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逆袭黄金时代第四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昨天肯定买上票,不论如何。但这么多人,要排到何时?唉,紧赶慢赶但是晚了。他明白在他们这个连坐火车都要去省城的县城去买票是一件如何遇到的困难的事...艾森有些懊悔了,真该早些来,只怪昨晚睡得太晚。可一帮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大家都没走,总不能自己先离开吧。这么多年的孤独终于让他懂得了集体的重要性,哪怕是表面上的。。...

今天绝对要买上票,无论如何。但这么多人,要排到何时?唉,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他知道在他们这个连坐火车都要去省城的县城买票是一件如何困难的事情,他本想着夏收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人多少会少点,但没想到人还是这么多。

艾森有些懊悔了,真该早些来,只怪昨晚睡得太晚。可一帮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大家都没走,总不能自己先离开吧。这么多年的孤独终于让他懂得了集体的重要性,哪怕是表面上的。

这票能买上么?他看着去往省城方向的窗口那堆黑压压的人头,何时才是个头呢?今天走不了,预定的火车票该怎么办?八戒师兄又会采取什么特别的手段来惩罚自己呢?

他忽然想起了包里的那条蛇。有没有必要用一用呢?算了,万一被人踩了呢?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他犹豫不定地想着。

这时他眼前一亮,方才离开的姑娘又回来了。

壮汉呢?他怎么不来买票?艾森有些疑惑。但这疑惑很快就消散了,甚至是有些庆幸了。

因为姑娘在她跟前停下了脚步。

他甚至都能清楚地闻到姑娘身上香香的化妆品味道。这让他精神分外地好起来。

艾森此时反倒有些不太着急了,想晚点就晚点,到校后就说火车晚点了,这是众所周知的。辅导员大底不会去考证的。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也注意到了那个姑娘的再次到来。

他心里也暗自高兴起来,这个人就是方才的中年男人。

是的,他现在有些高兴。因为他举得自己终于能找到机会来报复一下了。想到方才的经历他就生气,他当然生气,无论是谁。谁要是在巷子里被揍了一顿还能笑出声那才怪。狗日的胖子居然骗他们说有手段能搞到票,自己也该死他要是能搞到票还他么的跑车站来干嘛。但当时脑子一热就信了,不过还好,倒霉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话又说回来,人家没有计较自己诬陷他,好像相信他也没什么错啊。但这口气他还是咽不下去,可面对壮汉他咽不下去也得吞下去。但现在壮汉不在了,嘿嘿。

他悄悄地向姑娘身边靠近着。妈的,回家才知道自己让村长个狗东西戴了绿帽子。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先前我只是想摸摸你的手罢了。但现在,嘿嘿,壮汉不在了,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时不知是谁挤了一下姑娘,姑娘晃了晃,差点倒在艾森身上。姑娘还没站稳,又是一波拥挤向她袭来。姑娘的身上时不时地遭受着偶然的侵袭。

好机会,浑水摸鱼。中年男人悄悄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本打算是给村长媳妇用的,现在正好给你用上,也算便宜你了。

并没人注意到中年男人的举动,艾森没有,姑娘没有。姑娘此时正皱着眉头想要骂那些故意碰她的人,但是想到方才壮汉横冲直撞,她便忍住了。

终于来到了姑娘身边,中年男人脸上一喜,回头看了看售票厅外,透过玻璃门,他并没发现等在外边的壮汉。看来那壮汉真的已经离开了。

啊切,姑娘打了一个喷嚏。因为有一片刺鼻的雾气在她鼻子跟前飘荡着。

中年男人听到了喷嚏声,伸出手做出搀扶的动作。但出乎意料的是姑娘并没有倒下。

姑娘打完喷嚏后,扭头向四周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也没注意到身后的中年男人。因为他的动作很快,姑娘并没察觉到他的行动。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要等会儿?不是说好了一喷就迷的么。于是中年男人耐下心来等了片刻。

