠子转了转说。

“是呀,是呀。”几个人附和道,然后他们不再说学习的话题了。

“老弟,高一时就发现你与众不同。虽然别人说你有些怪,可他们那里知道好坏。”一个同学另起了炉灶,声音有些高。

他心里又是一暖,唉,当时看来是误解他们了。总以为他们嫌弃自己是乡下小子呢。“是嘛?”艾森情不自禁地反问道。

这个同学迟缓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恩,第一眼就觉得老弟有气质。”他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干涩。

气质?艾森快有些飘飘然了,他还是第一次从同学们口中听到自己是如此的正面。他强压下内心的喜悦,淡然地说:“哪里来的气质呀,只不过是多读了几本破书而已。”

屋内又是一阵短暂的宁静。

打破这宁静的是上菜的服务员。

李同学举起早都倒满酒的杯子,站了起来说:“今日难得和艾森相遇于此,倍感高兴,这一杯就敬给咱班的名人艾森。”

其他人纷纷拿着杯子站了起来。

艾森也端起杯子站了起来。

“使不得,使不得,我现在只是一普普通通的学生,说名气也只是在校园里稍微有点而已,而且这名气还——总而言之,小弟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名人。”艾森一下就想起了南都大学迎新晚会上的事情。

其他诸位听到艾森这一番言语后,相互看了一眼,暗中苦笑了一下,接着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艾森也连忙喝干了杯中的酒。

喝完酒之后,大家各自夹着菜吃了一会儿。

“老弟呀,同学情谊堪比黄金。苟富贵,勿相忘。”坐在艾森跟前的同学说。

“就是,老弟,哥几个虽然比你痴长几岁,但无奈腹中草莽,只好混迹社会,只望日后老弟多多提携才是。”另一个紧跟着说。

边上的一个马上跟着点头。

“这话不对,老弟是什么人,当然是重情重义的人,《水浒传》里林冲义气吧,为了晁盖怒杀王伦。但他话也不是很多。”李同学反驳道。

“李哥言之有理,要不然老师为啥经常说艾森集体荣誉感强呢?集体荣誉感不就是情义么。”那个先前说苟富贵勿相忘的人认着错。

艾森的脸稍微红了红。他先前参加运动会,只是想拿第一名,不过他不是为了名次,而是因为奖品。那些奖品虽然是钢笔,本子之类的,但这些都是可以换钱的,虽说不多,但水滴石穿嘛。事实上,他用奖品还真的换来不少钱呢。

“我也相信老弟日后肯定会关照咱们的,你们说对吧。来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让我们再来敬艾森老弟一杯。”李哥端起杯子说道。

其他那几个也连忙站了起来。

艾森也站了起来,很是开心地说:“谢谢大家的夸奖,我甚为惶恐。本人将来若是真的成了著名的药剂师,定当不会忘记各位的鼓励。”

著名的药剂师?几个同学又是相互递了一下眼神,拿在手中的杯子也不由地往回缩了缩。

“咳,学懂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现在咱国家领导那个不是理工类出身的?科技兴邦,科技兴邦么,可不就是要让大家都去学理科么。”李同学咳嗽了一下说。

艾森有些急了,他的理想真的不是当官。但他还是忍住了,难得同学们这么掏心掏肺,他要是再这么不应景的话就有些煞风景了。

“苟富贵,勿相忘。”艾森也有些豪迈地举起了杯子。

于是几个酒杯碰在了一起。

他们都要有些太讲理了。艾森想到这里后,嘴角浮出了几丝笑意。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