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三日,玖橙去太白山福寿殿陪肖太妃,却见平时照料肖太妃的宫女碧柳正给肖太妃换了一件非常华美的衣裳。在妃子们的眼里,太白山是冷宫,除了太妃们就仅有犯了错的妃子住在妃子们的眼里,玉华宫就是冷宫,除了太妃们就只有犯了错的妃子住在这儿。先皇去世后,玖橙还未见过肖太妃如此盛装,想必是要紧的事。。...

何求美人折

推荐指数:10分

《何求美人折》在线阅读

第二日,玖橙去玉华宫福寿殿陪肖太妃,却见平日照顾肖太妃的宫女碧柳正给肖太妃换上一件十分华丽的衣裳。

在妃子们的眼里,玉华宫就是冷宫,除了太妃们就只有犯了错的妃子住在这儿。先皇去世后,玖橙还未见过肖太妃如此盛装,想必是要紧的事。

“答女,你来了,外面天冷,快些进来。”肖太妃一面换衣一面朝玖橙招手。

玖橙大步进来,探着头,两个眼珠有些发愣地看她。她轻笑道:“瞧你看得,本妃是不是老了?”

哪里老了?杏花水样柳叶眉,雪白无痕无暇肌,魏紫风华帘卷裙,羊脂白玉的风氅。若不是眼尾那几个褶皱,不过三十正风华之际。

玖橙凑上去挽住肖太妃的手,拉着她左看看右看看,道:“可比我还要年轻,谁说老了?哪里老了,娘娘风韵十足!”

肖太妃装作生气地说:“你这丫头还知道风韵,给你的书到是看进去了几个字。”

“那当然!怎么说也是娘娘亲自教的。”

“你还是别说是本妃教的。”

“为何?”

肖太妃无奈地拉着玖橙的手到一边,拿过桌上另一套衣裳,说:“碧柳,给这爱耍嘴皮子的主儿换上。”

碧柳欠身接过衣裳,玖橙说:“娘娘平日从不多打扮,今儿可是有事?”

肖太妃只笑不语,和碧柳一起给玖橙换上衣装,她只觉得自己重了许多。肖太妃似乎很满意地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半刻都未收起,时不时点头。

“娘娘莫不是要给我说亲?”玖橙突然有些害怕地抓住她的手。

“傻丫头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反手拍了下玖橙的手背,“明儿皇上在天坛祭天,你同本妃一起前去。”

“不去!”玖橙立刻跳了起来!玖橙现在躲他都来不及,还要去自投罗网?

肖太妃拉住她“皇上宅心仁厚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况且先皇有旨,保你答女之名。你身为答女,理应前去。”

玖橙瘪嘴不说话,肖太妃拉着玖橙开始替她梳头。

其实她心里明白,答女不过是一个称呼,这里不是娄国,没有真正的答女。

天朝的祭奠盛况绝伦,巍峨的天坛让天子将自己的子民看得清清楚楚。玖橙站在最远的一处,荼刖靠在不远处的树上睡得正香。

那是玖橙第一次看见皇上,新皇登基以来的第一次,即便与他隔得很远,就连他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结束了。

皇上祭拜以后便是太后,大臣,嫔妃。公主是没有资格祭天的,更何况答女?玖橙瞧着远处的肖太妃,她聚精会神地看着天坛之上。退后几步,偷偷捡起脚边的石头朝树上的荼刖扔了过去。

荼刖生性警惕,立刻醒过来寻玖橙的身影。玖橙朝他使了个眼神,他便下来将玖橙带走了。

祭天实在无聊,荼刖打着哈欠跟在玖橙身后,玖橙打发他回去睡觉,自己便独自在御花园里溜达。

御花园分东西两座,东边有溪,西边有林。平日玖橙极少来着园子,一来是怕遇到朝中权贵,二来是先皇从未命人教她朝中礼仪。像今儿这种时候几年里都没几次,先皇在的时候没发生过自然也没机会教。

玖橙穿着昭国的服装,长裙垂地不免走路不太利索。逛了一会儿只觉得硬生生得冷,想想也是,谁没事会大冬天逛御花园呢?