但姑娘还是好好地站在他面前,她甚至还左右地摆了下头。

量小了?中年男人不甘心地再次把小瓶子伸向姑娘鼻子跟前。

姑娘依然没有倒下,只是又打了几个喷嚏。

狗日的骗子,但还没等他骂完,胳膊便剧烈地疼痛起来。他连忙缩回了手。只见靠近手肘的地方已经肿胀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胳膊上的疼痛让他顾不上去想迷药的真假。他思来想去弄不明白自己胳膊为什么会忽然肿胀起来,难道这女人的衣领上带有毒针?可第一回没事儿啊?怎么这回就中招了呢?衣领上藏毒针,难道就不怕把自己毒了?不可能,又不是拍电影,哪里来的那么多女特工。这可是汗味熏天的汽车站,而且是一个小县城的汽车站,这里也没听说什么军事基地。就算是特工,应该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的。间谍又不是傻子,来这里搞什么情报。

麻蛋,人背时,喝口凉水都泻肚。

中年男人向四周打量了下,想要锁定可疑对象,他忽然看到站在姑娘右侧的那个瘦子脸上露出些许奇怪的笑容,难道是他?

他离她最近,当然离自己右臂也最近。

他愤怒起来,壮汉欺负欺负自己也就罢了,毕竟人家块头在那里摆着。你一个弱不禁风的瘦子逞什么能?还背地里玩阴的?

“你个龟儿子为什么要害老子?”中年男人伸出左手去扯艾森的肩膀。

中年男人没有猜错,的确是艾森做的。

第一回艾森确实没注意到姑娘为什么会突然咳嗽起来,但第二回他看得清楚。他也知道中年男人拿着的那是什么东西,他曾被同学拉到酒吧喝酒,有人给他推销过。

大陆的南方外资来了,洋货来了,洋人来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跟着来了。人的心也不复如八十年代那般单纯活着压抑了。其实人心在任何时代都没有单纯过,所谓的单纯只是漂浮在时代之上的一些浪花而已。

他没想到这个中年男人胆子如此之大,或者说如此之执着,吃了那么多次亏,居然还想着用迷药!如此漂亮的姑娘怎么能就这样让他糟蹋呢?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想起了师傅给他说过的话。于是他迅速地打开拉链,紧接着闪电便闪电般地向男人胳膊袭去,然后又快速地钻回背包。

中年男人本想一把就把这个讨厌的瘦子拽到在地,然后再向他算账。但意外再次出现,瘦子居然没有倒地,甚至连身形都没有动过。

这个中年人胳膊被咬,怎么不着急想着救治,反倒搭着自己的肩膀,这算是哪门子事儿?师傅虽然把全身的功夫都传授给了他,却没告诉他这个。他自己一时反应不过来。难道是他累了?

中年男人手上又加了把劲儿,但瘦子依然没有动弹。他这才意识到本以为这是块一碰即碎的豆腐,谁知却是踢到了铁板上,还是钛合金的铁板。于是搭在瘦子肩膀上的胳膊便尴尬起来。退也不是,放也不是。收拾瘦子的想法也就不翼而飞了,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自己差不多把所有力气都使出来了,人家连动都没动,这架还怎么打!打不成。硬要打,吃亏的只是自己。

这个中年人并没意识到他遇到的是一个怎样的人。眼前的人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也很瘦小,但是练功夫的年头却很久远了。自打能走的时候,师傅便给他的小腿上坠了重物,一直带到初中。四五岁的时候规定每天马步四次,一次三分钟。负重跑每天半小时,每天两次,还是山路。再稍大点,每天赤手空拳劈红椿树,每天三次,每次十分钟。脸盆粗的红椿树干愣是让他砸出一个碗大的坑。师傅然后还让他用一种奇怪的呼吸方式呼吸,两长一短,长呼短吸。上学后也是如此,期间只是调整了下时间,比如把中午锻炼时间挪到下午,早上便挪到凌晨。

自上小学一直到到高中乃至大学,艾森当然遇到过和人打架的事情,但多是自己轻轻一碰对方,有时自己甚至还未出手,只是稍微在对方即将要打过来的地方用了点劲,对方便呲牙咧嘴开来,然后跪地求饶。如此一来二去,旁人见了瘦子便如同见了魔王一样,哪怕是同路,也要拉开一两米的距离。其实他自己也纳闷,自己明明出手很轻,对方却受伤很严重的样子。后来他终于总结出来了,这些人该是装的了,只是想从师傅那里要些赔偿。

