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逆袭黄金时代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人终于等到就有了增加的迹象了。每一年差不多都这样,六七点多是高峰。 弗里德此时了排到了候车厅内了。 这效率但是很高的。弗里德望着一侧不停地地往外...艾森此时已经排到了候车厅内了。。...

人终于开始有了减少的迹象了。每年差不多都这样,八九点多是高峰。

艾森此时已经排到了候车厅内了。

这效率还是比较高的。艾森看着一侧不停地往外走出的人想。估计是临时加开窗口了吧。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而排队买票尤其的长。差不多可以说是度月如年。

艾森先前心态倒还好,但是拍着拍着就不耐烦起来。半天才能挪一下脚,这要到什么时间呀。

于是艾森调整了一下姿势,将包拿下来放在怀里,用手撑着将包保护起来,然后左脚稍稍向后一撤,右腿一弯,正要发力时,一股好闻的香味悄然而来。

艾森有些迷糊的脑子一醒,不由地扭头搜寻香味从何处传来。

这时,一个姑娘,一个漂亮的姑娘,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姑娘闪入他的视线。

艾森的大脑好像被人按下了清除键。

堵得严严实实的售票窗口,密麻麻的人,热烘烘的大厅此刻统统在他眼前消失。

他的眼球里,只有一个小小的倒立着的姑娘。

他的心跳声在他耳膜内咚咚咚地响着,宛如深夜里师傅粗壮的呼噜一样。

然后姑娘富有韵律的脚步声也通过耳蜗传入脑神经。

艾森一下就乱了,他发现控制自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脑皮层里,关于自己的意识正在大面积地消失。

姑娘正大面积地占领着他的身体。

完败。

艾森的心却在欢天喜地着。

蓦然一道凌厉的目光闪进眼球,他看到小小的自己逐渐地膨胀开来。

姑娘随即遥远起来。

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世界再度喧嚣起来。

艾森又瞄了一眼。

大眼,高鼻,小嘴。

恩,完美。

又一道凌厉的目光再次闪现在艾森的玻璃体上,接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壮汉代替了姑娘的倒影。

艾森看到了姑娘有些不满地瞥了眼壮汉,壮汉则咧嘴笑了笑。

他俩什么关系?

这么美得小姐姐,这么壮的壮汉。太不搭调了吧。

艾森惋惜地调转了头,然后发现自己站姿好像有些不雅。于是他稍稍地挪了下右脚,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向艾森靠来,于是他的心乱了。没错儿,那就是姑娘的脚步声。不重不轻,不急不缓,和先前听到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区别。

可恶的师傅,非得让自己听什么蜻蜓的振翅声,听什么蚂蚁的走路声。后来他确实能够听到蜻蜓翅膀划过空中若有若无的声音,也能听到蚂蚁走路摩擦地面时细微的刷刷声。

可此刻这脚步声却也如重锤敲击着艾森的心房。

可恶,可恼,可——可她的脚步怎么远了呢?

艾森的心忽然有些失落起来。

但很快这脚步又离他近了些。

他失落的心又好了起来。

恩,近点,近点,再近点。

一股大力蓦地冲向艾森右肩。

艾森的身体不由地向前倾去,打了一个趔趄,撞在前面人的背上。

那人回头怒视了一眼艾森。

艾森忙道了歉,回头又把愤怒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右后方。

紧接着,艾森就放松了自己脸上的肌肉,甚至还隐隐地露出几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壮汉,紧跟在姑娘后边的汉子。

壮汉和他对视了一眼,然后偷偷地竖起了一个中指。

艾森并没将中指竖起来,相反他脸上的笑意稍稍地明显了一些。

壮汉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中指收回成拳,向艾森举了举。

艾森的目光就在壮汉即将举起拳头时迅速收了回来。

于是壮汉那示威的拳头就落了空。

艾森在心里一笑,莽张飞而已。

“规矩点儿。”艾森的声后响起了一个柔柔的低低的声音。

规矩点儿?那壮汉?小姐姐怎么只是轻轻地呵斥一句呢,甚至声音里还带着几分亲昵呢?

