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逆袭黄金时代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感情是张飞穿针——粗中有细呀。 “嘛我看见了你偷了人家,他是贼娃子,看他这长相是贼娃子像。大家说是也不是。”中年人男人把视线转而大家。...“反正我看到了你偷了人家,他就是贼娃子,看他这长相就是贼娃子像。大家说是不是。”中年男人把视线转向大家。。...

感情是张飞穿针——粗中有细呀。

“反正我看到了你偷了人家,他就是贼娃子,看他这长相就是贼娃子像。大家说是不是。”中年男人把视线转向大家。

有了带头的,方才那些看向壮汉的人便跟着点点头。反正有人出头,找麻烦也是先找出头的。谁让你那么霸道来着。

“警察同志,赶紧把他带走吧,否则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的血汗钱都要不见了。”中年男人看见警察并不着急带走壮汉,有些慌神了。

警察并没理会中年男人的请求,而是淡淡一笑。

“警察同志,不相信我的话,您可以搜他的身。我亲眼看见他偷了别人的钱。”

“是这个么?”壮汉从黑皮包里掏出了报纸。

报纸?艾森愣了下。对了,应该是报纸里面包着钱。

中年男人有些诧然地点点头。

警察也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些年,主动把贼赃拿出来还真是少头一回见到。

其实不光是他们奇怪,好些人也在奇怪着,但是他们的奇怪里却包含着看笑话的心理,方才还那么嚣张,遇到警察还不照样得盘着。怂,真怂。

艾森并没奇怪,他知道壮汉还有后招。因为壮汉很镇定。

“大家好,这位先生说我方才偷了别人的钱,请问是谁丢了钱呢?也好让我还回去。”壮汉没有理会警察,而是向大家看去。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你偷的是谁?不对,这好像有点像是当雷锋的感觉啊。大家看着壮汉一脸微笑的样子,觉得甚是违和。

恩,还是警察同志厉害。一露面贼娃子便主动坦白了。看来这是一个很了解坦白从宽的惯偷了。

那么,他是不是真的偷了钱?但为什么没人认领呢?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啊,那么厚实的报纸!有些人的脑子就活络起来,在那里琢磨着。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贼反倒成了失物招领者了。警察疑惑地想着,他们并没着急动手把他带回去,他们想看看接下来他会怎么办,反正人已经在这里了。

中年男人此时是真的有点慌了。

他没想到壮汉竟然要主动给人家还钱。按照他的设想,壮汉见到警察应该会首先解释,然后再自证清白,到那时报纸就是他说不清道不明的罪证了。那时自己受的窝囊气便能发出来了。

“大家好,请问这是谁的钱呢?”壮汉举起那叠报纸晃动着。

艾森此时已经猜出七七八八了,应该是中年男人想要栽赃他,不曾想被壮汉发觉了,壮汉便故意反其道而行之。

只是这个中年男人脑子实在是有些不好使。一叠报纸塞进人家包里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呢?

坏了,这是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中年男人看到壮汉拿出来报纸后想到,他当然不会傻到真把钱塞进报纸里。

中年男人于是低着头,想要趁人不注意悄悄溜走。

但是壮汉一把揪住了他,然后问道:“你看到的是不是这个?”

警察此时大概也看清楚了事情的真相,便不再阻拦壮汉。

“内急,内急。”中年男人看向警察。

警察并没搭理他。

“内急?是心急吧。说说我是怎么偷得,或者说我偷了谁的钱。”壮汉抱着肩膀说道。

中年男人嗫嚅了半天,实在找不到言语来回答。

这时人群里有个声音传了出来,“钱是我的。”

还真有见钱眼开的人,艾森想。

“哦,终于找到了,来,你过来。”壮汉没等警察反映过来就冲着那人招了招手。

那人犹豫了下,还是走了出来。

警察疑惑地看了下那人,又看了看壮汉。

“你先说说丢了多少钱。”壮汉和颜悦色地说,好像他真的是要找失主一样。

中年男人松了口气,顶雷的终于不再是他一个人了。

然后的然后,警察走了,因为壮汉居然原谅了那俩人。

这让艾森感到有些意外,但很快也就理解了,毕竟不是什么大过节。没点胸怀在社会上是难以立足的。

但是后来不知何故,壮汉和中年男人还有那个想要要钱的一块儿出去了。也不知道他们是要干什么比买票还要重要的事情了。

姑娘看着壮汉叫了声。

但壮汉没理。

再后来,壮汉回来了。

接着中年男人也回来了。

最后那个想要要钱却没有拿到钱的人也回来了。

但他俩都耷拉着头,脸上有些地方还带着些淤青。大家很是纳闷,感情他们集体出去跌跤去了?

但是艾森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他看到了壮汉脸上的笑,那是满足的笑。但是那满足的笑并没停留多久,因为他发现姑娘不见了。于是他也急匆匆地走了。

姑娘在壮汉和那俩人出去后,等了一小会儿,然后走了。

艾森疑惑了一小会儿,怎么连票都不买了呢?但他的疑惑很快就被还在源源不断地往进走着的人冲淡了。自己的票八字还没一撇呢。

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了,再晚的话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会得到怎样待遇。上次寒假家里有事他提前走了两三天,结果被叫去一通训斥,倘若只是在办公室说说也就罢了。偏偏辅导员拿他作了典型,非让他当着全班面作了检讨,还还没完事,辅导员说欠账还钱,欠时间补时间。

欠账还账天经地义,可欠时间怎么补时间呢?时间这东西你该怎么补呢?把发条拨回去?笑话,该何时日出照样何时日出。

但是辅导员硬生生地做到了。

辅导员说一天之内必须上交五千字的论文。

一天一夜后,红着眼的他把论文交给了辅导员。

常理五千字的论文怎么着也得要一个多周吧。但他在一天一夜里却完成了。时间就这样补上了。但这补上的时间让他一直刻骨铭心。那一天一夜里,饭都是舍友代买的,大小便的时间他都在思考该如何安排字句。但他无论如何都要按时完成,因为辅导员是全院出了名的严格,人称八戒,并非是二师兄。据说他有很多戒律,但具体有多少,谁也没办法弄清楚,反正栽在他手底下的学生很多。于是乎便以虚数八冠之。谁知道没完成的话,自己的毕业鉴定上会是怎样的话语。

现在并没开学,但辅导员已经交代下来,让他提前五天到校,说是有事找他。自从那次之后,辅导员便成了他的逆鳞。何事辅导员没说,他也当然不敢也没必要问。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