正要出去,却怎么都找不到地方了。为什么昭国人偏偏喜欢把个破园子弄得这样大?草原那样大的地方她都认识,还不信又不出去了!

又转半晌,她如何就没有将荼刖带在身边?顿住脚,玖橙抬头看去,一片片雪花何时落了下来。血红的风氅在白雪之中显得格外显眼,她应该后悔,为何偏偏拿了这一件。

玖橙回过神来,拢了拢身上的风氅,低头转身,两步之后却瞧见一双青色靴子。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出现在这里,当即吓得缩着脖子连退几步,大脑中怎么都想不出来如何行礼。

最后居然鞠了个躬,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头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道:“你是哪宫的妃子,不知道今天要去哪里?”

“我,我是玉华宫的。”

那人好一会儿没说话,玖橙带着风氅上的大帽看不见他得脸,“玉华宫的人竟敢随意外出,你好大的胆子。”

一阵寒颤涌起,脖子往后缩了缩,正要退后,却觉一只大手将她的胳膊拉向他,傲慢的声音从她头上传来,“你能跑到哪里去?”

“我…啊……”

那只手突然一松,却不料玖橙双腿一软便跌在了雪地上。这一跌倒不碍事,便是觉得心中莫名地委屈。都说他们娄国人是马背上的民族,骁勇善战,性子也一样粗犷大气,而昭国不同则是礼仪大国,怎么这人比娄国的汉子还可怕?

“算了,快走。”

玖橙死死咬住嘴唇好不容易从鼻腔中发出了一个‘恩’字,却怎么都站不起来了。青色的长靴在玖橙面前移动,也不知道怎么着便抓住了那人大氅的一角,还不等他反应,玖橙便说:“我,我迷路了。”

“放开。”简单的两个字,想想这么可怕的人又怎么会告诉她回玉华宫的路码?

待玖橙放开手,身子却被这人狠狠地拉了起来,就是这样的动静,这人似乎看见了玖橙的样子,她害怕得将头埋得更深。

他的脚步移动,站在玖橙的身侧,低头,“沿着河边走,”玖橙似乎连呼吸都不敢了,也不敢回答他的话,“还不走!”

连大气不敢喘一下,她便落荒而逃。她不知道那男人是谁,可她知道,在这座宫殿里,能穿着那样镶边花纹的靴子四处走动的人一定是位大人。

“九九,你大冬天的你跑来这里做什么?”男人裹着厚厚的褐色大衣,脸上满是不悦地凑了过来,见他看着远处不做声,也盯着他看去的方向看了看,“有什么好看的吗?”

“这后宫的妃嫔什么时候见到人都开始鞠躬了?”

“谁?”

“你何时遣了妃子去玉华宫?”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手上拿的什么?”

他取走‘九九’手里的东西,‘九九’别他一眼,“不要叫我九九,恶心。”

“是吗?我倒是觉得挺可爱。”

玖橙快步走出御花园,刚才那人是到底是谁啊?差点儿没把她吓死,等等,她为什么要这么害怕?好歹她也是先皇封的答女,有谁能把她怎么样吗?玖橙是不是得正儿八经的想想这个问题。不过这样也好,幸好未让他看见样子,免去了不少麻烦。

回到宫里,荼刖靠在雪芽阁门口的长廊上睡觉。听见有人进来也不说话。玖橙绕过他进了房里,一股暖意迎面而来。荼刖心细,这点她倒是十分欢喜。

“大冬天跑出去几个时辰,没把你冻死。”

荼刖以前是个呆子,可玖橙少时被送到这里无人陪伴,他成了玖橙半个阿哥半个阿姐,就连玖橙来初潮吓得大哭,也是他给整理干净的。

没错,玖橙初潮时十三岁的小小的身子被他看了个精光。从此以后,他就成了玖橙的老妈子。

雪芽阁没有宫女,应该说没有伺候玖橙的宫女。先皇赐给玖橙的宫女全然不把她当一回事,如今皇上大赦天下,她们也都走了。

抱着个小暖炉,玖橙缩在榻上,荼刖过来抢走她的风氅。她便嘟囔着饿了,荼刖便让人去给她拿吃的。

玉华宫里怪事多,宫女们对荼刖的命令十分乐意,反正大多也是玖橙的要求,她也就不说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