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秦焱熠是妒忌的。想起这里,秦焱熠更为疯狂的的占据着沐天空晴朗,她没办法是他的,那就回去了,岂有再度放开手的道理?有那么一个霎那,望着沐天空晴朗白皙优雅高贵的脖颈,秦焱熠都都忍去想到这里,秦焱熠更加疯狂的占有着沐晴朗,她只能是他的,既然回来了,岂有再次放手的道理?。...

秦焱熠是嫉妒的。

想到这里,秦焱熠更加疯狂的占有着沐晴朗,她只能是他的,既然回来了,岂有再次放手的道理?

有那么一个刹那,看着沐晴朗白皙优雅的脖颈,秦焱熠都忍不住去想,若是自己的手狠狠的掐下去,是不是一切就会结束了。

痛苦,想念,悔恨,嫉妒,疯狂。

这一切的一切都会和她一起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可是秦焱熠终究还是舍不得,下不了手,失去过等待过的人知道,若是自己让一切变成了不可能的等待,余生将会是无比的难熬。

整整一个下午,秦焱熠隐约还能听到门外小女孩的哭喊,直到沐晴朗忍受不住昏睡过去,他才意犹未尽的缓缓抽身,薄凉的唇印在沐晴朗的红肿破裂的唇瓣上,一凉一热之间,秦焱熠却是无比的满足。

看着沐晴朗的眼神温柔的溺死人,整个人都是温柔到让人不可思议。

其实,沐晴朗不知道的是,即使她什么都不做,他都能很疯狂,哪怕只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秦焱熠将沐晴朗破碎的衣服给她穿上,然后给她裹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沐晴朗,既然想逃,那就永远都留在我的床上好了,你注定无处可逃。”秦焱熠的手停留在沐晴朗的小腹上,那里真的很刺眼呢。

抱着沐晴朗离开机场,后面保镖怀里的小丫头看着秦焱熠凶狠的眼神,小声的啜泣着,想要去妈妈怀里,可是那叔叔又好可怕。

“后面去。”秦焱熠抱着沐晴朗坐进车子里,保镖抱着孩子站在门口,秦焱熠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关上了车门。

想到沐晴朗带着给别的男人生了孩子,还要逃离自己,秦焱熠的心情就糟糕透了,还让他看着这个孩子,他真心的担心自己会忍不住。

先冷静冷静再说。

沐晴朗是真的被折腾惨了,即使这般颠簸移动,也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布娃娃一般躺在秦焱熠的怀里,身上裸露的地方还能看到暧昧的痕迹。

秦焱熠别开眼不敢去看,将车行的毯子拿过来,将沐晴朗裹了一个严严实实,这才开始正视沐晴朗这张脸。

她睡觉的时候是很规矩,很恬静的,记得第一次他们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住在一个房间里,他才知道,其实看上去阳光开朗风风火火的人,竟然还会有如此恬静的模样,于是,他一夜没睡,就只看着她的睡眼,岁月静好。

如今,他把她抱在怀里,更加有主权的看着安静的睡着的人,轻抚着她的脸颊,想起了这次他们的重逢,意料之中,却又在想象之外,短短的三天时间,这惊心动魄的经历却多过了往日他们恋爱的三年岁月。

沐晴朗变了,却又似乎没有,只是如今的沐晴朗更让自己迷恋了,秦焱熠知道,她就是他的劫难,无处可逃。

秦焱熠知道,她这次回来是为了她的好朋友蓝冰冰的婚礼,时间回到三天前:

蓝冰冰的婚礼上。

偌大的花园里,充斥着兰花的香气,清缓的音乐缓缓流淌,一曲终,前一刻还热闹着的人也都渐渐安静下来。

看向了台上的一对新人。

所有人眼里都是满满的祝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