有家长把这情况反映给师傅,师傅只说知道了,然后赔些钱给对方。回头也并没拿自己怎么样,只是说日后少出手,不然钱该赔完了。他倒也听师傅的话,尽量少出手,可小的时候,那个孩子能没个调皮捣蛋的时候。来上门的家长依然有。找的自然还是师傅,师傅便又感叹起钱该赔完了。

自己虽然有父母,但是父母一年下来难得见自己一两回,也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后来知道的时候,只剩下父亲了。可以说从小到大,基本上就是和师傅在一起过日子。他对师傅的感情要远比父母的感情深厚得多,有时父母呆的时间稍长点,自己反倒觉得浑身不自在。

和同学之间不相融洽的状况在上了大学变得好了些,毕竟是和文化人沾了点边,多少有些超脱。

“歇够了么?”艾森侧过头,微笑着说道。

他有些奇怪,这个中年男人怎么把手放一两分钟?不就是胳膊肿了点么?可那并没毒啊,只是想让你长点记性而已。

中年男人连加了好几回劲儿,但这些加起来的力气对瘦子来说好像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这就好比一个一两岁的婴儿想要从成人手里抢奶瓶,明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成人却丝毫感觉不到力气一样。此时,他就是那个抢奶瓶的婴儿,瘦子便是那个成人。

歇够了?这瘦子是什么逻辑啊?老子那里是歇?装,真特么的能装。但自己也只能回笑道:“够了,够了。”说着他把胳膊收了回去。

中年男人能想象到自己的笑又多么狼狈。

“够了?”艾森又是微微一笑地反问道。够了你赶紧给人家姑娘道歉啊,合着你白白地让人家咳嗽好几声?

当然够了,手这不都已经撤回来了么。中年男人郁闷了,这是什么情况呢?

一方面右手手腕的疼痛不断传来,另外一方面还得要装出笑容来应付这个该死的瘦子。这表情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

中年男人带着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点了点头。

“真够了?”艾森也疑惑了,你给我点的是哪门子头?你现在要做的是低头向人家姑娘认错啊。于是他多少加重了些语气。

你还生气?你生的是哪门子气?不就是力气没你大。一个劲地罗里吧嗦地干什么?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老子这张老脸已经让你戳了一回,总不能再让你戳两会吧。唉,两回就两回吧。谁让自己的小命握在人家手里呢?

今天绝对要买上票,无论如何。但这么多人,要排到何时?唉,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他知道在他们这个连坐火车都要去省城的县城买票是一件如何困难的事情,他本想着夏收已经过了快一个月了,人多少会少点,但没想到人还是这么多。

艾森有些懊悔了,真该早些来,只怪昨晚睡得太晚。可一帮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大家都没走,总不能自己先离开吧。这么多年的孤独终于让他懂得了集体的重要性,哪怕是表面上的。

这票能买上么?他看着去往省城方向的窗口那堆黑压压的人头,何时才是个头呢?今天走不了,预定的火车票该怎么办?八戒师兄又会采取什么特别的手段来惩罚自己呢?

他忽然想起了包里的那条蛇。有没有必要用一用呢?算了,万一被人踩了呢?那岂不是得不偿失了。

他犹豫不定地想着。

这时他眼前一亮,方才离开的姑娘又回来了。

壮汉呢?他怎么不来买票?艾森有些疑惑。但这疑惑很快就消散了,甚至是有些庆幸了。

因为姑娘在她跟前停下了脚步。

他甚至都能清楚地闻到姑娘身上香香的化妆品味道。这让他精神分外地好起来。

艾森此时反倒有些不太着急了,想晚点就晚点,到校后就说火车晚点了,这是众所周知的。辅导员大底不会去考证的。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人也注意到了那个姑娘的再次到来。