艾森的心一下就灰暗起来,宛如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云。

哎,这么美的小姐姐却只能萍水相逢。

壮汉此时侧过身,左腿向前,右腿在后,和方才的艾森一模一样。

很快一个人便被强行挤出,然后又是一个人,接着又是另外一个人。

人群中终于有人喊了起来:“挤什么挤。”

壮汉依然低着头,像是犁铧一样地向人群深入着。

壮汉此时终于不能再前进了。

一个看起来比壮汉更壮的人牢牢地钉在他跟前。

“大哥,劳驾让让,我有急事。”壮汉终于开口。

“急事?这里那个不急?”前面的汉子回答道。

“我真有急事儿,请大哥理解理解。”这是壮汉的声音。

“谁不着急,这不大家都在等着的嘛。”这是前面人的声音。

“表姐要赶时间去省城医院,麻烦大家了。”壮汉声音里有些焦躁。

艾森心里的阴翳忽然间就云开雾散了。

婚姻法规定近亲不能结婚,婚姻法真好。

但前边的人没吭声,也没动弹。

壮汉硬生生地往里挤着,却再也不能前进一厘了。因为后面的人已经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上,他已经无处发力了。

“姑娘生的是什么病?来给你号号脉?我家祖传老中医。”一个中年男人从人群外围走向姑娘,伸出手,想要抓她的手腕。

姑娘往后退了一步。

艾森的目光像是雷达一样立马锁定了那个中年男人。

猥琐,卑鄙,色狼……艾森的脑海里瞬间充塞了所有能想到的关于男性的负面词语。

“小妹妹,哥哥的祖上可是御医,让哥瞅瞅,包你手到病除。”中年男人没理会艾森,也没理会姑娘的呵斥,继续抓向姑娘的皓腕。

姑娘双手抱在怀里,把头转向一侧。

“你个混蛋给小爷滚远点。”人群里传来壮汉的声音。

“呦,傻大个你倒是出来撵呀。”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响,中年男人的脸上便留下了一个红红的五指印。

艾森微微扬起的手落了下来。

中年男人兀自一愣,伸向姑娘的手停在空中。一呼之间,中年男人复又嬉皮笑脸起来,“小小姑娘脾气如此暴躁,可见肝气亢甚,目赤生熠,小心肝脾不和,妹妹还是让哥哥看看则个。”

姑娘的手再次扬起,但已被中年男人紧握在掌中。

“观妹妹脸色潮红,脉象不稳,此乃隐疾,幸遇哥哥当得无忧。”中年男人捏着姑娘的手掌故作一本正经。

“松开。”

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干你小瘦子何事?”中年男人瞪向艾森。

艾森的手再次扬起。对于流氓,唯一的真理便是拳头。

啪,又是一个耳光落在中年男人的脸上。

“臭娘——”但他很快就闭上了嘴,因为他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嘴角丝丝血迹正在往外流淌着。

他抬头瞅去,壮汉已然近在眼前。

特么倒霉,这个死壮汉竟然比自己力气还大。

“不知好歹。”中年男人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血丝,悻悻地离开了。

“骚骡子,麻溜点滚。”

壮汉鄙视地对那远去的身影竖了一个中指。

哎,怎么就慢了一拍呢?艾森略微遗憾起来。

壮汉又把目光看向艾森。

艾森撇过头,于是壮汉的目光便落了空。

壮汉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绕着他走了半圈,这才继续向人群里挤去。不过这回他换了个方向。

艾森并没理会,只是表弟而已。

不满的抱怨声中,壮汉又停了下来,他已经离窗口只有两米了。

“警察,警察。”这时有人高声地喊道。

不大一会儿,袖着手的民警出现了。

“贼娃子,有贼娃子偷东西。”那个声音继续喊道。

民警加快了步伐。

贼娃子?大家的手下意识地向贴身的衣兜里摸去,然后东张西望着。

贼娃子?艾森也不由地扭头向四处张望着,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因为那个声音正是先前吃瘪的中年男人发出来的。

应该是为了报复。

姑娘略微皱了皱眉,这个臭男人想干什么?

“谁在偷东西?”走到跟前的警察问道。

那个声音却消失了。

警察瞅了瞅人群,并没发现有小偷的迹象,正要转身离开。

那个中年男人此刻出现了,用手一指,“报告警察同志,是他。”

警察的视线顺着中年男人手指的方向看去,依然没有发现熟悉的背影。

“个子很高、很壮的那个。”中年男人咬咬牙,向警察描述着具体特征。

姑娘愤怒地看向中年男人。

但中年男人并没理会。

“就是他?”警察再次征询地问道。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

边上的人也跟着不由自主地点着头。

于是壮汉的背后便很快地空出一道缝隙来。

这里除了他可能是贼以外,还会有谁?好人的脸上能多一道刀疤?好人的身上能刻着纹身?好人能横冲直撞不守规矩?显然买票只是借口,好让他浑水摸鱼罢了。

凭什么让你挤了我的位子,活该!