他心里也暗自高兴起来,这个人就是方才的中年男人。

是的,他现在有些高兴。因为他举得自己终于能找到机会来报复一下了。想到方才的经历他就生气,他当然生气,无论是谁。谁要是在巷子里被揍了一顿还能笑出声那才怪。狗日的胖子居然骗他们说有手段能搞到票,自己也该死他要是能搞到票还他么的跑车站来干嘛。但当时脑子一热就信了,不过还好,倒霉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话又说回来,人家没有计较自己诬陷他,好像相信他也没什么错啊。但这口气他还是咽不下去,可面对壮汉他咽不下去也得吞下去。但现在壮汉不在了,嘿嘿。

他悄悄地向姑娘身边靠近着。妈的,回家才知道自己让村长个狗东西戴了绿帽子。女人没一个好东西,先前我只是想摸摸你的手罢了。但现在,嘿嘿,壮汉不在了,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时不知是谁挤了一下姑娘,姑娘晃了晃,差点倒在艾森身上。姑娘还没站稳,又是一波拥挤向她袭来。姑娘的身上时不时地遭受着偶然的侵袭。

好机会,浑水摸鱼。中年男人悄悄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本打算是给村长媳妇用的,现在正好给你用上,也算便宜你了。

并没人注意到中年男人的举动,艾森没有,姑娘没有。姑娘此时正皱着眉头想要骂那些故意碰她的人,但是想到方才壮汉横冲直撞,她便忍住了。

终于来到了姑娘身边,中年男人脸上一喜,回头看了看售票厅外,透过玻璃门,他并没发现等在外边的壮汉。看来那壮汉真的已经离开了。

啊切,姑娘打了一个喷嚏。因为有一片刺鼻的雾气在她鼻子跟前飘荡着。

中年男人听到了喷嚏声,伸出手做出搀扶的动作。但出乎意料的是姑娘并没有倒下。

姑娘打完喷嚏后,扭头向四周看了看,并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也没注意到身后的中年男人。因为他的动作很快,姑娘并没察觉到他的行动。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要等会儿?不是说好了一喷就迷的么。于是中年男人耐下心来等了片刻。

但姑娘还是好好地站在他面前,她甚至还左右地摆了下头。

量小了?中年男人不甘心地再次把小瓶子伸向姑娘鼻子跟前。

姑娘依然没有倒下,只是又打了几个喷嚏。

狗日的骗子,但还没等他骂完,胳膊便剧烈地疼痛起来。他连忙缩回了手。只见靠近手肘的地方已经肿胀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胳膊上的疼痛让他顾不上去想迷药的真假。他思来想去弄不明白自己胳膊为什么会忽然肿胀起来,难道这女人的衣领上带有毒针?可第一回没事儿啊?怎么这回就中招了呢?衣领上藏毒针,难道就不怕把自己毒了?不可能,又不是拍电影,哪里来的那么多女特工。这可是汗味熏天的汽车站,而且是一个小县城的汽车站,这里也没听说什么军事基地。就算是特工,应该也不会跑到这里来的。间谍又不是傻子,来这里搞什么情报。

麻蛋,人背时,喝口凉水都泻肚。

中年男人向四周打量了下,想要锁定可疑对象,他忽然看到站在姑娘右侧的那个瘦子脸上露出些许奇怪的笑容,难道是他?

他离她最近,当然离自己右臂也最近。

他愤怒起来,壮汉欺负欺负自己也就罢了,毕竟人家块头在那里摆着。你一个弱不禁风的瘦子逞什么能?还背地里玩阴的?

“你个龟儿子为什么要害老子?”中年男人伸出左手去扯艾森的肩膀。

中年男人没有猜错,的确是艾森做的。

第一回艾森确实没注意到姑娘为什么会突然咳嗽起来,但第二回他看得清楚。他也知道中年男人拿着的那是什么东西,他曾被同学拉到酒吧喝酒,有人给他推销过。

大陆的南方外资来了,洋货来了,洋人来了,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也跟着来了。人的心也不复如八十年代那般单纯活着压抑了。其实人心在任何时代都没有单纯过,所谓的单纯只是漂浮在时代之上的一些浪花而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