警察在幸灾乐祸的目光中走向壮汉。

艾森多少有些替壮汉担忧,偷钱这事儿栽赃容易,洗清难。天网在当时尚未诞生,摄像头倒是有,但这种地方是没有的。摄像头此时还属于高新产品,遵循着历史上所有产品遵循的由上而下的规律,停留在达官贵人的宅邸,或者用在关乎国防安全的地方。

其实就算监控已经遍布大街小巷,除非当场抓获或者当场录下视频,否则小偷是很难发现的。同理,小偷也是最易被栽赃的,只要偷偷地把东西塞到对方口袋里,对方便会有口莫辩。

壮汉此时才觉出不对来,回过头一看,恰好看见那个中年男人看向他的目光。

中年男人的目光里充满着得意,只是在肿起来的半边脸映衬下,看起来很是古怪。

壮汉转过身。

“跟我走。”警察皱了皱眉,看着正视着他们的壮汉。

“为什么?”壮汉愣了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接着笑道,“就因为他说我是贼?”

“是不是贼不由你们说了算,跟着走。”警察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还不赶紧跟着走。”中年男人有样学样地说道。

“是啊,警察叫你呢,还不快走。”人群里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

“跟着走。”警察又说了一遍。

“为什么?一面之词你们也信?”壮汉的声音小了些,但依然站在那里。

警察楞了一下,然后怒了,掏出警棒,对着壮汉高声地说道:“跟着走。”

壮汉眼珠子转了转,脸上浮出笑容,弯下腰,点了几下头。“警察同志,方才有点着急,态度不好,请您二位谅解。表姐急着要到省城医院去,医生说错过了今天,还得等好久。人等人可以,但病不等人啊。请多多宽宥,谢谢。”

病不等人!艾森听到这几个词语时,心一下就悬了起来,怎么能这样?他不由自主地向姑娘看去。

姑娘脸色红润,并无半丝身体衰弱的迹象。会不会是肝癌晚期呢?据说患者的脸色便和常人无异。

艾森的心揪了起来,很疼。这么美丽的姑娘,怎么就——!!世道!

警察的脸容稍微缓和了一点,接着说:“那就麻烦你快点跟我们走一趟,把事情说清楚。”

“警察同志,能不能给麻烦您我一点时间?”壮汉毕恭毕敬地说道。

俩警察犹豫了一下,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谢谢警察同志的理解。”壮汉依然毕恭毕敬着。

“快点儿。”其中的一个警察说道。

壮汉点点头,“警察同志,请您放心,绝对很快。”说罢便向中年男人走去。

警察疑惑地皱起眉头,有些防备地抬起了警棍。

中年男人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到现在脸还在隐隐地疼着。

“你,你想干什么?”中年男人强自镇定地说道。

但壮汉忽然朝他笑了笑,接着说:“我能干什么?警察同志都在这里。放心好了。我只是来看看你而已。我相信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同时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艾森狐疑了,他这是做什么呢?

警察看见他的笑容后,放下心来,略微扬起的警棍又被放在裤缝上。但是在听到看看你这几个字以后,又疑惑起来。看看是什么意思?然后听到了后面的话,欣然起来。

警察决定等一等,毕竟弄回去就得问清楚,麻烦。

姑娘倒是一脸镇定地站在那里,像是与己无关一样。

“警察,警察,我刚看见他趁乱把手伸进别人口袋里了。”中年男人急急地说道。

警察看着中年男人,有些半信半疑,于是他们便没表态。

“哦,请问是谁的口袋?”壮汉好像有些好奇,很有礼貌地请教着。

艾森有些哑然。哪里有小偷不知道摸谁口袋的道理。

俩警察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怎么就和常理不一样呢?

“你偷得还用问我?”中年男人声音很大。他显然是想要警察过问此事。

但警察并没搭理。他们并没见过小偷向证人问失主的事情,这里面应该有古怪。

“请问小偷是偷人,还是偷钱?”壮汉依然很有礼貌。

“贼不走空,当然是为了钱财。”中年男人有些狐疑地回答道。

中年男人觉得好像打了个颠倒,至于是什么样的颠倒呢,他目前还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好像落入了陷阱之中一样。

“那么我需要看人么?”壮汉还是很有礼貌。

中年汉子有些气结。

艾森终于笑出了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